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15章 你老婆抢我老婆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9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有,但我能忍住。”

厉远冥极力压制着那股难受感,但随着级数再往上攀升,额上已经忍不住布满了冷汗,而徐景痕的忍耐力稍弱,已经哎哟哎哟的痛叫起来。

到达八级时,徐景痕的脸都已经疼白了,眼角沁了泪水,整个人想蜷又蜷不了,想叫又没那个力气,整个后背都已经被汗浸湿,

下腹的坠胀感极为明显,尖锐的痛感以此为中心,传到四肢百骸,饶是徐景痕是个大男人,也捱不住这般折磨,赶紧挣扎着按了结束。

随着痛感消失,整个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瘫软在了椅子上。

旁边的厉远冥还在坚持,随着痛感升到九级,厉远冥额上的热汗就开始大颗大颗的往下滴,手指拼命的捏成拳,去抵御从身体里传出来的痛苦。

只是一阵阵的痛感过于强烈,指骨捏白了,也没能如愿抵御痛苦。

随着痛感持续升到十级,厉远冥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似的,硬生生的咬破了唇,殷红的鲜血混着热汗往下滴,徐景痕都吓住了,“衡哥,咱别撑了吧?”

厉远冥想要出声,但张开嘴就是一串抑制不住的痛苦呻吟,感觉到腹部的痛楚越来越强烈,整个人都要像撕裂成两半,赶紧颤巍巍的抬手,按了结束。

仪器停止工作,腹部的痛楚也随即消失。

整个人突然松懈下来,脑子里都有那种不真实的虚幻感飘起,厉远冥摸摸腹部,忽然就红了眼圈,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的走了。

徐景痕都没有反应过来,赶紧追上去,“衡哥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我这辈子就只有小月和小阳,不会再让浅茵生孩子。”

强壮如他,都只能体验到十级阵痛,就不敢再往下试,梁浅茵那么瘦弱的身躯,要有多坚强的意志力,才能承受住分娩时的十二级阵痛?

徐景痕默然,如果云染顺顺利利的生下孩子,那他也不要云染再生孩子了。

哪舍得她反复去承受那么剧烈的痛楚?

两人默不作声的回到病房,梁浅茵和云染正在看电视,看见他俩垂头丧气的回来,厉远冥的嘴唇还破了,梁浅茵顿时急的起身,“你们俩不是说找安娜去了吗,怎么这副模样?”

“我们……”

厉远冥和徐景痕对视了眼,也没好意思说是却体验分娩了。

但这般遮遮掩掩,看的梁浅茵都急了,“不会是和人打架了吧?还是怎么了?”

“没有打架,我们就是去找了安娜医生,然后又去体验了分娩。”

厉远冥怕她着急上火,还是主动说了出来,梁浅茵听的一愣,随即又看看云染,她没听错吧?这两个大男人居然去体验分娩了?

云染倒是笑嘻嘻的,“怎么样?有体验到女人分娩时的痛感吗?”

“当然有,”徐景痕揽住她,满眼疼惜,“都说女人生孩子时有十二级痛感,我才扛到八级就受不住了,所以老婆,你还是直接剖腹,别自己生了吧?”

“总共十二级,你才能扛到八级啊?那我岂不是最多只能扛到六级?……”

这么一说,云染也害怕起来,看看厉远冥咬破的嘴唇,“你该不会是在体验痛感的时候,自己硬生生把唇给咬破了吧?”

“十级痛感太强烈,我控制不住,就咬破了唇。”

反正都已经说了,也没什么丢人的,厉远冥拉了梁浅茵的手,满眸皆是浓得化不开的怜惜,“以前我还想着生孩子,但从今往后,咱们好好培养小月和小阳就够了,再也不生。”

“你这是?……”

梁浅茵愣了下,但厉远冥已经将她拉到怀里,低低喟叹,“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,那都是极不容易的事情,我怎么能让你再度去承受那些痛苦?”

“衡哥说的对,染儿,咱们以后也不生了,就好好培养这个孩子就行了。”

徐景痕也不行云染再受苦,但云染嗔怪了眼,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人家厉远冥是儿女难全,但咱俩才生一个,男孩还能堵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嘴,要是女孩,非得天天烦死你不可。”

“什么男孩女孩,在我这里,无论男女都一样!”

“你是孩子的父亲,你当然觉得一样,但路家那些亲戚,能觉得一样吗?”

云染已经领教过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威力,摇头叹气,“若这胎生的是女孩,不出三年,大家必然就会催着咱们再生孩子,而且一个孩子也孤单了些,有个伴儿最好。”

“哼,有个伴儿,等咱们老的时候,好让他俩商量怎么拔气氧气管吗?”

“哎呀,那些都是笑话,你怎么能往心里去?”

云染拿眼嗔他,又直接岔开了话题,“你不是找了安娜医生吗,她怎么说?”

“人家直接安排明晚剖腹,你同意不?”

她不想说的话题,徐景痕也就不再说,但云染听了他的话,差点就跳起来,“我不同意!”

“我的小祖宗,你就不能稳着点吗?!”

徐景痕急的赶紧扶住她,梁浅茵接过话茬,“真的明晚剖腹?”

“安娜医生是那样说的,说既然想剖腹就别受双重痛苦,但我说了染儿的意见,她就没再坚持,只等染儿发作后再决定。”

徐景痕是想哄云染剖腹的,但还是说了实话,气的云染哼哼两声,拿小拳拳捶他胸口,“人家医生都没有强求我剖腹,你说你着什么急啊?”

“我这不是不想你多受痛苦吗?”

方才分娩时的疼痛已经吓住徐景痕了,但既然劝不动云染,也就只能把孕检单先送到安娜那里去,听她的安排。

只是孕检单一切正常,安娜也只是说安心待产就行了。

已经深夜了,徐景痕要陪着云染休息,但云染眼巴巴的看了梁浅茵,梁浅茵也只能哭笑不得的赶人,“你们俩去里间的套房睡觉,我在外间陪着云染就行了。”

“那行,就让浅茵嫂子你多费心了。”

云染想和梁浅茵抱团,徐景痕也只好依她。

但看厉远冥甚为不悦的想要抢人,赶紧就笑眯眯的拉着他进里间去了,“衡哥,上次咱俩聊的那事儿还没有完呢,来来来,今晚咱们继续聊,聊完为止。”

“哼,你老婆成天抢我老婆,赶紧的卸货,把人还给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