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48章 催眠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5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厉远冥瞬间冷了眸光,“不见了?什么意思?”

“哎呀,你方才不是撞了我吗,梁姐姐就拉着我道歉,然后我就陪她坐了会儿,结果她说去洗手间,没想到等了许久都没回来,结果我去洗手间找,就没见她了!”

苏静装出着急的样子,又有些讪讪的道:“我想梁姐姐那么温柔大方,应该不是逃单的人,所以你还是赶紧给梁姐姐打电话问问,看她去哪里了?”

“呵,这点餐费,用得着逃单?”

厉远冥扫了眼店里的人群,拿了手机给梁浅茵打电话,又示意苏静跟着自己走,“在我没有找到她之前,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,最好别乱跑,懂?”

“我明白,你尽管查,我绝对全力配合。”

苏静乖巧点头,甜美的面相让人升不起过多怀疑,厉远冥看了她两眼,也就没再管她,转而给梁浅茵打电话联系。

但手机刚开始还能打通,只不过无人接听而已,但两遍之后,手机就已经关机了。

厉远冥心里忽就有些慌乱起来,临出门前,梁浅茵是特意检查过手机电量了,确定满电了才出门,怎么可能两通电话就没电了?

疾步行到方才的餐桌前,各色菜肴都还在桌上,能看得出来用了很小的一部分,显然没吃两口,只不过梁浅茵的那只甜汤碗空了,应该是已经喝了之后再去洗手间的。

这里看不出名堂,厉远冥立即就去了洗手间,让苏静进去再大声喊了几遍,并无人应声。

人不在,厉远冥的心直往下沉,找了餐厅经理说明情况,经理赶紧带着他去监控室,结果监控里只显示梁浅茵进了洗手间,又从侧门出去,便再无其他线索。

经理满脸的为难,“先生,您夫人并不在我们……”

“既然不在,我不会为难你们的。”

厉远冥的脸色已经阴沉如水,大步从侧门的出口离开。

侧门出来是条无人小巷,两头都通车水马龙的大路,根本不知道梁浅茵去了哪方。

愤怒的踢了墙一脚,又立即给给徐景痕打电话,“你在这边有没有厉害的熟人?”

徐景痕正在和云染吃饭,闻声诧异道:“没有,怎么了?”

“没有就算了,没什么。”

既然徐景痕无法提供援手,厉远冥也不想扰了他的安宁,随即就挂断了电话,云染看徐景痕莫名其妙的样,好奇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衡哥问我认不认识厉害的人,我说不认识,他便挂断了电话。”

徐景痕觉得厉远冥没头没脑的话很奇怪,云染倒是笑着宽慰了句,“大概他闲不住,也想在这边开展公司业务吧?”

“也有可能,只不过我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陪你了,还真不认识什么厉害的人。”

徐景痕信了云染的解释,也就没再深究。

而厉远冥挂断电话,看苏静就站在侧门门口,顿时就上前说道:“你跟我去趟警局。”

苏静一听去警局,脸色顿时就慌了,泫然欲泣,“厉大哥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,你别报警抓我啊……”

“只要你没做专心事,警察也不会把你怎么样。”

梁浅茵不见了,厉远冥心里也没着没落的,哪还顾得上其他女人的情绪?

阴沉着脸,执意带了苏静去警局。

苏静没办法,也只能喊来了老公程殷,程殷看着挺结实的,脸上始终带着点沉稳笑容,和厉远冥握了手,才无奈道:“静静她就是个文弱女子,还望厉总莫吓着她了。”

“我只要她如实述说事情,只要她是无辜的,我自然不会为难她。”

厉远冥看了眼等着做笔录的警员,遂又催促躲在程殷身后的苏静,“赶紧把你所知道的事实都说出来,若是能及时找到我妻子,必有重谢!”

“我真的就是只和梁姐姐聊了会天,然后她去洗手间之后,我就没有看见她了……”

苏静眼泪汪汪的,“早知道梁姐姐会出事,我就该和她一起去洗手间的,但谁知道就那么碰巧,上个洗手间的功夫,人就没了?”

“你别忙着哭,我问你,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出入?”

“没有……”

苏静摇头,满眼皆是茫然无助的模样,厉远冥看的直拧眉心,头疼不已。

她什么都不知道,这还怎么问?

磨蹭了许久,苏静也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,而程殷也有些坐不住了,“厉总,这是我们夫妻俩的电话,我还有急事,就先接静静回家了,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,行吧?”

给了号码又给了名片,厉远冥瞟了眼名字,无奈之下,也只能点头同意。

苏静又不是幕后黑手,而且还帮着忙前忙后,他就算再生气,也气不到他头上。

可他的浅茵,究竟去了哪里?

夜色掩映,机场旁边的小巷里里聚了两拨人,而李铭赫然就在其中,把已经弄昏迷的梁浅茵递给对面的年轻男子,嘿嘿笑道:“人给你,这事就算完了啊。”

“当然,你的速度不错,我会给你好评的。”

年轻男子的脸隐藏在黑暗里,只能从声音里听出一丝阴冷,李铭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,赶紧就调头跑了,“哥几个,回去喝酒了!”

那个小娘们已经交给买主,以后是死是活,都不着他的事!

一伙人飞快的溜走,年轻男子无声的弯了嘴角,勾出点冷笑,他要的只是梁浅茵而已,若要弄这些个男人,还嫌脏了他的手。

只不过抱着怀里轻盈如羽的身体,又略皱了眉,她也太瘦了吧?

抱着人匆匆走到小巷旁停着的车里,宽敞的后座还等着个男人,见他抱着人上车,眉头就略皱了皱,但还是轻声问了句,“要催眠的就是她?”

“嗯。”

宽敞的商务车里亮着橘色的小灯,男人仔细打量了眼梁浅茵,眉头越发紧皱,“方知,她的身体太弱了,接受不了高强度的催眠术。”

“那我不管,她身体不好我可以给她治,但她脑子里只能记着我想要她记住的东西!”

方知一下暴躁起来,脸庞不经意露在橘色的灯光下,是张颇为秀气阴柔的脸,但眉目间又透着浓浓戾气,生生破坏了好相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