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51章 我是谁?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1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周玉芬被骂得脑瓜子嗡嗡的,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,而厉忠域从楼上下来,奇怪道:“你在和谁打电话?”

“不知道是谁。”

周玉芬摇头,“有个神经病女人说梁浅茵已经被人卖到了穷山沟里面,叫我们趁着厉远冥焦头烂额的时候,想办事搞点事情,你说她是不是有病?”

“梁浅茵被卖了?这可真是个好消息!”

厉忠域倒是高兴的很,“快快快,给厉远冥打电话确认下,如果梁浅茵真不见了,那咱们不给厉远冥整点麻烦,不把厉氏夺回来,都对不起老天爷的特意安排!”

“哎,对啊,厉氏那就是咱们俩的,得拿回来!”

周玉芬一听,也来劲了,赶紧就给厉远冥拨了电话过去,国外已经午夜过后,而厉远冥还在坚持不懈的寻找,看见周玉芬的电话号码,顿时就想也没想的挂断了。

他花钱找了上千人帮着一起找梁浅茵,但依然毫无线索,不知他的浅茵究竟在哪里?

琥珀色的眸子里缀着浓浓疲惫,脚下依然还在不停的穿梭于大街小巷,周玉芬的电话又拨了进来,厉远冥掐了下眉心,才点了接通。

电话刚通,周玉芬的大嗓门便传了过来,“厉远冥,梁浅茵在哪里?我找她有事!”

一听她提到梁浅茵,厉远冥的怒火瞬间就爬了起来,“有事跟我说!”

“嘿,你这是什么态度啊?”

周玉芬也恼了,“你们那不是午夜过后吗,你赶紧的把她叫醒,我有重要事情跟她说,别磨磨蹭蹭的,叫人着急!”

“她睡了!你有事就跟我说,少啰嗦!”

往日厉远冥也没有这么大的火气,但梁浅茵消失了近十个小时,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,他心里早就已经窝了团火,无处宣泄。

周玉芬还敢纠缠他,自然没有好脸色给她。

厉忠域一听,赶紧就给周玉芬撑腰,“厉远冥,你那么不耐烦干什么?就算你不待见我们,那梁浅茵也是我们名义上的儿媳妇,我们俩找她谈点事情,又怎么了?”

“那我还就跟你直说了,梁浅茵她没有话想说你们说!”

老是不肯说事,还始终缠着梁浅茵的问题不放,厉远冥也失了最后一丝耐心,直接就接周玉芬的名字拉进了黑名单。

他也想找浅茵通电话,问问她现在怎么样了,但谁又来给他指条明路!

电话蓦然挂断,再打过去,就怎么也打不通了,周玉芬也懒得再打,就冲厉忠域阴笑道:“我敢打赌,梁浅茵那个贱人肯定出事了!”

“我也这么觉得,不过咱们现在怎么办?直接去夺厉氏吗?”

“你是不是傻?老头子还在呢,咱们得先探好消息,确定厉远冥和那个许风不在厉氏以后,就直接切断老爷子和厉氏的通讯,想夺厉氏就会容易许多。”

“行,你说怎么办,我就怎么办。”

厉忠域只爱钱,至于周玉芬要怎么拿到钱,他却是半点都不想知道。

周玉芬也嫌他碍手碍脚的,想到厉氏,眼晴里就闪闪发光,虽然这几年厉氏被老头子和厉远冥折腾的不成样了,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。

只要帮助厉忠域拿到厉氏的管理权,还怕以后会没有钱用吗?

是夜。

梁浅茵幽幽醒转,看着陌生又熟悉的房间,脑子忽然就炸疼起来。

痛苦的呜咽声惊动了门口的佣人,很快方知和何煜就冲了进来,一看梁浅茵痛苦的模样,方知也急了,“她怎么回事!”

“我都说了她身体虚弱,受不得刺激,你非不信!”

何煜知道肯定催眠术给梁浅茵带去副作用了,但当着梁浅茵的面,他也不敢说。

而方知瞬间反应过来,立即就让人拿来了止疼药,柔声哄道:“雁儿,你把药喝了,喝了药药,你的头就不疼了。”

“不,我不是雁儿,我是,我是……”

梁浅茵本能的回答,可瞬间头疼的更厉害起来,拼命的拿额头撞墙,“我不是雁儿,我是谁?我是谁!”

方知听着那一声声沉闷的撞击,也急了,“雁儿,你别这样!你头会撞破的!”

“不,我不是雁儿,我要离开,我要离开这里!……”

额头已经撞出了鲜血,但梁浅茵浑然不知,跳下床就要跑,但方知一把就捞住了她,眼神里隐隐带着狰狞,“我说你是雁儿,你就是雁儿,给我乖乖的待在这里,哪都不许去!”

“不,我要离开!”

梁浅茵疯狂摇头,眸里已经泪水涟涟,她不知道自己是谁,但很肯定不是所谓的雁儿,她要离开这里,她要去找到自己的记忆!

何煜看方知已经濒临暴走,立即就找来了镇静剂,“先让她冷静下来再说。”

“你终于聪明了一回。”

方知嘲讽了声,手里则紧紧扣着梁浅茵,梁浅茵没办法反抗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何煜把针扎进自己手臂,没多大会儿,所以的一切都归于平静,无风也无浪,再无波澜。

“你好,我是何煜,这位是你的哥哥,方知。”

何煜怕方知暴戾起来,会出手伤了这个瘦弱的女人,率先开口介绍了句,才又说道:“你慢慢的想,是不是对这里很熟悉?”

他的声音平静柔和,带着莫名的抚慰,梁浅茵也逐渐放松下来,愣愣的看着他,“我头疼,什么都不想不起来……”

“你头疼就对了,你之前出了车祸,撞伤了头,连记忆也受了损伤。”

何煜温和的笑笑,安抚道:“你和方知相依为命长大,记忆深处肯定有许多关于你和他之间的事情,你慢慢的想,总有一天,你会记起来你是方雁的。”

“可我的潜意识告诉我,我不叫方雁,我也不属于这里……”

梁浅茵看着淡粉色的公主系房间,满眼都透着陌生,但情绪被药物所压制,说出来的话都是平静无波,“我不喜欢粉色,我记得好像梁……”

话到嘴边,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那个名字,倒是想的厉害,脑子又生疼起来。

“既然暂时想不起来,那就先不要想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