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22章 黑手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0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是啊,小染生个孩子,也的确够吓人的。”

梁下意识的摸摸心口,这番折腾下来,她的小心脏也快不好使了。

看厉远冥大口的吃着饭菜,显然也是饿了,又心疼道:“你和徐景痕晚上还得守夜,宝宝我又独自照顾不好,要不咱们先请护工吧?”

“不用,路伯母和林姨今晚应该就能到,还有两位伯父在,不会缺人手的。”

厉远冥让她不用担心,果然深夜时分,两家父母就都到了。

小宝宝已经睡着,而林家父母听说了云染的事情,林伯父还好,林阿姨当时就捂着嘴低低的哭了起来,都说女人生孩子是过鬼门关,这话果然一点都不假啊。

可怜她的宝贝女儿,受了多少痛苦,才生下小宝宝?

“妈,对不起,是我没有照顾好染儿……”

徐景痕跟着落了泪,两眼红红的,“医生说小染侥幸捡了条命,现在处在深度昏迷中,我们要尽快唤醒她,否则,否则……”

“我们都知道了,这事也不是你的错,先想办法救小染吧。”

林父抱着哭到不成声的林母,脸上也有着哀痛,“上半年你为小染挡枪,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时候,是她一声一声唤醒你的,现在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,一定要唤醒她。”

“对,阿星,无论是什么办法,你都要唤醒小染。”

路母抹着泪,心里也极其不好过,若是她的儿子没了老婆,孩子生下来就没了妈妈,那这个孩子生的又有什么意思?

徐景痕红着眼眶点头,云染是他的妻,自己绝不会让她就此沦落在黑暗中的。

就算用尽世间办法,也一定要唤她归来,重回自己身边!

有了两家父母帮衬,人手一下就宽裕起来,厉远冥和梁浅茵这两天累的不轻,也就回家休息去了,他们自家人安排和看看宝宝。

云染躺在重症监护室里,有监测仪器看着她的生命体征,守夜并不需要太耗费体力,而负责看护小宝宝的两位奶奶倒是累的够呛,时不时的就要起身看看。

熬到下半夜,整个住院部都安静了,两人看着宝宝熟睡,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走廊里亮着昏暗灯光,此时已无人走动,而守在病房门外的姚娇听见里面没动静了,也就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,溜了进去。

云染那个小贱人,大出血都没弄死她,她的命还真硬啊?

只希望她就此昏迷,永远也别再醒来才好。

眼眼闪了怨毒,猫着腰一步步的接进婴儿床,她进不了监护室弄死云染,那就弄死她的大胖儿子,叫她死了都不能瞑目!

婴儿床摆在床边的,床上还睡着人,有轻微的呼吸声响起。

姚娇摸到婴儿床旁边,见床上的人并没有动静,邪恶的手就探进了襁褓,但或许是她的手太凉,手刚接触到小明洛的肌肤,小明洛就哇哇大哭起来,瞬间吵醒了床上的人。

哭声来的太快,姚娇稍一愣,立即就埋头狂奔,而路母看见房里忽然出现个陌生人,急的立即就跳起来,追了上去,“想害我孙子?你给我站住!”

前头的姚娇哪敢停,跑到门口,反手狠狠的甩上门,自己则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楼道。

路母被房门一隔,追出去的时候就只见人影进了楼道,跟过去一看,所有楼层的声控灯都亮了起来,根本不知道那人跑到哪一层躲起来了。

恨恨的跺了脚,又赶紧回病房,林母已经抱着小明洛在房里来回的走着,看见她回来,就急道:“哪来的人?真是要害明洛的吗?”

“那女人无声无息的摸到明洛床边,不是偷鸡就是摸狗,绝对没安好心!”

路母没抓到人,心里也恼的紧,看小明洛没受伤,立即又给徐景痕打了电话,把情况告诉了他,才又恼道:“你想办法调监控查一查,绝对不能让那女人走脱了!”

敢害路家的子孙,饶不了她!

徐景痕已经惊懵了,极快的赶回病房,见小明洛好好的,这才又松了口气,不过瞬间又愤怒起来,“这女人八成就是之前害染儿的人,当真是胆大包天!”

“你骂她有什么用?抓到她,把她剁了喂狗才是真的!”

路母责怪他手段不够刚猛,“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,那些想方设法弄死你们的人,你们还留着她,是等着她再给你们送大礼吗?”

那些祸害不除干净,迟早还会还来滔天大祸!

“现在就是苦于抓不到她。”

徐景痕自然也知道斩草除根的重要性,但那人神出鬼没的,着实不好抓。

看两位母亲在房里守着小明洛,徐景痕也就转身离开了,“我马上去监控室那边查查,看是不是我们所认识的人。”

“赶紧的去,这人要是抓不到,你都没脸见小染。”

路母直接给了狠话,而徐景痕一听她提到重症监护室里的云染,脸色也瞬间难看起来,“我知道了,你们好好守着明洛,我去抓贼。”

不管哪个王八蛋害他的妻儿,自己都绝对饶不了了她!

急匆匆的寻到监控室,面子和里子上的礼数都到了,负责监控的保安也就十分乐意的给他打开了十六楼的监控画面。

时间往前推了推,果见个瘦小的女人从楼道里窜出来,又鬼鬼祟祟的守在了云染的病房门口,没多久就偷摸进去,但很快又仓惶的跑了出来,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楼道。

而那女人至始至终,全程都低着脑袋,看不清容貌。

徐景痕紧紧的皱着眉,看不清容貌,怎么去追查这个女人是谁?

而且在他的记忆里,似乎他和云染近几年来都没有接触过身材瘦小的女人,这个女人到底从何而来,跟他们有何冤仇?

得不到答案,徐景痕也就匆匆回了病房,把情况说了之后,路母瞬间就恼了,“既然现在查不到,那就多派人手在门口守着,看她还怎么能来下黑手?”

“阿星,现在是非常时期,也只能多辛苦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