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97章 斗地主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8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行,我说不过你,反正预产期快到了,横竖也喝不了几天了。”

云染把心一横,也接受了现实,而梁浅茵这才满意的点头,等到第二天上午,拉着厉远冥直奔商场,去买补品。

只是刚到商场,就见门口搭了台子,昨天买过的补品,今天居然在搞促销。

梁浅茵仔细比对了下,的确是昨天的那款补品无疑,兴冲冲的就要全都买下来,厉远冥却皱了眉头,“要不咱们还是进商场里去买吧?”

云染挺着那么大个肚子,大门口促销的东西也不知道卫不卫生,别把云染吃出问题,那麻烦就大了。

“先生您放心,我们都是正规渠道来的商品,不信您看防伪码,还有生产日期。”

售货员是个女的,极为热心的给他俩看了防伪码,梁浅茵拿手机验证了下,的确是正品无疑,而且生产日期也是最近的,没有任何问题。

再看包装,完好无损。

笑看了厉远冥一眼,“东西都是好的,这下可以了吧?”

厉远冥皱眉,虽然他觉得在门口买东西不好,但东西既然没问题,也就由着梁浅茵去了。

买了十来盒补品,梁浅茵也就和厉远冥又匆匆回去了。

确定他俩离开后,门口的售货员立即就撤了工作桌,抱着东西去了卫生间,没等多久,一位时尚靓丽的女郎就走了出来,完全不似方才的女售货员。

走进不远处的咖啡厅,姚娇已经在那里等着了。

见她入座,当即就从包里拿了一叠钱推过去,极为满意的点头,“事情做得不错,以后再有类似的活儿,我再找你。”

“谢啦,回见。”

女人拿了钱就走,姚娇也不在意,喝着咖啡,眼里不经意就闪过了恶毒的笑。

昨天梁浅茵才买了一盒补品,她就知道份量肯定不够,等梁浅茵离开之后,她当即就买了十几盒补品,把那些致畸药全都放了进去,就等着鱼儿上钩。

果不其然,今天梁浅茵就来买补品了啊?

也不知道云染喝了梁浅茵精心为她熬制的补品后,会不会疼的满地打滚?

要是一尸两命,那才好玩呢。

云染正在院子里晃晃悠悠的散步,看见梁浅茵和厉远冥一人提着好几盒补品回来,顿时就头疼的捂着额,姐妹太热心了,也不是件好事啊?

只不过东西买都买回来了,该喝的还是得喝,拿进客厅里,刚巧徐景痕从厨房里出来,看见那么多补品,也诧异了下,“这些该不会都是给云染准备的吧?”

“啊,这些补品有助她分娩,趁这几天多喝喝,生孩子的时候也能少些痛苦。”

梁浅茵仔细研究过功效了,就这款补品最适合云染。

徐景痕一听,顿时就给梁浅茵竖了大拇指,笑道:“浅茵嫂子,还是你想的周到,等孩子生下来以后,我和是云染都得好好感谢你才成!”

“你跟我说这个话,就太见外了吧?”

梁浅茵笑骂了句,“我照顾云染,是我心甘情愿的,我才不要她的感谢。”

“是是是,你看我这个嘴,就是不会说话。”

徐景痕笑嘻嘻的道歉,反正大家都那么熟了,也不在意那细节,外头的云染听见大家说的热闹,也跑了回来,稍快的步伐瞬间就把徐景痕看急了,“小祖宗,你慢点儿!”

要是摔着了怎么办?

边说边已经紧赶慢赶的跑上前扶人,满脸都写着担心,“你说你都快生孩子了,怎么还是小姑娘脾气呢?那小步伐嗖嗖的,邻居家的大鹅都追不上你!”

“嘿,你这是夸我呢,还是笑话我呢?”

“夸你夸你,我怎么可能损你?”

徐景痕嘿嘿笑,小心的把云染扶到沙发上坐着,梁浅茵在旁边调侃道:“瞧小路子的紧张劲儿,侍候太后老佛爷也没你这般谨慎小心吧?”

“瞎说,我的小祖宗可比太后老佛爷金贵多了,哪舍得磕着碰着?”

一边说着,还边故意拖长了尾调,翘了兰花指,把众人逗的哈哈大笑,云染都笑出了眼泪,“星星,你咋就那么逗呢?”

就电视里的喜角儿,也没他这么机灵有趣啊?

“逗我的小祖宗开心,哪能不尽力?”

徐景痕端了茶过来,笑嘻嘻的递给云染,看梁浅茵和厉远冥皆是一脸鄙视的望着自己,也不在意,从茶几里翻了副扑克出来,“干坐着太无聊,咱们来打牌怎么样?”

“可是我不太会诶,”梁浅茵很少玩这种东西,厉远冥朝她眨了下眼睛,“我教你。”

“好啊,衡哥负责教浅茵嫂子,谁输了谁贴纸条,怎么样?”

“行,”云染倒是玩过扑克,也无意见,梁浅茵看她有几分意动,也就笑着答应下来,“我不会,你们可要让着我点啊?”

“让衡哥坐你上家,叫他给你放放水,你肯定不会输的太惨。”

庭院里休憩用的石桌刚好能用来打牌,还能晒晒太阳,徐景痕扶了云染出去,而厉远冥也就坐了梁浅茵的上首,“就玩斗地主怎么样?”

斗地主在扑克牌里算是很大众的玩法,规则也很简单,厉远冥给梁浅茵讲解了下规则,没两分钟,梁浅茵就表示自己已经懂了。

只不过每轮只需要三个人参与,第一轮就由厉远冥指导梁浅茵,直接就玩了个通杀。

云染抱着肚子哇哇叫,“星星,我也想要通杀!”

“行,看我的!”

徐景痕信心满满的答应下来,而梁浅茵这局羸了,就轮换下来,该厉远冥接手。

笑眯眯的给云染和徐景痕各贴了个小纸条,“祝你们好运哦。”

“呜呜,浅茵,我想我又要输了……”

云染哼哼唧唧的抱着她哭,但手上拿牌的速度却丝毫不慢,只不过人家厉远冥都不给机会让她出手,直接一套就给她和徐景痕带走了。

“哇,阿衡,你好厉害!”

梁浅茵献上自己的惊叹,听的厉远冥都略扬了眉,小有得意,“这东西太简单了。”

“衡哥,你这是瞧不起我们的智商啊?”

徐景痕愤愤收牌,梁浅茵才不管,笑眯眯的又给他和云染贴了纸条,轰厉远冥下桌,而云染叫了起来,“厉远冥你不许再给浅茵出招,让她自己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