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20章 深度昏迷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8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先取宝宝。”

腹腔内的出血点已经暂时止住了,卫斯和两名外科大夫换了位置,熟练的打开子韩,取出里面的婴儿,彼时婴儿脸色青紫,明显严重缺氧。

沉甸甸的份量让卫斯直接皱了眉,但随即就把婴儿递到了安娜手里,“啼哭。”

安娜自是明白他的意思,倒提着婴儿的腿,朝着小屁股上拍了两下,但婴儿并没有任何反应,折腾了小会儿,卫斯已经严厉道:“叫新生儿科的医生过来。”

“是,老师。”

安娜示意护士赶紧去打电话,而卫斯也已经开始着手缝合,问那两个外科大夫,“腹腔内的出血止住了吗?最好一次性解决,免得再做手术。”

“出血点已经止住了,单就腹腔出血,只需要靠吃药就行了。”

两名外科大夫表示出血已经没问题,卫斯点了下头,“护士,报告监测情况。”

“目前各项指标都低,生命体征低下。”

护士快速的说了句,卫斯皱眉,“让她产后注意休养,但忌乱养。”

“方才出了那么多血,生命体征低下可以理解。”

卫斯做了准确决断,也就开始动手缝线,但刚缝了没几下,忽见子韩里有血沁出来,初时缓缓的,但等他拿个纱布的功夫,就已经止也止不住了。

“马上大量输血!”

子韩大出血是剖腹产时最凶险的病症之一,卫斯脸色难看起来,而等在外头的梁浅茵三人看又有医生冲进手术室,心也揪成了一团。

没等几分钟,有护士拿着好几个血袋跑过来,厉远冥的脸色都隐隐变了。

如此大量输血,云染体内的血怕是都要重新换一遍吧?

徐景痕已经彻底僵住了,就痴痴的看着手术室,梁浅茵和厉远冥也不敢刺激他,焦急的踱来踱去,不时的看看手术室,就指望云染和宝宝能顺顺利利的出来。

等待的时候过得尤其缓急,梁浅茵都急的上火,踮着脚往里张望,“阿衡,咱们能进去看看情况吗?就这样干等着,我的心脏都不好使了!

“咱们进去干什么?能去也不去。”

厉远冥将她拉到身边,柔声安抚她,“卫斯是出了名的剖腹圣手,咱们就安心的等着,又是吵吵嚷嚷的,让人家没办法静心做手术,那岂不是我们的错?”

“可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,总是心的很……”

“别慌,云染还在手术室里,等着你的照顾,你要是慌了,她怎么办?”

“唉,我这颗心真的是……”

梁浅茵也不想慌,但只要想到云染生死未卜的躺在手术室里,一颗心就扑通通的乱跳个不停,没着没落的。

也不知道云染到底怎么样了,急死个人。

徐景痕痴痴的望着手术室,话不说,眼也不眨,就那么一直愣着。

梁浅茵倚着厉远冥,也没了心力说什么,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,手术室的门忽然开了,年长的女医生的抱着婴儿出来,和蔼的问了句,“谁是云染的家属?”

“我们。”

徐景痕和梁浅茵的状态都不好,厉远冥就回答了句,女医生看看他,和蔼道:“婴儿刚出生时缺氧,但现在已经是个很健康的男宝宝了,你们好好照顾。”

说着就把宝宝递到了他手里,厉远冥突然接孩子,手忙脚乱的,怎么抱都不是,梁浅茵赶紧接过来抱着,又急忙道:“医生,那产妇怎么样了?”

“她的情况比较特殊,还在进行手术,你们先好好照顾宝宝,静候消息吧。”

她们过来只能抢救缺氧窒息的婴儿,至于手术台上的产妇,无能为力。

医生交了孩子,也就走了,梁浅茵看看还痴望着手术室的徐景痕,想想就把宝宝抱到了他身边,“徐景痕,这是你和小染的宝宝,你抱抱他,看他多可爱?”

襁褓里的小宝宝胖乎乎的,依手感来说,大概在十斤以上。

此刻小脸红通通的,正闭着眼睡觉,眉眼里依稀能看出几分徐景痕和云染的影子。

梁浅茵有意让徐景痕岔开注意,但徐景痕根本看都不看宝宝,依然痴痴的望着手术室。

若是染儿没了,光有宝宝又有何用!

厉远冥看看徐景痕的样,拉了梁浅茵走人,“走,我先陪你把宝宝送回去再说。”

云染的手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,小宝宝在这里等着也不行。

梁浅茵没办法,只能先带了小宝宝回去。

孩子的东西一应俱全,也不用操心会少什么,梁浅茵忙着收拾,又叮嘱厉远冥,“小染现在不知生死,你多开解徐景痕,千万别想不开,毕竟宝宝还需要他的照顾。”

“我知道,你在房里好好照顾宝宝,有事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厉远冥挺担心徐景痕的,交待了句就赶着去手术室那边,一直等到下午三点,才见手术室的门缓缓打开,卫斯一脸疲惫的领头走了出来。

见到厉远冥,就摇摇头,“她陷入了深度昏迷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产妇的命是拼尽全力保了下来,但能不能如期苏醒过来,那就不好说了。

“你的意思是,她还活着?”

厉远冥一下激动起来,他都已经做了最坏打算,没想到云染的命竟然保了下来,赶紧就去摇晃身边的徐景痕,“你听见没有?云染还活着!”

就算现在是深度昏迷,但只要她活着,就还有苏醒的希望!

徐景痕咧着嘴,又哭又笑的奔到了推出来的手术床旁边,而厉远冥感激的和卫斯握了手,“先生不愧是剖腹圣手,欢迎您以后去我们国家,我请您喝最上等的好茶!”

“就冲你这句话,也不枉我劳心费神的出力了。”

一听有好茶喝,卫斯都亮了眼睛,脸上的疲惫也散了不少,笑着点头,“好好照顾产妇,她全血血液都换遍了,后期的营养要跟上,以后也不可太过劳累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行,我记下来了,一定好好照顾。”

厉远冥点头答应下来,挥了手,感激的目送他离开,这才跟着去了重症监护室。

安娜回过头来,摇摇头,“你们要是没认识卫斯老师,今天产妇就下不了手术台了,她身体毛病极多,又子韩大出血,没有老师出手,我也束手无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