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31章 新来的实习生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大会议室在三楼,梁浅茵轻手轻脚的摸过去,见门虚掩着,刚想侧耳听下里面有没有在说什么,门却忽然被拉开了,瞬间就和个陌生男人对上了眼。

乍一对视,梁浅茵还被吓了一跳,“对,对不起……”

她先发制人的道歉,那男人也就没有说什么,只是皱眉看了她一眼,“你干什么?”

“她们让我问、问你们需不需要茶水?”

梁浅茵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点儿,但那副慌张小心的模样落在男人眼里,男人倒是笑了起来,“新来的实习生吧?你去弄点水来好了。”

“谢谢,谢谢。”

梁浅茵满脸感激的道谢,就听会议室里传出来声音,“小杜,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有个实习助理过来,问我们需不需要水而已。”

男人戴着眼镜,看起来挺温和的,眼里始终闪着笑,看着像是如沐春风,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梁浅茵的错觉,总觉得他像极了笑面虎。

梁浅茵也不敢往里瞧,赶紧就往茶水间那边溜了,想想又去找来了暖水瓶,装模作样的往会议室那边走过去。

刚到门口,就听会议里传来了隐约声音,“咱们这个计划要是成功了,绝对能让厉远冥交出手里的股份,到时候明基就成咱们的了,诸位还怕没有钱可拿?”

“那就仰仗胡老了,咱们都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会议室里有笑声响起来,梁浅茵站在门口,气的要死,还真是内鬼勾结外贼啊?

等了小会儿,才敲开门,微笑道:“各位,我来送水了。”

“放肆!谁让你进来的?!”

主座上的老男人瞬间勃然大怒,“这般没有规矩,不用在明基干了,马上滚蛋!”

“我不是,我没有……”

梁浅茵委屈的看了眼老男人,看着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,还敢作恶?

会议室还坐着十来个人,之间那个戴眼睛的小杜看着她,脸上依然闪着淡淡微笑,但却是什么都没说,就仿佛之前让送水的人并不是他。

梁浅茵恼的磨牙,这人还真是个笑面虎啊?

怕是之前觉得自己站在门口就已经起了他意,正好借老男人的手开除自己。

愤愤的看了眼那些人,手一扬,把暖水瓶砸到了地上,伴随着巨大的呯通声,水花四溅,而她也跑了,“不干就不干,老娘还就不侍候了!”

她跑的干净利落,会议室里的一众人均愣了。

最后还是小杜微笑开口,“胡老,看来你们明基的员工都挺有个性啊?”

“这个小贱人,最好别让我再碰上她!”

胡老自感被个实习生落了面子,脸色也难看的紧,那个小贱人,在屋檐下办事,还不知道看着点脸色,纵然去了别的公司,她也待不长久!

“胡老也别和她生气了,咱们还是谈谈合作方案的事情吧。”

小杜摊开面前的合作书,脸上依然堆着微笑,根本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,胡老对他还是忌惮的,也就笑着点了头,“行,那咱们先谈方案。”

反正这东西都是事先商量好了的,就许风那点微末道行,还不够看破他们的伎俩。

他们装模作样的在会议室里激烈争吵起来,把整个楼层都惊动了,只是许风照着厉远冥的安排,吩咐所有人都不得往那边张望,也就没察看动静。

而梁浅茵跑到总裁室,厉远冥和许风还在说事,看见她来,厉远冥便先让许风下去了,而后才朝她招了手,看梁浅茵乖巧的跑到面前,便刮了刮她的鼻子,“跑哪玩去了?”

“我去了三楼的大会议室,听见他们在商量,要利用此次的合作案,逼你交出明基的股份,让你下台,你可得小心着点。”

梁浅茵怎么想,就怎么觉得不放心,“那些人既然动了歪心思,那必然不会善罢甘休,要不然还是叫保镖跟着你,以防万一吧?”

“放心,他们还不敢动我。”

方才厉远冥已经和许风商量了下局势,知道某些人起了反心,看梁浅茵担忧的望着自己,又笑着在她唇上偷了个香,“相信你老公肯定会斗赢他们的,好不好?”

“可我还是会怕……”

梁浅茵眨眨眼睛,忽又说道:“阿衡,我给你帮忙吧?”

“不要,你乖乖的在我背后就好了。”

厉远冥不想让她搅进那些利益纠葛中,但梁浅茵撅了嘴,凤眸定定的看着他,“每次我有危险的时候,你都会冲在最前面保护我,现在你有危险,为什么不让我保护你?”

“傻浅茵,你知道有危险,你还不赶紧避开?”

“那你救我的时候,你知道有危险吗?”

“知道啊?”

厉远冥觉得她问的话有陷阱,但又想不出第二种答案,梁浅茵轻哼了声,“那你还说我?知道有危险你还不避开,你是不是傻?”

“那怎么能一样?我是男人,天生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女人嘛?”

“哼,我不管,反正你不让我保护你,以后也就不许你保护我,咱们扯平。”

“这可使不得,我是肯定要保护你的。”

厉远冥怎么会让自己失去保护她的权利,但见她笑吟吟的望着自己,又只得无奈的捏捏她的脸颊,“好,我保护你,你也保护我,好不好?”

“但我有言在先,你只能躲在我背后,不许冲锋陷阵,懂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什么可是,你把男人的活干了,难道让我这个男人去干女人的活吗?”

厉远冥也是有原则的,单想着自己躲在她背后嘤嘤嘤,求保护,就恶寒的不行,一个大老爷们,躲在女人背后像什么话?

既然他坚持如此,梁浅茵也就没再争,反正能跟他一起作战,也就很好了嘛。

其他的,再徐徐图之。

一直等到晌午时分,合源那边都派人来催了好遍,厉远冥这才去会议室。

刚推开门,骂声就涌过来了,“许风你死了是不是?怎么现在才知道过来……”

“不是,厉总您怎么回来了?……”

骂声渐渐虚弱,又最终消失在了嘴边,厉远冥轻呵了声,琥珀色的眸子里带着厉意,“我不在公司的这段日子,看来胡老挺上头的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