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53章 温柔面具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4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那般阴恻恻的样,一点都不像在说笑话。

梁浅茵瞬间明白过来,这哪是亲哥哥,分明就是随时会暴走的魔鬼啊?

打死她都不相信会和方知有血缘关系。

眼看着方知和何煜已经进了咖啡厅,梁浅茵立即就和车里的司机说道:“司机大哥,我要上厕所,你就在这里等着我,我一会儿就回来,听见没有?”

“哎,你……”

司机从驾驶室里探出半个头,想说什么来着,但梁浅茵已经撒丫子跑进了医院旁边的小巷子里,也顾不得许多,见路就钻。

只是跑着跑着,忽就有些感觉不对劲起来,这地方怎么越跑越阴森?

惨白的路灯照着地面,四周阴森寂静,惊的梁浅茵都不敢回头看,只顾埋头往前冲,但很快就冲进了条死胡同,没有出路了。

心里恼的直咬牙,她的手机都被没收了,若是有个手机,也能知道自己在哪里啊?

听着寂静的巷子里响起杂乱的脚步声,梁浅茵知道肯定是方知追过来了,心思几转,立即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,“哥,我怕……哥,你在哪里,快来救我啊……”

低泣声随着夜风传开,很快就引来了方知和何煜,一看她吓得蹲在地上哭,原本还满腔怒火的方知也瞬间柔和下来,“雁儿,哥在这里呢,你别怕。”

“哥,这里好阴森,我害怕!”

梁浅茵一头扑进方知怀里,哭得语不成调,“我好怕,咱们回家好不好……”

“好,好,哥这就带你回家。”

方知喜上眉梢,赶紧就拥着她离开,而何煜跟在两人身后,眉间有一抹深思,她是真的因为上厕所而误入此地,还是情急之下,扮了柔弱蒙混过关?

不过压制她记忆的催眠术,看起来并不是太起作用。

但这又关他什么事?

方知在F国的家是一栋大别墅,而家里佣人全是从国内请过来的,并不会让梁浅茵感受到身在异国他乡的孤独。

回到别墅之后,立即就有年轻的女佣过来迎接梁浅茵,带她上楼。

房间依然是粉嫩的公主色系,梁浅茵都无力吐槽,看女佣在淋浴间给她放洗澡水,便走了过去,好奇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回小姐,我叫小兰。”

“小兰?”

梁浅茵嘀咕了声,看看窗外如墨的夜色,又小声问道:“那你知道这是在F国的哪个地方吗?还有,我真的是方知的妹妹方雁吗?”

“小姐,您真的是方雁,您还是别想太多了,就好好的留在这里吧。”

小兰给她调好水温,便往外走,“您沐浴吧,我就在门外候着,有事您叫我就行了。”

“哎,你别走,你就在那玻璃门口站着。”

梁浅茵的确想好好沐浴更衣了,但又唯恐会有人闯进来,只能叫小兰在那里挡着,小兰也不敢有异议,就陪在门口。

梁浅茵这才放心的进了浴缸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小兰聊天,“你看我的记忆都忘记了,那你和我说说,我以前是个什么样子的人?”

“小姐以前很活泼的,少爷也宠着您,大家都很喜欢您。”

“哦……那方知呢,他以前什么样的?”

“少爷对下人都挺好,脾气也挺柔和的,是个不错的人。”

小兰说的很平静,但梁浅茵觉得她说的和自己见到的根本就不同,有些无趣的道:“他今天一掌把我推的摔到床下面去了,这也叫脾气柔和?”

“这个……自从您生病以后,少爷的脾气就怪了许多,您别误会他。”

“听你的意思,他的暴戾还是因我而起?”

梁浅茵有些好奇,但小兰却没了声音,眼神惊恐的望着房门口的男人,身子已经抖得像是秋风中的落叶,少爷这是要杀了她吗?

但她真的没有胡说什么啊。

“小兰?”

浴缸里的梁浅茵发现不对劲,立即就起身披了浴袍,把自己裹紧了,这才打开玻璃门,一见方知就在自己房里坐着,顿时就沉了脸,“哥,你怎么擅闯我的房间?”

“这栋房子都是我的,我想去哪不可以?”

方知阴幽幽的声音响起来,梁浅茵一听,便知他肯定生气了,虽不知气的什么,但还是讨好笑道:“哥说的是,我方才和小兰闲聊呢,你是来喊我吃宵夜的吗?”

“嗯,你去吃宵夜,我和小兰有话要说。”

梁浅茵扫了眼小兰已经吓到身如筛糠,两腿发软的样,赶紧就软了嗓子,给小兰求情,“哥,咱们一起去吧?”

只可惜方知根本不为所动,“她在你面前乱嚼舌根,我饶不了她。”

“哥,是我非要问小兰的,那你也绞了我的舌头吧!”

梁浅茵也动了意气,不高兴的道:“我记忆都没了,你总不能让我连问人的权利都没有吧?天天像个傻子似的,谁受得了?”

方知眼睛一瞪,“谁改说你是傻子,我灭了他!”

“别人不说,我自己觉得啊?”

梁浅茵看他态度有所软化,也就赶紧拉着他走了,“哥,我也饿了,你陪我去吃夜宵,下次我有什么问题,就直接问你,好不好?”

“嗯,这个倒是可以有。”

方知的态度缓和下来,只不过临出门前,仍是回头阴恻恻的看了眼小兰,这才离开。

小兰两腿一软,瞬间眼泪成河,又不敢哭出声来。

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黑衣人拽住她,拖到了后院,而梁浅茵并没有注意到所发生的事情,看桌上摆着满满的中式小吃,脸上也终于露了点真心笑容。

方知看在眼里,笑道:“这些小吃都是刚出锅的,你尝尝?”

“哥,你也吃。”

梁浅茵现在叫哥叫的是越来越顺口,仿佛已经接受了事实,而方知也听得满心高兴,脸色柔的好像医院里的那个魔鬼并不是他。

只是梁浅茵已经受到了惨痛教训,又怎会相信他的温柔面具?

有了梁浅茵的刻意讨好,方知被逗的很是高兴,言谈间完全看不出丝毫戾气,只不过梁浅茵看着小兰遍体鳞伤的出现在客厅时,脸色陡然就变了。

她只以为方知放过了小兰,谁知道他竟然还是派人把小兰打成了重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