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23章 恐吓信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4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林母也无奈的叹了气,眼中有着悲伤,她的女儿还躺在监护室里,不知情况如何,现在又有人想害小外孙,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啊。

“妈,您别担心,我不会让染儿和明洛有事的。”

徐景痕心里也不好过,但也只能强撑着安慰林母,此时已经黎明过后,也没心思再睡觉,就回了监护室那边,继续守着云染。

而梁浅茵和厉远冥回了家休息,倒是一夜好眠。

刚过清晨,听着门铃声响起,两人这才起身,梁浅茵脸上尚还带着睡意,打开门一看,门口没人,倒是有封信躺在地上。

本还混沌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,想到云染的遭遇,梁浅茵赶紧就喊了厉远冥,“阿衡,又有快递信件送过来了,你赶紧过来看看!”

“快递信件?”

厉远冥疾步过来,看看空无一人的庭院,脸色也严肃起来,“你别动,我去拿手套。”

鉴于云染两次受到的惊吓,这次的信件虽然小,但指不定有毒。

去厨房拿了橡胶手套戴上,厉远冥这才小心翼翼的拿起信,拆封一看,脸色瞬间就变了,梁浅茵看他脸色不对戏,也立即跑了过来,“信上写的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恐吓信罢了。”

厉远冥迅速收手,避开梁浅茵,直接就去厨房把信给烧了。

梁浅茵跟到厨房门口,有些狐疑的看着他,“就算是恐吓信,你让我看看不成吗?”

干嘛直接就给烧了?

“你忘了云染被吓的经历?一些无聊的话语而已,知道了没什么意义。”

厉远冥是不可能让她看见信上的内容的,直接把信纸连同信封都烧了个干干净净,这才赶她去客厅,“你去洗漱,我做早餐,吃完饭后还得去医院忙碌呢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

既然厉远冥都说了是些无聊的恐吓信件,梁浅茵也就没有一直追着问。

等她离开,厉远冥眼中忽就现了阴鸷,哪个王八蛋,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浅茵的身上?

借着浅茵的手去害云染,是想让浅茵一辈子都活在愧疚中?

她做梦!

吃完早餐,两人就有说有笑的去医院了,而躲在暗处的姚娇见梁浅茵根本没有异样,脸色就愈发阴狠起来,这个贱人,难道不应该痛哭流涕的悔恨吗?

还是说,她根本没看见那封信?

心思几转,也就离开了原地,悄悄跟着去了医院。

梁浅茵和厉远冥先去了病房看小明洛,路母和林母都已经起来了,看见梁浅茵,路母就愤怒的说了昨晚的事情,末了又道:“浅茵,那人实在在可恶了,你们可得帮阿星抓到她!”

“您是说,一个身材瘦小,而且总喜欢低着头的女人?”

梁浅茵确认了遍,心里忽然就升起不好的感觉,脸色白了白,见路母点头,便强笑了声,又赶紧拉着厉远冥走了,“我们去找徐景痕,确认下具体情况!”

如果真如路母所说,那岂不是那个女人跟过来了?

如果真是那样,岂不是自己害了云染?

梁浅茵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病房的,刚出门,厉远冥就扶住了她,将她带到窗边,才担忧道:“浅茵,你别胡思乱想,就算真有那么个人,也不见得是同一个人。”

“不,阿衡,我有预感,肯定是她……”

梁浅茵低低哭起来,泪水长流,“她在国内害我不够,还要跟到国外来害小染,我真的,我真的杀了她的心都有!”

世上怎会有如此恶毒的女人,专想着祸害别人!

“我知道她是个祸害,但这两个人不见得是同一个人,你别自责好不好?”

见她这么哭,厉远冥心里也难受的不行,“你忍着点情绪,咱们先找徐景痕问过具体情况,再做商议行吗?”

如果真是那个女人,就得彻查浅茵身边的所有人,绝不能让她有动手害人的机会!

梁浅茵忍着眼泪,跟着厉远冥到了重症监护室那边,徐景痕看梁浅茵眼睛红红的,顿时就古怪的看向厉远冥,“衡哥,你欺负浅茵嫂子了?”

“笑话,我欺负谁,都不会欺负她啊?”

厉远冥可舍不得欺负梁浅茵,修长挺拔的身躯略略遮了她,才问道:“我听路伯母说,昨晚小明洛遭黑手了,你有线索吗?”

“没有,那个女人实在太狡猾了,全程都低着头,看不清容貌。”

徐景痕摇头,想想又颇为无奈道:“我看过监控了,是个十分瘦小的女人,但我想破了脑袋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那样的女人?”

“是很瘦弱,但总是低着头的女人对不对?而且行动也挺敏捷的?”

梁浅茵带着哭意的声音响起来,徐景痕愣了下,“浅茵嫂子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因为她也害过我。”

梁浅茵低低的哭出声来,说了国内发生的事情,听的徐景痕都愣住了,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道,“所以说,所以说,她是跟着你们一道来的?”

“我不知道她是谁,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过节,她就突然出现了,要害我们。”

梁浅茵现在心乱如麻,哭着道歉,“徐景痕,对不起,我不知道她会跟到国外来害小染,我要是知道她如跗骨之蛆,打死我也不敢来找小染的……”

“浅茵嫂子,你别哭了,这事也不是你的错。”

徐景痕这下子总算知道了仇人从何而来,强抑着悲愤,沉声说道:“我这里脱不开身,就指望你们能尽早抓到那个女人,给小染报仇。”

“你放心,这个女人敢害了浅茵,又来害云染,我不会放过她的。”

厉远冥沉声答应下来,想到那封恐吓信,只怕也是那女人蓄意放在他家门口的吧?

幸亏他发现不对劲,直接把信给烧了,否则浅茵要是知道她兴致勃勃给云染买的补药里竟然含了堕胎药,只怕会越发难过的无以复加。

可纵使如此,梁浅茵的情绪也一直低落着,难见笑颜。

厉远冥知道她情绪不好,也没打扰她,让她独自安静的待着,而梁浅茵走到走廊尽头的窗边,旁边原本就在那的女人忽然就叫了她,“你是梁浅茵,对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