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35章 想的美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4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还有我,等我长大以后,我也会背您的!”

梁小阳主动表明了态度,比以前不爱说话的冷酷小子暖心了许多,也把厉远冥听的就差眼泪汪汪了,“哎,你们都是爸爸的好孩子……”

有了孩子们暖心窝的话,在外就是再苦再累,心里头也是甜的啊。

“瞧你们俩,把爸爸哄的都心花怒放了啊?”

梁浅茵跟在旁边,笑容里有着感慨,若非当初拼命坚持,哪来现在的和谐美满?

一家四口说说笑笑的往主屋走,气氛好的不得了,但刚到台阶上,就听客厅里传出老爷子的怒骂声,“我早就没你这个儿子了,给我滚!”

梁浅茵和厉远冥齐齐顿步,对视了眼,是许久没露面的厉忠域来了?

心下疑惑,两人也就赶紧带着孩子进了客厅,就见老爷子已经恼的直喘气,而厉忠域和周玉芬坐在旁侧,都是副嘻皮笑脸,吊儿郎当的样。

乍一见厉远冥和梁浅茵回来,老爷子还愣了下,但很快就调整过来,恼怒道:“你俩回来的正好,这两个混蛋就交给你们处理了!”

一边说话,脸已经别到一旁,根本懒得再搭理厉忠域和周玉芬。

“爷爷,您带着小月和小阳上楼。”

厉远冥把俩孩子放下来,示意老幼都先离开,毕竟待会儿唇枪舌剑的,老人听见了不好,小孩子听见了也难免会有影响。

“行,小月小阳,和祖爷爷上楼去吧。”

老爷子是真心不管想厉忠域的事情,这个混蛋在厉远冥母亲死后,就娶了周玉芬这么个妖艳女人,本就不靠谱的性子,越发不着调,看着就叫人恼火。

如今还想要厉氏,也不看看他那样,是个管理公司的料子吗?笑死人还差不多。

老爷子领着小月小阳上楼了,厉远冥这才淡淡的看了眼厉忠域,“有事就说,没事滚蛋。”

“好啊,厉远冥,这就是你对待父亲的态度?”

厉忠域气的跳脚,周玉芬也跟着帮腔哭诉,“忠哥,我就跟你说,他们夫妻现在是认都不认我们了吧?梁浅茵这个小贱人还叫保安把我扔出公司,分明就是没把你放在眼里!”

“扔你?没打你就算是轻的。”

梁浅茵看他俩想作妖,遂也轻笑了声,“我看是上午给你的教训还不够,再想闹事,我不妨让你领教下厉家保镖的身手,看能不能再扔了你?”

周玉芬气的脸色铁青,“梁浅茵,这是厉家,轮不到你个外人多嘴!”

“好像你也不顾啊?周大妈。”

梁浅茵气定神闲的怼回去,把周玉芬直接给气哭了,“忠哥,你就看着她欺负我啊!”

厉忠域脸色阴沉,“既然你俩都不姓厉,那就都把嘴给我闭上!”

“笑话,厉家大权都在我妻子手上掌握着,你不过挂了个厉姓而已,也敢叫她闭嘴?”

厉远冥对厉忠域可没有半点亲情,琥珀色的眸里闪着幽幽冷光,“再不说来意,就马上给我滚出老宅,不然别怪我叫人把你们打出去!”

“哼,当初生下你的时候,就应该掐死你,省得现在惹我生气!”

厉忠域愤愤不平的怒骂了句,而厉远冥瞬间想及小时候的事情,脸色就更阴沉了几分,周玉芬看他气场不对,赶紧就推了下厉忠域,“把咱们的来意告诉他。”

“其实也简单,你反正有明基了,那就把厉氏给我。”

厉忠域大概觉得打口水仗没意思,也就大言不惭的说了来意,厉远冥和梁浅茵愣了下,随即厉远冥眼里多了点揶揄,“你确定你没喝醉?”

“哼,我跟你说正事,你少跟我扯皮!”

厉忠域不高兴起来,“明基是你和徐景痕那个王八蛋私自创立的,我也懒得管,但你既然有明基了,那就该把厉氏让出来,甭成天想着鱼和熊掌兼得!”

“呵,谁给你的勇气,让你来要厉氏的?”

厉远冥扫了眼厉忠域,眼神又落在了周玉芬身上,“怎么,最近从明基套了不少钱,就觉得自己飘了,想要更大的好处?”

周玉芬吓的都结巴了,“你、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没有我的允可,就凭你打着继母的名号,也想从明基拿到钱?”

就那点小心思,厉远冥也不屑于理会,那点小钱拿了也就拿了。

但她万不该怂恿厉忠域打厉氏的主意,厉氏是厉家的标杆,虽然他现在并没有多掌管厉氏的事,但他日后必会复兴厉氏往日的光荣,又怎么可能让厉忠域去糟践厉氏?

厉忠域看周玉芬一下被问露馅了,赶紧帮腔,“就算是你允可的,那也是你做为儿子应该应的孝顺,有什么好说的?”

顿了顿,又不耐烦的道:“赶紧把厉氏转给我,我也好早早上手,将厉氏发扬光大。”

“厉氏是不可能给你的,你死了那条心吧。”

厉远冥直接给了痛快话,“之前给你们的孝顺钱,每月依然会按时给你们,但如果你们不知餍足,那就别怪我断了你们的生路,让你们自己自力更生。”

“厉远冥,你别太过分!”

厉忠域是奔着厉氏来的,什么都没有捞到,又怎么可能甘心?

脸皮子都狰狞起来,“你要是敢不把厉氏给我,我就去找媒体宣告你的无耻恶行,让所有的人都谴责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!”

“行啊,你最好闹得沸沸扬扬的,然后我就好名正言顺的解除与你之间的父子关系。”

厉远冥凉凉补刀,巴不得厉忠域现在就去找媒体才好。

这个混蛋对上不孝顺,前些年差点没把爷爷给气死,这两年鲜少来老宅,日子才好不容易清静了会儿。

对下也从未尽过责任,成天只知道在外面鬼混,临了还想利用父亲的名头来压自己?

怕他才是真的想得美。

“厉远冥,我们也歹也是你的亲人,你没必要赶尽杀绝吧?”

周玉芬看厉忠域不是厉远冥的对手,便红了眼眶,开始打感情牌,“你瞧我们老两口过的日子,也不是那么顺心,你既然有钱,你为什么不帮衬着点我们?”

“这传出来了,对你的名声也不太好,是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