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04章 女本柔弱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2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也行,为了小染的安全,你就多费点心思了。”

梁浅茵对这个方案挺满意,徐景痕笑着摇头,“云染是我老婆,我费心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你说的那个医生,你有他的联系吗?”

厉远冥蓦然开口,徐景痕微愣了下,才赶紧点头,“我有他的地址,也去拜访过好多回了,但是那医生的脾气真的臭,油盐不进,想预约他的号,大概得明年才能生孩子了。”

“预约多,也就说明他的医术是真的好。”

厉远冥让徐景痕把那医生的地址发给自己,看了眼,才又说道:“卫斯医生是吧?你照顾好云染就行了,医生的事情我去办。”

云染那个大肚子,不知道的都以为她怀了三胎胞,想要顺产肯定困难重重。

还是赶紧找好医生,方为上策。

云染睡到晌午后才起,气色并不是很好,人也恍恍惚惚的,徐景痕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,就怕她精神不济,会把她自己给摔了。

厉远冥已经按着地址去找卫斯医生了,梁浅茵给云染端了补汤,见她喝完了,才提议道:“小染,你现在跟我回家吧?”

她这个样子,着实让人不放心。

“星星安排就好了。”

云染恹恹的靠着徐景痕,脸色透着苍白,梁浅茵看了眼徐景痕,徐景痕踌躇了下,才小心说道:“我们商量了,如果你在浅茵嫂子家里还休息不好,咱们就去医院住……”

“我又没病,我不去医院!”

云染的脾气一下爆起来,骂了徐景痕,自己又低低的哭起来,把徐景痕顿时就弄急了,“好好好,咱们不去医院,就在家里好好养着,你别哭了行吗?”

“你走开啊!别来烦我!走!”

“染儿……”

“滚!”

云染哭的声嘶力竭,情绪几乎都不受控制,梁浅茵让徐景痕赶紧别说了,才又小心翼翼的道:“那我去给你做午饭,你想吃什么?”

云染只是哭,理都不理她。

梁浅茵也摸不着头脑了,示意徐景痕赶紧去给云染弄吃的,自己则坐在她身边,甚是无奈的道:“徐景痕为了照顾你,也是一晚上都没有睡过,你有话好好讲,凶他干什么?”

“你就快要生孩子了,状态却很不稳定,大家都是关心你,才会提议你在医院里住几天,并没有其他意思,你先冷静下来行吗?”

“我不要,我不要生孩子!我不想生个怪宝宝!……”

云染想到那些梦魇,哭的越发厉害了,梁浅茵强行抬起她的下巴,逼着她和自己对视,“你不是喜欢小月和小阳吗,女孩照着小月生,男孩就照着小阳生,你怕什么?”

“你的徐景痕的基因都那么好,绝对不可能出问题的!”

他俩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老天爷不可能那么残酷的对待他们!

梁浅茵紧紧盯着云染的眼睛,不许她退缩,她要很坚强很坚强,才能用尽所有力气去生宝宝,否则就这样的状态,直接拉到医院剖腹产算了。

云染愣愣的看着她,也忘了哭,正恍惚时,忽听厨房那边有压抑的哭声传进来,眼神愣了愣,眼底瞬间就积蓄了大片水雾,却是强忍着没再哭出声来。

她怎么忘了,她并不是独自一个人?

咬了牙,勉强露出笑容,“好,我听你们的安排。”

不就是生个孩子吗,浅茵一胎生了俩孩子都没怎么样,她怕个什么劲啊?

为了亲人,为了朋友,为了所有所有爱她的人,她都得拼尽全力,把宝宝生下来!

见她眼中现了坚定,梁浅茵这才无言的拍拍她的肩膀,孕期是女人最脆弱,也是最坚强的时候,为了腹中的宝宝,什么都可以豁出去。

女本柔弱,为母则刚啊。

徐景痕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,眼圈还红红的,云染看看他,又心疼的摇了头,“瞧你的傻样,我就是情绪不稳定而已,你跟着瞎担什么心?”

“我看你哭,我心疼嘛……”

徐景痕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看她终于笑了,自己也跟着傻乐起来,“等吃过午饭了,咱们就收拾东西,上浅茵嫂子家住几天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好,我都听你的。”

云染抿唇笑了下,又有些歉疚道:“星星,对不起啊,我刚刚那么凶你……”

“没关系,没关系,只要你不哭就行了。”

徐景痕咧着嘴笑起来,端着碗小口小口给她喂饭,“你可是我的小祖宗,而且现在又情况特殊,反正我皮糙肉厚的,骂我几句也没有关系,我扛的住。”

“傻子,哪有老婆骂老公的?我以后不骂你了。”

云染摸摸他的头,眼底有着浓浓感动,大概她上辈子烧了高香,这辈子才会遇见徐景痕这么好的男人吧?

吃了小半碗饭,云染忽又觉得不对劲,“怎么没见厉远冥?”

照理说,他应该和浅茵寸步不离才对啊?

“他去找卫斯医生了。”

说到卫斯,徐景痕就忍不住叹气,云染吐了下舌头,“希望他不会被骂得太惨。”

她跟着徐景痕去见过卫斯,那家伙嘴毒的很,不仅脾气大,还怪的很,跟头犟驴似的,牵着不走,打它还倒退,简直让人无语。

想想又说道:“这次去了也就算了,如果不成功的话,就别再找卫斯了,直接就找医院里比较好的剖腹产医生,一样的。”

徐景痕一喜,“你这是同意直接剖腹产了?”

“我可没这么说啊?”

云染摇头,又轻哼了声,“找医生也就是图个心安而已,我还是得先顺产,如果实在生不出来,你就把我送进手术室,我没个办法,就只能挨那一刀了。”

梁浅茵坐在旁边,听的哭笑不得,“你这是要受双重罪啊?”

“那我还是想试试嘛。”

云染对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话还是耿耿于怀,虽然那天浅茵把她们的气焰都压下去了,现在也没人再敢剖腹的事情来烦她,但心里就始终不舒服。

孩子生下来,如果聪明也就算了,要是笨笨的,那不都得全是她的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