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94章 江山都是皇后的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1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是是是,你最厉害了。”

徐景痕哭笑不得,小心的扶着她,“你俩怎么会跑到这偏僻的街道上来?”

“一个小姑娘找不到妈妈了,我们送她过来的。”

云染嘴快的说了前因后果,听的厉远冥直皱眉头,“你们有善心是不错,但也别忘了这是在异国他乡,若是你们自己出了问题,因此造成的遗憾怎么办?”

“那个,我们也有分寸的……”

云染挤眉弄眼的看了下梁浅茵,梁浅茵就抿着唇儿淡笑,有了这么个小插姚,云染的气色好了许多,早上的阴影也该抛到九霄云外了吧?

徐景痕舍不得自己的孕妻受斥责,赶紧拉着云染上前走了,厉远冥又哪舍得多说梁浅茵,牵着她的手在后面走着,又小声问她:“刚刚有没有吓到?受伤了没?”

“没有,你来的很及时。”

梁浅茵抬头,凤眸温柔的看看他,厉远冥心头一暖,笑了起来,“哎……”

只要她没事就好。

想想又叮嘱道:“以后去哪都叫上我,不然我担心怎么办?”

梁浅茵眨眨眼睛,笑了起来,“那上女厕也要叫你?”

“调皮!”

厉远冥作势要挠她痒痒,白玉般的修长手指却紧扣了她的手,“你要上女厕,我就在门口等着,如果有什么事,你大叫一声,我就冲进去保护你了。”

“可那是女厕诶……”

“你有危险,就是地狱我也敢闯,女厕算得了什么?”

在他眼里,也就浅茵是漂漂亮亮的女生,其他人都是他的同类,有什么关系?

“你呀,就会逗我开心。”

梁浅茵倚在他臂上,眼眸都笑成了月牙儿,倒不像是两个孩子的年轻妈妈,而是那街边甜蜜幸福的小女生,是青春爱笑的少女。

前头的云染回过头来,狐疑的看看她,“说什么呢,笑的这么甜?”

“咳咳,那什么,我们在说今天中午准备吃什么呢?”

梁浅茵努力的扯着嘴角,想露个正经笑容,但云染啧啧两声,才不信她的话,“你那嘴角的甜笑都快飞上天,跟太阳肩并肩了,还跟我装啥呀?”

她也是过来人了,岂会不知道肯定是厉远冥说了什么甜言蜜语哄她?

不过看梁浅茵羞涩起来,云染也就没再追问,转而说道:“中午带你们去吃特色菜,领略一下大洋彼岸的异域风情,怎么样?”

“行,现在你是皇后,你说吃什么,咱们就吃什么?”

梁浅茵也不挑剔,惹的云染笑嗔了眼,又有些哀怨起来,“唉,十个月的皇后,一辈子的保姆,我这皇后的位置,也是马上要做到头了哟!”

“瞎说!在我心里,你永远都是我的皇后!”

徐景痕马上义正词严的纠正了她的语病,“你要是保姆,那我岂不就保安?只有你做了皇后,我才能做正经皇帝!”

“呸,合着你是想自己做皇帝呢?”

云染笑骂了句,掐他臂上的软肉,“你要做皇帝,有偌大的江山给你儿子继承吗?”

“我们家的江山,那必须都得是我儿子的呀?”

都做皇帝了,还不给儿子留点江山挥梁,那他这一辈子的皇帝也白做了。

“我看你俩挺好,去古代肯定忒有出息。”

梁浅茵笑着摇头,还一本正经的讨论起江山问题,这搁古代,怕是要砍头的吧?

厉远冥轻哼了声,“我们家的江山都是皇后的,皇后怎么说,我就怎么做。”

“嘿,衡哥,你这是要拆我的台啊?”

徐景痕一下跳起来,吹胡子瞪眼睛的,把大家都逗的乐不可支,云染更是捂着肚子笑个不停,“你就是个活宝!”

天天逗她开心,宝宝出生以后,铁定也是个开心果。

几个人说说笑笑的,很快消失在了街尾。

等他们走远了,藏在角落里的姚娇这才阴阴现身,好个命硬的云染,都这样硬拉硬拽了,她居然都没有摔倒,还毫发无伤?

看来自己得出绝招啊?

等到午后,专业清理公司给徐景痕打电话,房子已经收拾好了。

徐景痕带着云染回去,梁浅茵不放心,拉着厉远冥去了路家。

厉远冥觉得她偏心,一路上都在嘀咕,“浅茵,我也想要你的贴身照顾,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啊?”

梁浅茵歪头,莞尔一笑,“等你怀了宝宝,我就这么照顾你,好不好?”

“呃……”

厉远冥郁闷了,那岂不是这辈子都没可能了?

“你也别郁闷啊?现在医学技术进步的很快,说不定哪天你就能享受此服务呢?”

“还是算了吧,我照顾你就好。”

厉远冥单是想想自己挺着硕大的肚子,摇摇晃晃走路的模样,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他还是乖乖的照顾浅茵吧,自己怀孕?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。

梁浅茵掩着嘴儿偷偷的笑,眉眼弯弯的,可爱的紧。

回到路家,房子都已经收拾干净了,而且空气里还飘着淡淡花香,很是惬意怡人。

梁浅茵让云染站在客厅里别动,她和厉远冥还有徐景痕把楼上楼下,里里外外都检查了遍,确定没有蟑螂之后,这才让云染进房休息。

房里被褥都是新换过的,云染上午走了那么远的路,和梁浅茵说了会话,也就睡了。

梁浅茵回到客厅里,厉远冥和徐景痕已经在讨论公司的事情,梁浅茵也就拿了笔记本电话和张枫联线,得知公司一切正常,也就放下心来。

云染或多或少的受了惊吓,睡的并不踏实,梁浅茵干脆就留在路家,方便照顾她。

厉远冥知道她心疼云染,也就默默的陪着她,并无异议。

翌日一早,梁浅茵还没有起,徐景痕和厉远冥就去超市买菜了,云染昨晚睡的太多,早早的就起身了,想着要去楼上看梁浅茵,却忽又听门铃声响了起来。

心里蓦然一紧,不好的回忆瞬间就涌上了心头。

僵持了几秒,听着门铃才了好几遍才停,心下又有些举棋不定起来,如果是搞恶作剧的人,肯定按个两遍门铃就迅速跑了,谁敢长时间的按门铃?

想来想去,还是拖着沉重的身子去开了门。

门刚开,就看见个快递员已经走到了院门口,见她出来,还回头笑着打了声招呼,“路太太,你的快递到了,别忘记签收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