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32章 就是要坑你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9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我,我就是有些急躁而已。”

主位上的老男人赶紧赔了笑脸,又麻溜的让了座,厉远冥一个眼神过去,许风立即就会意的扔了椅子,弄了个新椅子过来,就是嫌弃胡老坐过的椅子,看胡老能怎么办?

胡老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,也不敢说什么。

转眼瞥到厉远冥身后的梁浅茵,赶紧借机闹腾起来,“厉总,这个实习生脾气大的很,还在合源的客户面前砸了暖水瓶,您应该赶紧开除她,不能让她留在明基!”

“看来胡老不止骂我,对我的妻子也颇有意见?”

厉远冥扶了梁浅茵在自己身边坐着,琥珀色的眸子里有着讽刺,“要不把我也赶出明基,好给那些居心不良的人腾位置?”

“厉总,她是您的……对、对不起,是我有眼不识泰山……”

胡老的冷汗一下就冒出来了,梁浅茵看他脸上五彩纷呈,像打翻了颜料盘似的,也就勾唇轻笑了声,“既然胡老你都说了对不起,那我是不是应该说句没关系?”

“夫人客气了,是我年纪大了,眼神不好使……”

胡老这会儿哪还敢多言,只能不停的赔着笑脸,心里已经怨死了情报有错的小杜,要不是他说是个实习生,自己会认错吗?

小杜倒是无辜的紧,他也没叫胡老开口骂人啊?

不过这个厉夫人有意思,自己把她错认成实习生,她居然也不开口反驳,还顺应下来,其中心思,令人深思。

“既然年纪大了,胡老就应该在家多休息,少操心公司的事情。”

厉远冥把话接了过去,直接就吩咐许风,“你派人把胡老手里的职务接过来,他年纪大了,该在家里好生休养,也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。”

“好的,厉总,我知道了。”

许风答应的极快,让胡老连个改口的机会都没有,就只能愤愤的低着头,心里已经恼的不行,这还没打上厉远冥的主意呢,就让他先把自己的职务给拿了?

果然是个老狐狸,比许风难对付多了。

暗里朝小杜递了个眼神,小杜会意点头,而后微笑道:“厉总,您回来的正好,咱们之前签订的这纸合同,您没有如约办好事情,致使我公司蒙受了不少损失,所以您得赔偿我们违约金。”

说着就把合同往前递了过去,厉远冥看了下合同,是明基给合源承建的一个项目,合同也是真的,厉远冥看了两眼,望向许风,“工程还没有建完?”

“没有,今年的雨水多,停工期比较长,然后项目进度就比较慢。”

许风如实给了答案,厉远冥才又看向小杜,“天不遂人,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要今冬天气好,我们会加班加点,争取尽快把工程项目完成的。”

“厉总,您是干大事的,应该知道都只注重结果,不问过程的。”

小杜笑笑,扶了下眼镜,当老板的都只问过程,谁还问员工做事的时候辛不辛苦?

厉远冥皱眉,换了个说法,“像这种因为自然灾害的原因而导致无法正常交付工程的,合同里当时就应该会有写明,怎么能算违约?”

“可是合同里并没有那一条,所以就只能算明基违约了。”

小杜示意他仔细看合同,厉远冥瞬间冷了脸色,快速仔细的翻了遍合同,眼里已经控制不住怒意,“这份合同是谁和合源签订的?”

该有的附加条款一个都没有,分明就是把明基往火坑里推!

“项目部经理,两个月之前,他已经辞职离开。”

这也是许风谈不了这个案子的无奈之处,犯事的人早已经走了,只留下这么一纸合同,摆明了就是让明基吃亏,有苦难言。

“他倒是厉害的紧,知道这个项目小,用不着送到我手里审核,便出了幺蛾子?”

厉远冥怒极反笑,眼里已经迸了浓浓怒意。

几千万的违约金对他来说,也就是一串数字而已,但那人处心积虑的算计他,却让他如梗在喉,怎么也咽不下那口恶气!

修长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轻叩声,很快眼里的怒意便化为一片晦暗,“小杜是吧?我有两个建议,你且听听看。”

“其一,我们合约继续,待天气好转,我亲自监工,完成此项目;其二,我去找律师,咱们就让法律来评断这份合约到底合不合理,明基该不该付违约金,如何?”

“我只要违约金,其他的,厉总你自便。”

小杜脸上始终噙着淡淡微笑,嘴里的话却是干净利落,厉远冥微缩了瞳孔,“你这是要与明基彻底撕破脸?”

“厉总也别怪我说话直,但是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”

小杜也不惧厉远冥的威势,笑的淡然自若,“无论你去找哪个律师,始终都是您对合源违约在先,您吃了亏,就当长一堑吧。”

这份合约就是摆明了坑他,而他识人不清,就只能黄泥掉进裤子里,有嘴也说不清了。

“可是这亏却吃的让我极不舒服,不能释怀。”

厉远冥面色沉沉,并不愿意松口,胡老这会儿又来劲了,“厉总,是咱的错,咱就认了,这些钱从公司账户上走,赔过合源,这事儿也就算两清了。”

“你说的清楚,公司的钱就不是钱?”

厉远冥恼的骂他,但话音未落,会议室的门又突然被推开了,许久不曾见面的周玉芬忽然就闯了起来,“这话说的对,公司的钱也是钱,这违约金就应该厉远冥自己出!”

“周玉芬,你疯了吗?明基的事轮得到你插嘴?”

厉远冥一看是许久不曾见过的继母,脸色就越发难看起来,“马上滚,别逼我赶你!”

“你赶我?我可是你的继母!”

周玉芬最近手头上有点紧,打着厉远冥继母的旗号,已经在明基拿了不少钱,这才刚尝到甜头,哪舍得离开?

只不过厉远冥向来对她不留情面,看了眼许风,许风立即就伸了手,“您还是请吧。”

“哼,我就不走,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?”

周玉芬干脆撒起泼来,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嚷嚷着,“你们都来看看啊,我好歹也是厉家的半个主人,厉远冥却如此对我,他就是个没良心的东西!”

“这笔钱就应该他自己出,他家底丰厚着呢,让他自己出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