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95章 血娃娃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3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这个快递小哥常来送快递,云染是认识他的,赶紧也就笑着挥了下手。

既然是正经的快递公司送来的东西,云染也就没有多想,等到快递小哥走后,便拾起了门口的快递盒子,同样挺起来的,微微摇晃了下,有轻微的碰撞声响起。

看了下快递标签,写的是布娃娃,云染瞬间笑起来,该不会是小月公主给她寄的吧?

兴冲冲的将盒子拿进客厅,打开之后,入目就是一张血淋淋的娃娃照片,冲她咧着嘴,满是血污的脸冲她笑的阴森又诡异。

“啊!”

云染一声惊恐尖叫,眼泪都吓出来了,捂着肚子倒退两步,慌乱之下打翻了盒子,各种血淋淋的娃娃肢体滚落在地,吓的云染捂着肚子痛叫起来,“浅茵!浅茵!”

梁浅茵已经起身了,刚准备下楼,听见云染几乎破音的尖叫声,急的飞奔下楼,看见满地支离破碎的血色肢体,差点就吐出来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瞥见茶几上那张阴森诡异的照片,几乎是哆嗦着手将照片翻盖住,才又赶紧扶了云染坐到门口,白着脸安抚她,“别怕,别怕,我在呢……”

“浅茵,……”

云染抱着她温暖的身体,这才敢大哭出声,天知道她当时有多惊慌?

“别慌,徐景痕马上就回来了,他会保护你的。”

“那些都是假的,就是有人故意恶作剧整你,明天早上我叫厉远冥蹲点守着,都没事的。”

“你别哭,你惊慌害怕,肚子里的小宝宝也会跟着伤心的,知道吗?”

温和柔软的言语最能抚慰人心,梁浅茵抱着她,轻轻的拍着背,有了最温柔的怀抱,云染的情绪这才稍稍平静了些许,只是仍然不停抽泣。

买菜回来的徐景痕一看云染哭了,急得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来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“你俩去收拾下客厅,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统统烧了。”

梁浅茵也害怕,只不过云染比她更需要安慰,也就只能强忍着惧意,这会儿看见厉远冥回来,瞬间就红了眼眶,声音都是颤颤的,委屈的不行。

厉远冥看见她的模样,眸光瞬间冷了下来。

薄唇紧抿,脸色沉沉的踏进客厅,乍一看见满地血淋淋的景象,脸色顿时就阴冷的能冻死人,“徐景痕,点火,烧东西!”

那样血腥狰狞的声音,他看着都心里犯憷,更何况两个娇弱的女人?

徐景痕跟过来,揭开茶几上的照片,看着那恐怖娃娃的样,恨的一口钢牙都快咬碎了,“哪个王八蛋干的!老子逮到他,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!”

这哪是恶作剧,分明就是想害云染惊吓过度,提前早产啊?

铁青着脸飞快的把那些东西全都弄去烧了,返身回来,抱紧了云染,哽咽低语,“对不起,染儿,真的对不起,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半步了……”

“星星,我好怕……”

怀里传出小猫般的啜泣声,听得徐景痕心都碎了,紧紧拥住她,“我在呢,我会一直保护着你的,你别怕……”

他豁出命保护的女孩,怎么能认人随意欺负?

让他逮到那个人,非弄死不可!

厉远冥紧紧握着梁浅茵的手,虽无言,但琥珀色的眸里却满是痛色,谁曾想就买个菜的功夫,那些宵小就逮到机会来害人?

拿了快递盒研究,这回走的倒是正规快递公司,但依然是假名假姓,无法追踪。

捏了捏眉心,等云染的情绪缓和了些许,厉远冥才问道:“能说说事情经过吗?”

徐景痕怀里的云染瞬间瑟缩了下,被泪水洗过的大眼睛里透着惊恐,看的徐景痕都极为不忍,迟疑道:“衡哥,等她情绪稳定了再问吧?”

都吓成这样了,再去回忆一遍,也太残忍了。

厉远冥看看他,遂就牵着梁浅茵起身了,“我带浅茵上楼,你好好安抚下她的情绪。”

连着两个好好的早晨被闹成这样,众人心里都留了阴影。

菜都已经买回来了,早餐还是得做,等到厉远冥把饭菜做好,徐景痕也扶着云染从房里出来了,梁浅茵下楼,见云染的脸色好了许多,也就松了口气。

早餐挺丰盛的,但众人人皆是胃口不佳。

正默默吃着早餐,云染忽然低声开口,声音里满是歉意,“我没想拿快递的,但看是那个常送快递的小哥送来的快递,我就拿进来了,没想到却是……”

一想到那个血娃娃脸上阴森诡异的笑,云染就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,脸又白了。

旁边的徐景痕看她脸色不对,赶紧安慰道:“你别去想,我们都会保护你的。”

“我知道,”云染勉强笑了下,深呼吸了几次,才又镇定道:“这件事我仔细想了下,觉得不是单纯的恶作剧那么简单,应该是有人故意要针对我,想让我早产。”

“我和星星在这里住了半年多,邻里之间很和睦,应该是无意中得罪了谁,那人怀恨在心,想对我不利才对。”

她把整个事情前前后后都想过了,肯定就是有人要害她。

梁浅茵皱了下眉,“以前有过这样的事情吗?”

“没有,邻居都知道我怀孕了,经常会给我送好吃的,对我也是各种照顾。”

云染摇头,觉得邻居都没有怀疑,厉远冥靠在沙发上,眉间有着思索,“也就是说,我和浅茵到这里,然后恶作剧,不,是想害你的人也到了这里?”

“衡哥,你别吓我啊?”

徐景痕听的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为了躲国内的纷争,才特意带着云染在这里待产的,现在云染即将生孩子,要是那些坏人跟过来,他真的会疯的。

“吓什么吓?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很可能是哪个混蛋知道我们出国来看你们,也趁机跟了过来,你现在万事都要特别小心才行。”

厉远冥瞪了下眼睛,又着重叮嘱徐景痕,“现在需要出门的事情都交给我,你就在家里寸步不离的陪着云染,先把这段时间熬过去了再说。”

“对,先把孩子生下来,再去对付那些宵小,不然让她母子俩有任何闪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