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25章 事出有因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0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一通检查下来,云染各项生命体征已经稳定,只要再在监护室待上两日,确定没有并发感染之后,便可转进普通病房。

徐景痕对安娜感激的不行,若非她和卫斯联手,哪来云染的再次苏醒?

安娜能把云染从死神手里夺回来,心头也是自豪的,叮嘱他好好照顾产妇,这才离开。

等人散了,没等徐景痕开口,云染已经哑着嗓子急道:“快,快让我看看宝宝。”

她拼了命才生下来的宝宝啊,还不知道他长啥模样呢?

“是个非常健康的男宝宝,”路母把小明洛抱到云染眼前,笑道:“你看看这双灵活的大眼睛,是不是很像你?完美的继承了你的优点。”

“粉嘟嘟的,真可爱……”

云染一下笑了起来,抬手摸摸小明洛粉嫩的脸颊,眼中满是藏不住的慈爱,徐景痕看她笑了,瞬间就觉得天晴了,花开了,也跟着咧嘴傻笑起来。

云染看看他的傻样,嗔怪了眼,眼中却是满满的心疼,“这几日把你也吓得够呛吧?我和明洛叫你操碎了心,对不……”

“傻瓜,我们是夫妻,怎么能说这么见外的话?”

徐景痕捂了她的嘴,满目怜爱,“你要快快的好起来,和我一起好好的抚养小明洛长大,知道吗?”

云染笑了下,忽又问道:“那,我以后还能再生孩子吗?”

“能生也不叫你生了,咱们把所有的宠爱都给小明洛,没人跟他争抢,多好?”

徐景痕霸道的给了答案,一次分娩就已经差点把他吓死,再来一次,先别说云染能不能承受,他的小心脏肯定会受不了。

路母眼神闪了闪,想说什么,但最终也还是没有开口。

罢了,就如徐景痕所说,把所有的宠爱都给小明洛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云染倒是眼神黯淡了几分,怯怯的看向路母,“妈,对不起……”

“傻丫头,你是路家和林家的大功臣,道什么歉?”

路母也是开明之人,笑着摇了头,宽慰她,“咱们路家又不是有皇位要继承,还得生十个八个的孩子,挑个特别厉害的后代才可以,就是个普通的小家庭,有明洛就够了。”

“咱妈说的对,小门小户的,一个孩子足够了。”

徐景痕也帮了腔,云染笑了下,忽又落了泪,路家是不是小门小户,她最清楚,虽然这次生孩子时的凶险也不是她愿意的,但能得到路家的体谅,心里却是暖暖的,让人想哭。

“诶,快别哭了,月子里掉眼泪,以后是要落下病根的!”

路母赶紧给她擦泪,又埋怨徐景痕,“你赶紧哄小染开心,要是我看见她再落泪,我就揍得你妈都不认识你!”

“呃,我妈不就是您老吗?”

“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?赶紧的给我哄小染!”

路母一声河东狮吼,吓得徐景痕瑟瑟发抖,又可怜巴巴的望向云染,“染儿,你看你不在的时候,妈就成天欺负我……”

“好啊,还敢找我儿媳妇告状?看我不揍你!”

路母作势要打人,吓得徐景痕赶紧缩了脖子,母子俩这么一打闹,成功的云染给逗笑,嗔怪的看了眼两人,“你俩让我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的,多丢人?”

“笑才好,你就要多笑笑,身体才能复原的快。”

路母看她笑了,也就松了口气,让她抱了抱小明洛,也就不舍的道:“下午的时候我们再进来看你,你自己好好休息,千万别再胡思乱想,知道了吗?”

云染乖巧点头,满眼皆是感慨。

若是她没能再醒过来,人生岂不就是大写的遗憾?

出了监护室,徐景痕让路母先将孩子送回去,自己则去给厉远冥打了电话,“衡哥,浅茵嫂子好些了吗?”

“已经醒了,一直在哭。”

厉远冥看看坐在床头默默垂泪的梁浅茵,眉头已经拧成了结,他怎么劝都劝不了,再这样哭下去,她的眼睛就该报废了。

“那你开免提,我和浅茵嫂子说几句话。”

徐景痕知道事情并非梁浅茵所愿,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,而厉远冥走到床前,疼惜中带着无奈,“徐景痕和你有话说,你先别哭了好不好?”

“我无颜见他……”

梁浅茵哭着摇头,并不愿接徐景痕的电话,徐景痕在电话那头大叫起来,“浅茵嫂子,我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,你就别哭了成吗?”

天大的好消息?

梁浅茵愣了愣,忽就急切起来,“徐景痕,是不是小染醒了?”

“对,刚刚去探视她,她受到明洛的刺激,已经醒过来了,你要不要赶紧来看看她?”

“那必须的,我马上就去医院!”

这么一说,梁浅茵也顾不得哭了,急忙爬起来,只是哭久了脑子有些缺氧,差点就一头栽到床下,急得厉远冥赶紧伸手扶住了她,“你慢点儿,别摔着了!”

“对对对,浅茵嫂子你慢点,伤着自己了可不好!”

徐景痕赶紧帮腔,只不过随后又说道:“浅茵嫂子,我和你商量个事,行吗?”

“行,你说。”

云染醒了,梁浅茵的精神也恢复过来,电话那边的徐景痕踌躇了下,才说道:“那个恶毒女人的事情,你别跟染儿说,行吗?”

梁浅茵一怔,声音嘶哑起来,“这事是我对不住沾染,我必须亲自向她道……”

“浅茵嫂子,大家心里都很清楚,你也是无辜的受害者。”

徐景痕打断她的话,语重心长的道:“事情虽说是由你而起,但并非你所愿,完全是那个恶毒女人所为,你也不必太过自责。”

“染儿那里,我不想让她知道太多黑暗,也不想让你和染儿之间的珍贵友谊,因为那个恶毒女人的存在,而受到丁点伤害,这事就咱们三个人知道,好吗?”

“如果你心存愧疚,就和衡哥一直抓到那个女人,给自己和染儿一个公道,好不好?”

他是真的不怪梁浅茵,相信云染就算知道了,也不会怪她的。

事出有因,怎能怪到她头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