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54章 喝凉水都塞牙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2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看着披头散发,浑身伤痕累累的小兰,梁归茵也红了眼眶,怒声质问:“哥,你为什么要将小兰打成这样?”

“雁儿,你方才和哥聊的那么高兴,为什么要提这些不愉快的事情?”

方知的声音冷淡下来,还隐约透着丝失望,梁浅茵咬咬牙,不许他岔开话题,“方才的确是挺愉快的,但你答应了我不动小兰,你怎么能出尔反尔?”

“你为了一个佣人,竟然质疑我?”

“对,我就想知道,你为什么要打无辜的小兰!”

梁浅茵也恼了,这个神经病,一言不合就要打人是吧,那就打死她好了!

她再也不要受他的胁迫!

“你知道,我舍不得打你的。”

方知的脸色迅速阴冷下来,朝小兰招了手,小兰满眼绝望的看了眼梁浅茵,最终还是蹒跚着走了过来,梁浅茵察觉到不对,立即问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打她吗?”

方知笑了下,笑容却阴恻恻的,待小兰走到桌前,拿起手边的鞭子就狠狠甩到了小兰身上,疼的小兰瞬间惨叫出声,痛苦的蜷缩成一团,却哭都不敢哭。

梁浅茵惊了,就要去拉鞭子,但方知已经又狠狠一鞭打了下去,“她在你面前乱嚼舌根,你却为了她质疑我?”

“方雁,我才是你的哥哥,亲哥!”

说不了两个字就打一鞭子,地下的小兰已经疼到喊不声来了,那双望着梁浅茵的眼睛布满绝望和悲凉,牙齿死死的咬着唇,已经鲜血横流。

梁浅茵整个人都哆嗦起来,脑子里炸疼不已,满眼都是那鲜红颜色。

她要怎么办,才能救下那个无辜的女孩?

看方知还没有解气,梁浅茵儿就忽就拿了个蟹汤包,逼着自己露出无所谓的笑容,“哥,你什么时候能打完?包子快凉了。”

说罢又逼着自己忍下恶心感,一口一口的吃下了包子。

那副无所谓的样,倒是让方知愣了下,又狐疑道:“雁儿,你不管她了?”

“有哥管她就行,我为什么要劳神费力?”

梁浅茵已经知道方知对自己的这个妹妹有变态的占有欲,再也不敢随意亲近谁,拿了个包子递给他,“打累了没有?吃个包子补充下体力,完事接着打。”

“那算了,哥陪你吃包子。”

既然梁浅茵都不在意小兰了,方知也懒得再废那个力气,叫人把小兰扔到柴屋去,才又带着满脸微笑,宠溺道:“吃过宵夜,哥陪你四处转转,怎么样?”

“行啊,我一失忆,这屋子都跟没住过似的,正好熟悉熟悉。”

梁归茵欣然同意,而方知看她如此乖巧,也甚为满意的点了头,吃过宵夜,便领着梁浅茵在庭院里转悠,说说闲话。

他这别墅挺大的,光外围的草坪都走得腿累,不过梁浅茵是奔着查看地形去的,也就和方知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偶尔看见围墙上闪过细微火花,又好奇道:“哥,那是什么?”

“电网,要是谁敢擅自逃跑,十万伏的高压电,瞬间就会把她电成焦炭。”

方知状似无意的解释了句,又意味深长的看着梁浅茵,“雁儿,你不会那么蠢的吧?”

“哥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梁浅茵知道他在试探自己,顿时就生气的跺了脚,“你千辛万苦把我治好,就是把我当贼防着啊?我想离开,我直接跟你说,走大门不就行了。”

“哼,都说骨肉亲情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,你怕什么啊?”

“我这不是怕你不要我了吗?”

方知大概觉得自己试探的方式不对,赶紧就给梁浅茵赔了笑脸,“你说的对,你要去哪里玩,直接走大门就行了,这电网是防着那些居心不良的坏人的,跟你没关系。”

“那就好,不然我就得以为我是你抓回来的贼,而不是你妹妹了。”

梁浅茵拍着胸口,如释重负的笑起来,方知看她信了自己的话,也笑了起来,“走,今晚夜色不错,咱们多转转。”

“好嘞!”

知道方知是个什么脾气,梁浅茵也就尽量不惹怒他,顺着他的话去做,也能相安无事。

只是不知道柴房在哪里,小兰还好吗?

梁浅茵被强行封住记忆,已经忘了从前的一切,而厉远冥寻了她三天,已经心力交瘁,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。

许风带着人过来,也于事无补,这会儿接到手下人打来的电话,更是头疼的不行,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人倒霉的时候,喝凉水都塞牙啊?

看厉远冥面色憔悴的坐在大树底下,咬咬牙,还是快步走了过去,“厉总,方才厉氏那边来电话,说您的父亲和继母在公司大闹,执意要接手厉氏,您看这个怎么处理?”

“这两个老混蛋!”

厉远冥恼的狠狠一拳砸在树上,粗砺的树皮磨破了手背也不自知,嘶哑的嗓音里带着浓浓怒意,“你马上带人回去处理此事,我留在这里继续找梁浅茵。”

“厉总,他俩敢大闹厉氏,肯定就是仗着您不在,您不回去,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许风并不同意他的做法,劝慰道:“我们已经报警,也安排好了人手驻扎在这边寻找,您就算是再着急,也只能耐心等待,那不如回国收拾了他们再说。”

“可梁浅茵还在等着我救她,我怎么能离开?”

“您看现在的情况,您就算心急如焚,也没有用啊?如果有夫人的消息,救援队会第一时间出动,并不需要您亲自动手,但是让您父亲把几个公司搞垮了,您哪来的财力支撑您大规模的搜索夫人?那时候想要找到她,希望就越发渺茫。”

许风苦口婆心的劝他,想让他理智些。

他们已经是派了最精锐的人手来寻找梁浅茵失踪的线索,与其在这干耗着等消息,倒不如先解决了厉忠域和周玉芬,免得前线告急,后院还失火,夹在中间哪顾都不是。

厉远冥并非不明白这个道理,只是他去追姚娇的功夫,自己的妻子却就平空消失了,这让他怎么能甘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