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55章 扒了他的皮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8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想到姚娇,立即又交待道:“找人去逮姚娇,我去追她,梁浅茵就失踪了,说不定就是她用的声东击西之计,还有这个女人,也给我派人盯紧了她。”

厉远冥把苏静的号码给了许风,自己则起了身,“你随我回去处理厉氏的事情。”

“行,那我马上预订机票。”

许风看他想通了,也高兴起来,赶紧订了回国的机票,这边的事情有专人看守着,不会出问题,至于厉忠域和周玉芬,准备迎接暴风雨吧!

别墅里,梁浅茵好好休息了一天,待到第二天傍晚时,才从楼上下来。

方知和何煜正在客厅里闲聊着,看见她下来,何煜就笑着先开口了,“小雁儿,休息的怎么样?头还疼吗?”

他问的亲切自然,但梁浅茵看见方知瞬间就阴沉了脸色。

眸光微转,瞬间就明白过来,方知大概是觉得何煜抢了他该说的话了吧?

掩嘴轻咳了声,用眼神示意何煜去看方知的脸色,何煜是收到她传递的信息了,但方知看她俩眉来眼去的,脸色越发阴沉的厉害。

没等何煜再开口,已经阴声说道:“以后你就呆在你的房间里,不许再来前厅。”

“方知,你也太狠了吧?”

何煜郁闷了,但看方知脸上已经阴沉如墨,也只得无奈摇头,“刚刚还说一起吃晚饭的,那是不是我的晚饭也没着落了?”

方知阴阴的看着他,“今晚没着落,和永远没着落,你选哪一个?”

“得,我回后院去了。”

何煜知道方知疯狂起来连疯子都自愧不如,也不想触到他那根疯掉的神经,识趣的没再和梁浅茵打招呼,起身回后院去了。

梁浅茵坐到方知对面,有些嫌弃的皱了眉,“哥,他什么时候滚蛋啊?”

“谁?”

“就是何煜啊?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看见他总有种讨厌感,好像他对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似的。”

梁浅茵随手拿了个橘子剥着吃,忽然又抬了头,有些郁闷的望着方知,“哥,你说他该不会趁我睡着了的时候,把我那啥了吧?不然我怎么会有那种感觉?”

“你呀,成天脑子想太多了,哥可以担保,他虽然很讨厌,但绝对没那个狗胆动你。”

方知笑了起来,方才的不悦似乎一扫而空,只是眼底却藏着极深的戾气,要是何煜敢动方雁,那自己绝对扒了他的皮,抽了他的筋!

“行吧,没有就没有,我相信你。”

梁浅茵吃着橘子,随口说了一句,方知却是听的甚为感动,雁儿肯相信他了?

晚饭还没到点,梁浅茵聊了会儿,便找借口往外跑,昨晚夜色太黑,她也没瞧清这别墅是什么模样,更没有找到柴房,今天刚好趁着傍晚找找。

晚上有机会,还能悄悄去看小兰。

而方知坐在客厅里,脸色阴沉的吩咐那些佣人,“你们盯紧小姐,她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要向我汇报,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是,少爷。”

小兰的下场犹然历历在目,佣人们不敢不从,纷纷低着头退走了。

梁浅茵心心念念的就是找到柴房,救小兰脱困,也没注意到暗处多了无数双眼睛。

暮色下,偌大的别墅像是一座城堡,夕色照映其上,平空多了几分森严。

梁浅茵也终于看清了围墙上的电网,看那高度,围墙就该有五米以上,再加上面矗立的高压电网,都快有三层楼高了。

这么高的围墙,哪个凡人能飞得过去?

而看这围墙的架势,就算是监狱,也没有这么个造法吧?

梁浅茵已经知道方知不是正常人,但也没想到他会疯狂到如此地步,摇摇头,看来除了从正门出去,别的地方是休想过人了。

不过既来之则安之,不弄清楚方知的意图,她也不会再擅自逃跑。

看了眼高高的围墙,顺着小径走向后花园,有剪枝的佣人礼貌问好,梁浅茵想到小兰的悲惨遭遇,也就只是冷哼了声,高傲的扬长而去。

既然亲近是祸害的另一个代名词,那她宁愿佣人们暗地里恨她。

她这般态度,很快就传到方知耳朵里,方知倒是满意的点了头,他的小妹终于又回到了以前的模样,很快就将是幸福的一家人了。

梁浅茵知道方知派了人监视她,也就悠闲的乱逛着,出了后花园,就到了后院,小小的围墙隔出了两个世界,没有主家吩咐,佣人是不可随意到前院来的。

见墙边有小女佣在收衣服,上前随意问了句,“柴房在哪里?”

小女佣一个激灵,哭丧了脸,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“我就是问个路而已,你怕什么?”

梁浅茵看她都吓哭了,也只好摇头走开,但身后却传来阴沉如冰的声音,“我带你去。”

方知本来想找她回去一起吃晚饭的,但没想到刚来就听见她问柴房的位置,怎么着,还不放心那个嚼舌根的小贱人?

阴冷的声音如寒冰刺骨,梁浅茵也打了个激灵,暗恼不已。

回了头,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笑道:“行啊,你带我去。”

既知方知的德性,她也只敢手搭着凉篷,笑意凉凉的望了眼天边落日,“哥,你说我们俩有一起欣赏过夕阳吗?”

“有,小时候你很爱看夕阳,但后来就不爱了。”

方知没看出什么异常,也就淡淡的补充了句,“走,我带你柴房。”

“也好,”梁浅茵也并未拒绝,慢悠悠的跟在他身边,“哥,你说我为什么不爱夕阳了?其实现在看看,夕阳也挺美的,尤其是和有心的人在一起欣赏。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方知摇头,眼神阴沉的望着她,“雁儿,你觉得我是有心,还是没有心?”

“嗯?这个问题好奇怪。”

梁浅茵歪头看看他,忽就笑了,“方知对方雁挺有心的,至于其他人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方知沉默的盯着她的笑容,过了几秒,才蓦然往前走,“去柴房。”

“好,”梁浅茵点点头,跟着他身边,没再说话。

一路往西边走,到了别墅靠西的最角落,就见几间杂屋座落在暮色里,梁浅茵跟着方知靠近中间的那座屋子,就听痛苦哀嚎声从屋里传了出来,在暮色里回荡。

让人毛骨悚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