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45章 都是自愿的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1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对啊,浅茵,你别这样。”

云染看梁浅茵伤心,心里也不好受,“你放宽心思,好不好?”

“我没事的,你不用担心我……”

梁浅茵抹了眼泪,勉强笑笑,云染头次怀孕的时候,也是因为她才流产,而这次又是因为自己而惹来了祸事,差点就被害的一尸两命。

她想靠近云染,可她就像个瘟神,只会给云染带来霉运,又怎敢再靠近她?

咬咬牙,勉强笑了下,“小染,我不适合留在你身边照顾你,也就这两天,我便和阿衡返回国内了,等你带着孩子回国了,我再给你大肆庆祝。”

“浅茵,你别这么想……”

云染被她说的都一下哭了起来,梁浅茵满心酸涩,看看她,忽就是起身冲出了病房,“你好好养着身体,我们来日再聚!”

“浅茵!”

云染哭着喊她,但梁浅茵已经跑出病房了,厉远冥无奈,也只得匆匆起身,“浅茵就是觉得愧对你良多,不想再给你招惹祸事,才会主动选择离开的,你也别怪她。”

“我不怪她,不怪她……”

云染哭的泪如雨下,伤心不已,“你赶紧去追她,一定要告诉她,无论怎么样,我都是她最好的姐妹,从前是,现在是,将来也一定是,她不可以丢下我不管的……”

“好,你们好好休息吧,我去哄她了。”

厉远冥担心梁浅茵,扔下句话就跑了,徐景痕抱着哭成泪人儿的云染,也是心酸的不行,“染儿,你还在坐月子,哭坏了眼睛怎么办?快收了眼泪罢!”

“我就是心疼浅茵,心疼的不得了……”

云染靠在他怀里,眼泪怎么止都止不住,“你说她不就是嫁了个好老公吗,为什么那些贱人成天就围着她打转?”

“她被害得离家五年才回来,好不容易有了安定生活,怎么就不能放过她啊……”

“贱人多作怪,咱们好以后,把贱人都抓住了,她也就没事了。”

徐景痕拿软话儿哄她,看一旁婴儿床里的小明洛蹬着小手小脚笑起来,又赶紧逗云染,“你看你看,小明洛都在笑你掉金豆豆了哟?”

“他就是个小萝卜头呢,成天掉的金豆豆比我多了去了,还笑话我?”

“那可说不定哟?他虽然现在还不会说话,但指不定心里就在笑,大家快来看看我这个爱哭的妈妈,今天又哭了哟,还得我去哄她!”

“就你皮!”

云染被他说的一下破涕为笑,直拿眼嗔他,而徐景痕看她终于笑了,也就松了口气,月子可是女人的关键时期,他可得好好侍候着才行。

厉远冥急匆匆的追下楼,就见梁浅茵坐在花园的休息椅上,捂着脸还在哭。

琥珀色的眸子微转,放缓了脚步,轻轻的坐到她身边,嗓音柔得像春天里的风,“这位小姐,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?”

梁浅茵捂着脸,破碎的泣声从指缝间传出来“我心里难过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你的朋友也同样很难过。”

厉远冥把云染原话告诉了她,又心疼道:“这事不是你和云染的错,而是那些恶人见缝插针,逮着机会就要害你们,你们应该联手,团结一心才对。”

“可是我都不敢再靠近她,怕给她带去不幸……”

“不会的,有姐妹情谊加持,该是那恶人心里犯憷,不敢对你们下手才对。”

厉远冥就拣着软话儿安慰她,见她还哭,干脆就将她抱到了自己怀里,“咱们应该化悲痛为力量,早早将姚娇抓住,对不对?”

“这几天咱们就不去医院了,想办法找到姚娇的踪迹,只要逮到了她,你和云染,还有小明洛才是安全的。”

“我知道,可是我想不到办法抓她,心里急躁的很。”

“没关系,你还有我啊?”

细密怜爱的吻落在她额上,厉远冥小心翼翼的抱着她,像是抱着自己最心爱的公主,“你可是我的军师,你就从旁给我出主意,我负责冲锋陷阵,怎么样?”

“那,那我试试吧。”

这般柔情蜜意的哄劝,梁浅茵的情绪也就渐渐缓和下来。

只是那双被泪水洗过的凤眸越发晶亮,姚娇敢一而再的害自己,自己绝饶不了她!

酒吧里,姚娇兀自玩的开心。

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来这种地方放松了,如今混迹在那些年轻的男男女女中间,在舞池里疯狂乱舞,也不失一种解压的方式。

顶着苏静的名号,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,眼前的人自动开始乱晃起来。

酒精刺激了神经,跳起舞来越发精神,正嗨的起劲时,整个人却被强行拖出了舞池,醉眼朦胧的一望,就见李铭满脸嫌弃的看着她。

“你嫌弃我,我也看不上你,哈哈!”

姚娇已经醉的不轻,笑声未落,李铭已经铁青了脸,叫调酒师给她弄了杯蜂蜜水,才又不耐烦的道:“静静找你,你自己赶紧去包厢。”

姚娇嘻皮笑脸的,“静静?哪个静静?是我也想静静的那个静静吗?”

“你再这样,我就懒得管你的事!”

李铭撂了重话,而姚娇瞬间就清醒了几分,抓起蜂蜜水一饮而尽,随即就拔腿跑向包厢那边,“你已经答应了的,敢反悔,你就是乌龟王八蛋!”

“妈的,你还骂老子?”

李铭愤愤不平的骂了句,不过想到苏静的美,又意犹未尽的摸了摸下巴,白天都用去休息了,那夜晚就正好用来疯狂。

才尝到味儿,怎么舍得就放苏静走呢?

姚娇一溜烟儿的跑到包间里,酒意已经醒了大半,而苏静闻到一股浓郁的酒气飘来,顿时就皱眉捂了鼻子,“小娇,你喝了多少酒啊,酒气这么重?”

“也就酒杯吧?大概我酒量不好,酒气也就比较重。”

姚娇胡说八道了句,才又歉疚的看着苏静,“阿静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“我自愿的,你不用自责。”

苏静摇摇头,这事是她心甘情愿的,她不怪姚娇,姚娇迟疑了下,“那程殷那边怎么办?要不你去别的国家玩玩,我给你打掩护,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