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29章 第二个云染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4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还想找理由?马上道歉,不然我立即报警!”

梁浅茵当即拿出了手机,作势要打电话,男人看她玩真的,又自知理亏,也只能黑着脸给柳苒道了歉,这才灰溜溜的跑了。

那些围观者纷纷给了掌声,柳苒也感激不已,“梁姐姐,多谢你帮我解围。”

“咱们可是同胞,我不帮你,还能帮谁?”

梁浅茵笑着摇头,见那些围观者散了,这才又悄声问柳苒,“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?你有没有受伤?”

“没有受伤,就是被吓了一跳……”

柳苒见她看出了端倪,也就咬着牙愤怒道:“我刚从护士站出来,他就凑上来摸我屁股,那我怎么能忍,就打了他一耳光,结果他就说我蓄意伤人,拽着我不肯放。”

“这个人还真变态,他是产妇家属?”

“嗯,昨天才刚生孩子。”

柳苒这么一说,自己也被男人恶心到了,“梁姐姐,在产科做护士经常会碰到些渣男,刚生孩子就想着别的异性,看多了,让人连结婚的欲望都没有了。”

“也不是啊,世上还是好男人居多的。”

“你就别安慰我了,我跟你说,我只要在产科转悠一个月,保证能把男人的嘴脸都看得毕露无遗,能悉心照顾产妇和孩子的男人,简直就是凤毛麟角。”

“你呀,太悲观了。”

梁浅茵笑着摇摇头,“你看我朋友,他们夫妻不就挺好的吗?”

“他俩是挺好,但那样的男人又不包分配,谁知道能不能踩着狗屎运,中大奖?”

柳苒摇摇头,这会儿情绪也已经平静下来了。

左右张望了下,见没人注意这边,才又悄悄说道:“梁姐姐,我不是经常要去六楼产科吗?我跟你说,还真有个叫云染的孕妇,但那个孕妇奇怪的很,只在医院做过检查之后,便消失不见了,根本没有她的相关病历。”

梁浅茵皱眉,“你的意思是,那人就是故意出现的,而且冒用了云染的名字?”

“嗯,你想想啊,世上怎么会突然凭空再跑出个云染,而且只是做了检查之后就不见踪影?联合林姐姐的情况一看,只怕就是那人换了林姐姐的孕检单,故意要害她。”

“那你们医院能查到这个云染的蛛丝马迹吗?”

“不能,她完全按照林姐姐的特兆填的孕检信息,谁知道她到底是谁?”

柳苒摇了头,事情已经过去有那么久了,当时没有发觉,事后再再茫茫人海里去找那个冒充的人,无疑就是大海捞针。

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还帮我注意着这件事,有什么消息就尽管告诉我。”

既然没有线索,梁浅茵也只能偃旗息鼓,见着护士长从走廊那头匆匆而来,便也就和柳苒打了招呼,快步走了。

回到病房里,云染正在逗小明洛,看见梁浅茵提着早餐回来,顿时就嗔怪道:“这种事情让星星去做就行了,你还费那个功夫干什么?”

“没关……”

“星星!徐景痕,你去哪了!”

没等梁浅茵说上几个字,云染已经大声嚷了起来,喊了两声没人答应,顿时就眼眶一红,抽泣起来,把梁浅茵都看懵了,她这是怎么了?

见她落泪,赶紧就拿纸巾去擦,“月子期间落泪会留病根的,你别哭啊?”

“浅茵,我生孩子,徐景痕就对我爱搭不理了……”

云染的泪忍都忍不住,眼泪都滴到了小明洛脸上,小明洛大概是感受到不对劲,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,把梁浅茵都弄急了,“他肯定是有事去了,你别哭了行不行?”

“你说他都不管我们母子了,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云染像是根本没听见她的话,兀自哭的伤心,梁浅茵听的都害怕起来,刚要给徐景痕打电话,徐景痕已经提着早餐急匆匆的跑进来了,“我才离开小会儿,怎么还哭了啊?”

“她……”

“浅茵,你不许说!”

云染厉声打断她的话,看看徐景痕手里的早餐,越如泪如雨下,“从前还知道给我买爱吃的早餐,现在却是随意敷衍我,区别就这么大吗?”

“不是,染儿,这周围就没什么好吃的,你要想念家里的美食,我给你做好不好?”

“我哪会不知道你在敷衍我?我不吃了!”

云染的暴脾气来的极快,背过身默默落泪去了,徐景痕一脸茫然的看着梁浅茵,“浅茵嫂子,是不是又是我哪里做错了?”

“呃,我也不知道啊?”

梁浅茵也不明白云染发的哪门子脾气,云染却是声声控诉,“你现在连我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了吗?往常我要生气,你都会先哄我,而不是找理由……”

“染儿,我是真不知道……”

徐景痕被她弄的脑瓜子嗡嗡的,倒是梁浅茵给她下了狠话:“你到底吃不吃早餐?你不吃饭,小明洛没有奶水,我就给他喂奶粉,就说你故意饿的他!”

“他现在就是我唯一的依靠,我哪舍得饿他?”

云染又哭起来,拿着面包和牛奶勉强往嘴里灌,那副食难下咽的样,把梁浅茵都弄郁闷了,“好好的,你这又是哪根神经搭错了,得要我给你治治?”

“我就是吃不下……”

云染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勉强喝了点牛奶,便去给小明洛喂奶了。

那副郁郁寡欢的模样,瞧得人把心都揪起来了。

梁浅茵看她双眼无神的望着窗外,想了想,才又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小染,你是不是突然觉得徐景痕对你不好啊?”

云染回头,茫然的望着她,像是没明白她的意思。

梁浅茵又解释了句,“我是说,你有什么心里话,你就跟徐景痕说,或者和我说也行,突然情绪变化这么大,我们也会受不了的。”

尤其是徐景痕,脑子里的一根弦绷了这么紧,云染再施压,他真的会承受不住的。
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云染抱着孩子,乖巧点头,也不知道是真知道了,还是假知道了。

怀里的小明洛忽然咯咯笑出声来,云染低头看了看,忽然又似如梦初醒,“星星,你买的早餐在哪里?我要是不吃东西,小明洛哪来的母乳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