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07章 身陷梦魇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8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云染不说话,只是紧紧揪着她的衣服,惊惶哭泣。

另一间房的梁浅茵和厉远冥都被惊动了,急匆匆的跑过来,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

“看这样子,应该是又做了噩梦。”

徐景痕抱着瑟瑟发抖的云染,嗓音里是抑制不住的悲愤,“娃娃事件给她带来的阴影太大了,再这样下去,她的精神就会承受不住,明早我就陪她去医院里住着。”

“那样也好,你咨询下医生,如果没问题的话,就剖了吧。”

梁浅茵也被吓得不轻,这都看着快到预产期了,若是有个什么好歹,那还得了?

云染也不发表意见,就只是哭。

她这个样子,大家也睡不好觉,只能陪着她聊天说话,待到下半夜时,她自己也熬不住瞌睡,这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。

但天色尚未亮开时,又是声凄厉的痛哭声,把所有人都惊醒了。

梁浅茵急匆匆跑过去,徐景痕已经在抱着云染安慰她,一看这样,梁浅茵转身就去找了厉远冥,“我看也别耽搁了,咱们帮着他俩收拾下,赶紧去医院吧。”

“行,去医院也好,否则一惊一乍的,心脏受不了。”

云染晚上那么折腾,谁都受不住,更何况徐景痕上半年为了救云染,心口硬生生的挨了一枪,如今还处在康复期,哪禁得起如此折腾?

徐景痕和云染昨天带来的东西并不多,梁浅茵统统都收拾在一起了,而厉远冥在楼下也做好了早餐,“吃了饭就去医院,能生就直接生了,免得总是担心。”

“听医生的吧,能生就绝不含糊。”

徐景痕扶着云染入座,眼睑下都冒了乌青,而云染恹恹的,精神看起来极差。

梁浅茵从厨房里给她端来了补汤,循循善诱道:“你也别想太多了,去医院了咱就先做检查,只要医生说能生,咱就赶紧把这个小宝贝儿生下来,到时候白白胖胖的小宝宝到手了,你的噩梦自然也就消失了。”

“浅茵嫂子说的对,你卸了货,看见大胖孩子,自然也就开心了。”

徐景痕也笑着逗了句,但云染只是勉强给了个笑脸,并不说话,只不过把梁浅茵递过来的那碗补汤都给喝了,连渣儿都没剩。

她这么卖力,梁浅茵心里也不好受,赶紧背过身去了厨房,“你们赶紧吃吧,我马上来。”

刚进厨房,眼泪就不受控制的大颗大颗往外冒。

小染怀的头个孩子已经不幸流产了,如今这个孩子好不容易熬到了预产期,她却整日陷入了梦魇里,怎么叫人不心疼?

老天爷若是有眼,就该叫她平平安安,顺顺利利的产下孩子才好。

“浅茵……”

身后传来厉远冥的声音,梁浅茵手忙脚乱的擦了泪,而厉远冥只是从背后抱住了她,胸膛温暖的贴着她的后背,“我今天再去找找卫斯,云染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我知道,她肯定会没事的……”

梁浅茵忍不住哽咽起来,刚擦的泪又落到了厉远冥手背,把厉远冥心疼得抱紧了她,“你说你是不是傻?还有我和徐景痕在呢,你别为了云染的事情伤了自己的身体。”

“我就是担心她,忍不住就会担心的那种担心……”

梁浅茵也不想哭的,可只要想到云染身陷梦魇的痛苦,就会忍不住担心她。

她那么辛苦的怀着宝宝,怎么那些破事还要找上她?

“不用担心,我和徐景痕都会处理妥当的。”

见她落泪,厉远冥心里也不好受,柔声哄慰了会儿,梁浅茵的情绪才平静下来。

出了厨房,云染望过来,看见她哭红的眼睛,顿时就哽咽不已,“浅茵,对不起,我不该让你也跟着担心的……”

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咱们是姐妹啊,说那些见外的话干什么?”

梁浅茵被她一说,也跟着哭了,上前抱住她,“很快咱们的生命中就要添新的成员了,你一定要打起精神,平平安安的把他带到我们的生命里,好不好?”

“好,好……”

云染反手抱住她,哭的不能自己,把梁浅茵也惹的泪水涟涟,半晌都止不住哭声。

她俩宣泄着心中情绪,厉远冥和徐景痕在旁边看着,脸上纠结的不行,想劝两人又怕两人会嫌自己碍事,好在哭过一阵子之后,哭声也就渐渐歇了。

看看彼此哭红的眼,又忍不住破涕为笑,“鼻子都哭红了,真丑!”

“哼,人家只会逗闺蜜笑,你厉害了,你只会逗我哭!”

两人互相吐槽,似乎哭过之后,也就活力满满的,恢复了元气,而徐景痕小心翼翼的拉了云染的手,“小祖宗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,吃早餐吧。”

云染把心里的委屈和惊惶都发泄出来了,精神看着好了许多,开始动筷吃早餐。

徐景痕见到这样,恨不得抱着梁浅茵再哭一场才好,他清楚他家的小祖宗有多难哄,没想到在浅茵嫂子手里,却是个听话的乖宝宝?

改天他要跟着浅茵嫂子,好好学习给小祖宗顺毛的办法才行。

云染的情绪见好,众人心里都轻松了许多。

不过既然已经商议好去医院,而且离预产期也只有三天时间了,徐景痕决定还是带着云染住到医院里去,以防万一。

临出门前,梁浅茵扶着云染去上卫生间,刚进门,云染却突然皱眉哎哟了声,抱着肚子僵直了几秒钟,这才缓缓放松下来。

而她额头上,瞬间就沁出了一层密密的冷汗。

梁浅茵赶紧扶住她,紧张的要喊徐景痕,但云染虚弱的摇了头,“浅茵,别吓他。”

“怎么叫吓啊?你看你,脸色一下就苍白成纸了!”

梁浅茵都怕了她,看她哀求的望着自己,执意不肯叫徐景痕过来,只得又无奈道:“那你刚刚怎么回事?等会儿去了医院,还得好好和医生说说情况才是。”

“就跟那天差不多的情形,那天就疼了半秒钟,今天疼了有四五秒吧,痛感还强烈。”

云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撩起上衣,就见雪白的肚皮上啥动静都没有,上次疼痛的时候小家伙还在踢她,这次倒是安静的很。

安静的她都怀疑,小宝宝还好好的在她肚子里活着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