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03章 眼神杀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1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晚上临睡前,徐景痕还守在房里,舍不得走。

云染看厉远冥在不停的冲徐景痕使眼神杀,就掩嘴笑了起来,嗔怪道:“你赶紧回去睡吧,有浅茵陪着我,没事的。”

徐景痕可怜巴巴的看她,“可是我怕你还会做噩梦……”

“我陪着她,你放心吧。”

梁浅茵也安抚了句,“如果有事,我立即叫你。”

“那行吧。”

徐景痕不舍的看看云染,这才离开,他知道云染虽然嘴上没说,但在国外的这段日子,她心里一直在念叨着梁浅茵,现在人家来了,她自然想要多聚聚。

“浅茵,晚安。”

厉远冥低低说了句,只留了盏床头小灯,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磨蹭着走了,临出门前,身后传来梁浅茵含笑的温柔声音,“厉先生晚安,做个好梦。”

厉远冥脚步一顿,差点没忍住要回去,还是徐景痕眼疾手快的拉住他,呯的声关了房门。

门一关,就隔绝了里面的温柔世界。

厉远冥一个冰冷的眼刀子过来,“什么时候把你媳妇儿弄走?”

“她开心了自然会走嘛,走走走,我陪你下棋去。”

徐景痕嘿嘿笑,他现在是老婆最大,至于衡哥的意愿嘛,暂时就先忍几天吧。

厉远冥冷哼,“正好,你媳妇儿抢我的小娇妻,我就杀的你片甲不留。”

说完就带着身冰冷气息下楼去了,徐景痕垮了脸,欲哭无泪,说好的下棋,又不是杀威风,他就不能让自己有点下棋体验感吗?

两男人在客厅里下棋,两女人就在楼上说着悄悄话,夜深了才各自去睡觉。

午夜时分,别墅里已经静悄悄的,一片昏暗。

梁浅茵睡得并不是太踏实,半梦半醒间,就听哭咽声断断续续的响起,猛然坐起身,就听身边的云染在哭,又好像哭不出来似的,声音里含着极大的痛苦。

赶紧翻身下床开了大灯,就见云染已经哭的满脸泪痕,眉头紧锁,深陷在梦魇里。

急的赶紧就推了她,“小染,你醒醒!小染!”

连推带拍的弄了将近半分多钟,云染才恍惚的睁开眼,哭着看她,“浅茵……”

“诶,你吓死我了……”

梁浅茵都想哭了,眼眶红红的抱住她,“你怎么样?”

“我又做了那个可怕的噩梦……”

云染哑着嗓子,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,看的梁浅茵心疼又着急,“那只是个梦,你千万要稳着点情绪,虽神伤过度,伤着肚子里的宝宝了,知道吗?”

“可是我真的好怕,浅茵,我好怕我的宝宝会出事,好怕他会被坏人害了……”

“不会的,医生都说宝宝非常健康,不会有事的!”

梁浅茵看她一直哭,也急了,赶紧给徐景痕打了电话,没等上两分钟,徐景痕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,梁浅茵赶紧腾位置给他,让他抱着云染,又心疼道:“她总是会梦见那些不好的事情,要不然明晚睡到我家里去,换个位置,看能不能好一点?”

那两件事都发生在这栋房子里,难免会给云染造成心理阴影。

“也行,她这样,着实叫人太心疼了。”

徐景痕抱着哭红了眼睛的云染,自己也红了眼圈,眼泪在眼底打转转。

眼看着就要生了,怎么麻烦反而多了起来?

楼上出了响动,厉远冥也很快来了,一看这情况,直接拉了梁浅茵离开,“你跟我回房,让徐景痕好好安慰她。”

这种情况,也就只有徐景痕才能给云染最深切的安全感。

梁浅茵看云染埋在徐景痕怀里小声抽泣,也只能先跟着厉远冥离开。

到了房间里,才头疼道:“阿衡,要不然明天你跟我都劝劝云染,让她住在医院里行吗?她这个样子,我都怕会闹出什么事来。”

这就只差临门一脚了,要是再闹点什么动静,小心脏都得被吓出来。

“行,明天我跟徐景痕说。”

厉远冥看她眼睑下都出了黑眼圈,无奈道:“你的身体不是很好,你别光紧着云染,自己也要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免得云染到时候白白胖胖的,你却累倒了。”

“我现在又不生孩子,劳累点没关系的。”

“你没关系,但我会心疼啊?”

厉远冥拉了她躺进被窝里,闻着她是身上淡淡的清香,睡意也来了,“赶紧睡觉,等明天了我好好跟徐景痕说说,以云染现在的情况,住到医院里的确更放心。”

“那行,一定要多劝劝他啊,别犟着……”

梁浅茵也困的不行了,小小的打了声呵欠,也就窝在他怀里睡了。

小染老是做噩梦,还是得多加警惕才行啊。

翌日,都快九点了,徐景痕才打着呵欠从楼上下来,一问才知,云染昨夜反反复复的做着噩梦,他几乎一夜没睡,就守着云染,到天亮时才能眯了小会儿。

梁浅茵是给厉远冥使了个眼神,厉远冥会意的轻咳了声,“我和浅茵商量了下,要不你今天就带着云染去医院住着,也能图个省心。”

“染儿她不会同意的。”

徐景痕也知道住在医院里会更省心,但无奈的摇了头,“你别看染儿平时大大咧咧的,但她其实心里挺怕生孩子的,住到医院里是会省心,但却会增加她的紧张感。”

顿了顿,又头疼道:“而且胎儿过大,医生建议剖腹产,她自己又想顺产,但我怕她会生下不来,又不知道该怎么劝她才好。”

“没关系,你先联系好剖腹产的医生,她知道顺产的痛苦了,必然会选择剖腹产。”

梁浅茵知道云染是个倔脾气,虽然怼那群七大姑八大姨的时候很痛快,但心里还是会有介意,不想让她们有任何能指责徐景痕不是的地方。

“我知道有个很好的剖腹产医生,但是那医生脾气很怪,我搞不定他。”

徐景痕遗憾的挠了下头,“要不这样吧,今晚先去你们家休息,如果云染还做噩梦的话,明天我们就去医院住着,我尽量再找个好点的医生,以防万一。”

卫斯医生那里,还是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