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98章 还是嫂子最懂我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对对对,你欺负我们,我们就欺负浅茵嫂子!”

一看是梁浅茵上场,云染和徐景痕顿时就来了兴致,梁浅茵这会儿也自信爆棚,笑着点头,“来来来,我看到底是谁欺负谁!”

三个人全都斗志昂扬,而梁浅茵也想秀秀自己刚学的牌技,直接就拿了地主。

只不过看见手上的牌,脸色顿时就苦了下来。

双王没有,才两个二,再就是些杂七杂八的牌,这能赢吗?

眼睛看着牌,心都颤起来了,压牌的手都在哆嗦,厉远冥看她拿了手烂牌,也皱了眉头,想开口来着,云染已经咳咳两声,“厉远冥,你不许帮忙!”

有他出手,那她和徐景痕还有啥体验感?

“算了,我先出个三吧。”

梁浅茵没办法,就拣着最小的牌出,看的厉远冥都直皱眉头,果然一圈下来,云染就争了上风,直接把梁浅茵的牌压得死死的,毫无还手之力。

再加上徐景痕从旁辅助,梁浅茵简直就是被打得落花流水,惨不忍睹。

厉远冥看的掩面长叹,“老婆,你安心的去吧,我会给你报仇的!”

就这牌技,简直没法看啊。

“呜呜,臭阿衡,你还笑话我的牌技!”

梁浅茵也气,一把烂牌输的她都没脸见人了,而云染笑嘻嘻的给她脸上贴了两张小纸条,还左右端详了下,“真好看!”

“哎呀,小丫头,你给我等着!等我学会了,秀到你满脸纸条!”

“略略略,你来呀?哈哈,就欺负你不会!”

云染扮了个鬼脸,把大家都逗笑了,梁浅茵拉了厉远冥过来,“你俩谁下桌?剩下的那个,就准备接受我家阿衡的炮火袭击吧!”

“那算了,云染你下桌。”

徐景痕自告奋通的接受厉远冥的炮火,果不其然,两张纸条又印上了他的脸。

梁浅茵乐的眼睛里都是星星点点的灿烂笑意,麻溜儿的下了桌,云染和徐景痕不信邪的再上,再贴,再贴又再上,无论牌好牌坏,反正就是斗不过厉远冥。

玩了好几轮下来,两人脸上都贴满了纸条,而梁浅茵的肚子也笑疼了。

眼看着又输了,云染干脆就耍起了无赖,可怜巴巴的望着徐景痕,“老公,你脸大,贴你好不好?”

“那必须的,来来来,纸条贴我脸上!”

徐景痕主动凑了脸过去,厉远冥一巴掌把俩纸条呼他脸上,“你嫂子才不给你贴纸条!”

“啧啧,世界醋王,非你莫属啊。”

徐景痕啧啧摇头,厉远冥才不管他说什么,就拉着梁浅茵的小手不放,但看他小两口脸上满是纸条,也有些忍俊不禁起来,“都输成这样了,还要再玩吗?”

“你让浅茵嫂子陪我们玩,你不许指挥!”

徐景痕当然想找回场子,梁浅茵笑着摇了头,“看见没有?看见没有?果然柿子都是挑软的捏,这家伙知道我不会,就想逮着我可劲儿的欺负啊?”

“那必须的,衡哥太能算牌了,咱们仨的智商相当,玩起来才有意思。”

厉远冥的脑子那是相当的好使,一轮牌出完,就能知道谁手里有什么牌了,跟作弊没什么区别,这让别的人还怎么玩?

和他打牌,简直一点娱乐体验感都没有。

“天生的,没办法。”

厉远冥耸耸肩,说的云淡风轻,云染就在旁边龇牙咧嘴的叫,“浅茵你快看他欠揍的样!”

这家伙,脑子好使也不太这么欺负人的吧?

“嘻嘻,你揍他吧,我不管。”

梁浅茵笑着眨眨眼,示意她动手,但云染犹豫起来,看看自己的大肚子,“他不会把我当皮球给我踢飞了吧?”

“应该不会吧?”

梁浅茵看向厉远冥,恰巧厉远冥也望过来,琥珀色的眸子很是幽怨的望着她,“浅茵,你居然叫别人揍我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”

“噗嗤,哈哈!浅茵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,哈哈!……”

云染本来还气呼呼的,被厉远冥这么一说,顿时笑的抱住肚子,就只差在地上打滚了,“快快快,快说你是爱我的!不然我就不理你了!”

“徐景痕,封住你媳妇儿的嘴!”

厉远冥气的很,直拿眼睛剜云染,便徐景痕也笑的快不行了,“衡哥,想不到你私下居然是这样的,哈哈,太傲娇了,我好喜欢!”

“喜欢你妹!”

厉远冥挤到梁浅茵的板凳上,都委屈的不行了,“你看看,他们都欺负我!”

梁浅茵笑的眼角都出了泪水,看厉远冥委屈巴巴的样,又只能努力的憋住笑容,“他们欺负你,那咱们就欺负他俩的小宝宝,怎么样?”

“这个可以有,”厉远冥一下又笑了,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去网上搜搜,什么花式玩宝宝的一百招,怎么逗宝宝才会哭,我好好的研究学习下,保管见效。”

“衡哥,老大,我知道错了,您有气就朝我来吧,千万别伤害我那可怜的娃儿啊!”

徐景痕忽然戏精上身,就差跪在地上哭天抢地,“孩儿啊,是爹对不起你,爹有罪啊!”

“以后你厉伯伯要是打你,你就千万忍着点,为父也只能帮着他一起打啊!”

“我靠,星星,你确定你是亲爹吗?”

前面听着还像那么回事,后面听着就不对味了,云染一脚笑踹过去,“你绝对是路上挑来的伪爹,赶紧滚蛋吧!”

梁浅茵已经笑倒在厉远冥怀里,“哈哈,能打孩子的,绝对是亲爹无疑!”

徐景痕一个媚眼飞过来,“果然还是浅茵嫂子最懂我。”

“滚!”

厉远冥笑骂了句,“和你媳妇儿心有灵犀去,我媳妇儿才不懂你的那些歪心思!”

“媳妇儿,衡哥他欺负我……”

徐景痕挤到云染身边,想要扮可怜,但云染一巴掌就呼他手臂上了,笑骂起来,“居然敢打我闺蜜的主意?老娘不削你,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吧?”

“呜呜,我好可怜呐,我被骂了,媳妇儿不帮忙不说,还打我……”

徐景痕边说边就抹了眼角,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,把云染逗的哭笑不得,“赶紧做午饭去吧,你再继续耍活宝,我今儿中午笑都要笑饱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