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17章 尿裤子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3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徐景痕被安娜说的已经六神无主,把人送出病房,返过身来,哑着嗓子都快哭了,“好端端的,怎么突然又不好了?”

厉远冥拍拍她的肩,“安娜的临床经验应该不会错,明早起来就做检查,亲自盯着单子。”

真有毛病,对症解决就行了,就怕有毛病被当作没毛病,反而出大问题。

“星星,厉远冥说的没错,明早起来就检查,不会有事的。”

云染强忍着恐惧,反过头来安慰他,听的徐景痕眼泪都落下来了,“染儿,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,真的对不起……”

如果孕期他没有不停的给云染补充营养,那云染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毛病?

现在的毛病都是他惹来的,都怪他!

“傻子,你也是为了我好,怎么能全数怪到你头上?”

云染忍着泪水笑骂了句,又赶梁浅茵和厉远冥去睡觉,“走吧走吧,你俩也休息去,还想着今晚能和浅茵聊聊天的,看来只能哄我的大宝宝了。”

梁浅茵有些迟疑,“要不我再多陪你会儿?”

“别陪了,明天还有得忙呢,等到宝宝生下来,越发忙的兵荒马乱的。”

云染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的泪水,可劲儿的赶她离开,梁浅茵大概也知道了她的意思,想想又问道:“路伯母和林姨明天也该上飞机了吧?”

多两个人,也就能多两份照应。

“入夜时我妈来过电话,说事情都已经处理妥当了,明早的飞机飞过来。”

徐景痕说了句,看看云染,又无奈道:“染儿的情况先别告诉她们,免得她俩跟着担心,反而忙里还添乱。”

“行,我们什么都不说,你带着小染好好休息吧。”

梁浅茵点头答应下来,和厉远冥去了里间,他俩走了,云染的眼泪瞬间就滑落下来,哭的不能自己,“星星,怎么办,为什么我生个孩子,就那么艰难?”

“别怕,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徐景痕抱住她,嗓音已经哽咽起来,但仍是不紧不慢的拍着云染的背,安抚她,“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,你只是生个孩子而已,能有什么问题?”

“而且安娜也说了,如果你的身体素质不好,那她就会找卫斯制订适合你的剖腹方案,有他们师徒联系,必然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可我心里就怕……”

想到安娜所说的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,云染哭得越发厉害,“要是真有什么意外,你就保小的,要让咱们的孩子平平安安的来到这个世界上……”

“你瞎说什么?如果真有那种可能,我也只会保你!”

他宁可不要这个孩子,也不会让云染有事!

徐景痕抱紧了她,怎么都舍不得松开手,“你只管好好的配合安娜医生,剩下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妥当的,就算把我自己的命搭进去,也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。”

“星星……”

云染哭的撕心裂肺,里间的梁浅茵听着隐约传进来的哭声,也忍不住跟着落了泪,厉远冥抱住她,满眸心疼,“当年你生小月和小阳的时候,是不是也九死一生?”

“我没有小染的毛病多,很顺利的自然分娩……”

当年生孩子的痛楚已经淡忘了,但看现在云染如此艰难,梁浅茵也是心有戚戚,埋在厉远冥怀里小声的哭,“你说小染怎么就那么难?到底是谁换了她的孕检单啊……”

“大概和那个故意送恐怖娃娃的人,是同一个人吧。”

云染和徐景痕都没有得罪这些外国友人,想来就只有那个故意送娃娃的神秘人,才最有可能处心积虑的暗害云染。

“恐怖娃娃可以说是恶作剧,但调换孕检单,简直就是谋杀!”

梁浅茵咬了牙,眸里尽是愤怒,“那个人从国内跟到国外,就为了害小染,要是让我知道他是谁,必定打断他的四肢,扔去喂野狗!”

自家都没有孩子的吗,居然如此恶毒!

“你也别太生气,现在云染的预产期就在这两天,随时都有可能生孩子,咱们还得早做准备,免得措手不及。”

厉远冥放软了声调,安抚她,“你想想啊,如果她能撑到安娜和卫斯制定出合理方案,那自然是最好,但要万一提前生,还是个大麻烦,得做好心理准备才行。”

“不会吧?预产期在大后天,这两天应该不会生的。”

梁浅茵被他说的心脏都突突乱跳起来,要是云染提前生,这可如何是好?

不知她身体的具体情况,就被送进了手术室,他们在门外担心,门里的安娜医生只怕手也是抖的,哪敢下刀?

这么一吓,梁浅茵也没心思哭了,就眼巴巴的望着厉远冥,“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?”

“没有,孩子想要出生,谁能拦的住?”

厉远冥摇头,只不过又说道:“这两天精心照顾着云染,别让她的情绪有太多起伏,最好明天检查没异样,然后下午就进手术室,一刀把孩子取出来,所有人都能安心了。”

“谁都想这样,就怕天不遂人愿啊?呸呸呸,肯定会像你说的那样!”

梁浅茵连呸了自己几声,逮着厉远冥躺下,“赶紧睡觉,争取明天上午就拿到孕检结果,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,简直太难受了。”

“好,那就赶紧睡觉,天塌下来,还有我呢。”

厉远冥摸摸她柔软的发,琥珀色的眸里溢满浓得化不开的柔情,他的浅茵太伟大了,当初拼命生下小月和小阳,而他这个爸爸就坐享其成,往后余生,还要加倍对她好才行。

天色黑了又亮开,晨曦未破时,云染和徐景痕就起身了。

想着还要去做孕检,梁浅茵和厉远冥也没敢贪睡,洗漱出房,徐景痕已经提着早餐回来了,神色低落,“早餐就简单的吃些,染儿你要做孕检,先空着肚子吧。”

“我知道,你们先吃,我晚点再吃东西。”

为了孕检,云染也豁出去了,就坐在一旁看他们吃东西,但坐着坐着,忽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,似乎有股暖流涌到了腿上,低头一看,连裤子都浸湿了。

云染瞬间尴尬的不行,她都多大了,还尿裤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