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24章 母爱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金发碧眼的女人,梁浅茵很确定自己之前没有见过她。

打量了眼,才说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女人倒是挺实在的,笑着摇了下头,又补充道:“不过有人给我看过你的照片,并让我把封信给你,说这封信对你来说很重要。”

她说的轻巧,但梁浅茵的心忽然就呯呯乱跳起来,脸色越见苍白。

哑了嗓子,轻声点头,“东西呢?”

“在这呢。”

女人从小提包里拿出封信递给她,就笑着挥挥手,“我走了,你自己慢慢看。”

任务完成,女人很快就离开了,梁浅茵拿着手里的信纸,忽然就有些不敢展开,早上厉远冥莫名烧信的动作还在眼前,还是那封同样的信吗?

沉吟许久,好奇心终是战胜了恐惧。

摊开信纸细读了遍,可越往后看,脸色就越发苍白的厉害,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在信纸上,滴透了信纸,也晕染了信上的字迹。

身子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,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前阵阵发黑。

遥远处似乎有惊呼声传过来,但却是那么的不真切,没等那双有力的臂膀赶到,整个人就已经一头栽倒下去,昏迷不醒。

“浅茵!”

将要落地时,厉远冥堪堪赶到,一把将她揽进了怀里。

琥珀色的眸里满是痛色,抱紧了她,可却在看见她手里的信纸时,痛色变成了极怒,那个处心积虑的贱人,自己绝对饶不了她!

徐景痕匆忙赶过来,满眼歉疚,“衡哥,浅茵嫂子是不是太累了?你带她回去休息吧?”

“这封信给你,等浅茵醒了,大概她会再找你的。”

厉远冥把那封信递给徐景痕,徐景痕快速的看了遍,顿时又惊又怒,“这个女人的心计实在太可怕了,衡哥,你千万不能饶了她!”

“放心,待我抓到她,定叫她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。”

厉远冥满眼阴鸷,抱着梁浅茵走了,“此事终究是我们对不住云染,本想给你们帮忙,没成想却给你们引来了祸事,待浅茵醒了,再来给你们赔礼道歉。”

“衡哥,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……”

徐景痕想解释,但厉远冥已经抱着梁浅茵进了电梯,他也只得无奈的靠在墙上,心里恼极了那个暗中下黑手的女人,若不是她,染儿和浅茵嫂子怎么会先后出事?

真想把她大卸八块,丢去喂野狗!

厉远冥带着梁浅茵回去了,走廊里似乎都冷清了许多,徐景痕独自坐了会儿,就见路母带着小明洛来了,赶紧收拾好情绪起身,“妈,还没到探视的点呢。”

“怎么没到?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?”

路母担忧的看看他,这个傻孩子,连现在是什么时间都不知道了?

徐景痕错愕的看了下腕表,一见已经九点半,自己也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,“你把明洛给我吧,我带他进去看妈妈。”

“你问问护士,看我能不能跟着进去?明洛也该吃吃母乳了,对云染的身体也好。”

已经有两天了,再不吃,母乳就该胀回去了。

徐景痕头次为父,也不大懂那些事,赶紧就去问了护士,得知可以进去,母子俩也就赶紧进了监护室。

监护室安静的只听见仪器嘀嗒轻响,仪器屏幕上的数值一直保持在稳定界限,徐景痕看了几眼,快步走到云染床头,温言软语,“染儿,我又带明洛来看你了。”

病床上的云染平静的闭着双眼,也许是营养指标跟上了,白皙的脸上透着点淡红。

看起来状态还不错。

路母抱着小明洛,心疼的直落泪,别家儿媳妇坐月子都是养得白白胖胖的,她家儿媳妇坐月子却是昏迷不醒,也得不到应有的照顾,简直就是遭难了啊。

“妈,您别这样,染儿知道了,心里也会难受的。”

徐景痕抹了下脸,勉强笑道:“您不是说让明洛吃母乳吗,我要怎么做?”

“你把病床摇高些许就行了。”

路母指挥徐景痕去了床尾,自己则抱着小明洛站在床头尝试了下角度,发觉能行时,便解了云染的衣扣,而小明洛睁着眼睛好奇的望来望去,不哭也不闹。

许是感觉到来自母亲的温暖,咧着没牙的嘴笑了起来,路母看的心头一酸,把小明洛凑到了云染胸前,而小明洛也本能的啜饮着,喝着香甜的母乳。

刹那间,原本面色平静的云染忽就皱了眉,又带着些许的笑,虽然还是紧闭着双眼,但面部表情却丰富起来。

路母喜得赶紧叫徐景痕,“快,你快和小染说话!她有知觉了!”

徐景痕已经看见了变化,跑到病床另一边,喜中带泪的喊她,“染儿,你醒了对不对?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们的小宝宝,看看他好不好?”

“小明洛白白胖胖的,又乖巧的紧,你也好想抱他的,对不对?”

随着他说话,云染的眼睫也不停颤动起来,但却怎么也睁不开,徐景痕心急的按了呼叫铃,而路母叫他把云染的手放在小明洛身上,“你让她试试来自孩子的温暖?”

徐景痕赶紧照办,云染的手搭上小明洛柔软温暖的身体,眼睫颤动的越发厉害,赶过来的安娜一看,低声道:“狠狠心,把孩子弄哭试试?”

女人的骨子里都藏着母爱天性,也许听见孩子的哭声,她就会醒过来也说不定。

路母咬咬牙,伸手掐了下小明洛的手臂,但也许是力道太轻,小明洛就是抬眼看了下她,并没有什么反应,把安娜都看急了,“机会稍纵即逝,你稍重一点,他就哭了!”

再耽搁下去,要是病人又陷入昏睡,那就指不定什么时候才会有机会唤醒她了。

都这样说了,路母也就狠着心重重的掐了下小明洛,瞬间就听得哇哇哭声响起,响遍了监护室,而那双一直颤动着的眼睫乍然停住,又猛然就睁开了眼睛。

“护士,马上检测病人各项生命体征!”

病人能苏醒,安娜也是激动不已,赶紧叫上护士给云染做检查,而徐景痕和路母也是瞬间喜极而泣,天知道这两天有多煎熬,才盼来这激动时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