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58章 她是我的人了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2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我自有计划。”

厉远冥冷淡的瞟了他们一眼,修长手指不紧不慢的敲着桌面,“今日之事,我不与你们计较,但再有下次,谁闹事谁就交出股份,给我滚出厉氏。”

“是是是,之前都是我们被猪油蒙了心肝,您放心,以后绝对不会了。”

“厉总,那我们都等着您回来啊?”

老董事们赔着笑脸,已经完全忘了厉忠域和周玉芬,气得两人咬紧了牙,怒道:“你们这群出尔反尔的狗东西,厉远冥逗着你们玩的,你们居然都信他不信我们!”

“等厉远冥把你们玩死了,让你们哭都没地儿哭!”

“喂,厉忠域,你自己有几斤几两,你自己心里就一点数都没有吗?”

有人忍不住反怼过去,只不过看厉远冥的脸色并不好,也不敢多说什么,毕竟人家是亲父子,要是厉总给厉忠域撑腰,那岂不是惨了?

厉远冥敲敲桌,眼底有着一抹凉笑,“你也别说我欺负你,给你半年的时间,你若能让厉氏的生意走上正轨,那我就心甘情愿的将厉氏交到你手里,如何?”

“半年?不行!至少得三年!”

厉忠域想也没想的摇头,厉远冥听的好笑,“就半年,你若不愿,那就试也不用试。”

有了这半年时间缓冲,很多事情应该都能解决了。

顿了顿,又问道:“财务经理在哪?”

“厉总,”财务经理赶紧起身,厉远冥瞟了他一眼,才淡声交待道:“厉忠域接手公司的这段时间,所有进出款项都得仔细研究,若让他挪用了半分公款,我唯你是问。”

财务经理一个激灵,“知,知道了……”

“还有各个部门,你们可以全力配合厉忠域,协助他完成日常工作,但若是敢和他联手玩把戏,那就别怪我厉某人不讲情面,送你们去牢里,让你们下半辈子都衣食无忧。”

他可是丑话先讲在前头的,敢玩猫腻,那不别怪他下手不留情。

一众高管面面相觑,都不敢大声喘气。

人家厉总都是玩明面上的威胁,但向来言出必行,敢违他的令,那真的会衣食无忧。

“散会。”

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弄妥,厉远冥直接就起身出了会议室,许风赶紧跟上去,低声问道:“厉总,是送您回老宅休息,还是去赶飞机?”

“订机票,我要去找梁浅茵。”

飞机上也能休息,厉远冥并不想耽搁时间,许风知道他担心梁浅茵的安全,也没有劝,只是刚想拿手机,有小秘书匆匆跑过来,“厉总,有您的电话,那人说一定要找您。”

许风看看皱眉的厉远冥,赶紧问道:“对方没说是谁?”

“没有,他知道厉总在开会后,就让厉总散会后一定要给他回过去。”

小秘书摇头,而许风瞬间就看向厉远冥,见厉远冥眼神陡厉,便知道他也想到梁浅茵的事情上去了,赶紧就催促小秘书,“号码在哪?赶紧回过去!”

“不,先叫几个懂技术的过来,给我定位对方。”

厉远冥不让许风先打电话,而许风也瞬间反应过来,赶紧打电话找人,半个小时后,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小青年便抱着电脑过来了。

“青城最好的电话追踪技术员,只要电话信号在地球上,就能检测到具体位置。”

许风介绍了句,厉远冥也只点了头,蓦然想到梁小阳的信号追踪技术,眼里的伤痛更深,他怎敢告诉孩子,自己把他们的妈妈给弄丢了?

狠狠掐了几下眉心,感觉脑子清明了些许,这才拨了号码出去。

远在F国的方知打从看见梁浅茵昏迷以后,整个人就陷入了暴戾状态,见人打人,见物砸物,就连何煜都不敢靠近他,只能在门口张望。

而方知就不眠不休的守在梁浅茵床边,看的何煜都甚为不解,他虽然是心理医生,但也闹不明白方知到底想干什么。

他的人格分裂症,都已经无可救药了吧?

明知道梁浅茵是外来者,却偏偏要把她当成方雁,既然那么想念方雁,那就好好的宠着人家不行吗,非要用那么血腥的手段逼她屈服?

从前真正的方雁受不了他,现在这个被迫接受方雁身份的女子,还是同样受不了他。

再纠缠上去,同样是方雁,也只会有同样的是结局。

只可惜,这些话他不能说。

何煜站在走廊里,默默的研究方知的过激行为,而方知就静静的盯着仍然昏迷不醒的梁浅茵,自己又让她害怕了吗?

明明自己就那么疼她,她为什么总想着逃离?

电话铃声突兀响起,打破了一室寂静,也惊醒了沉思的人,方知看了眼电话号码,眼里忽就起了戾笑,点手点通,又冷冷说道:“她在我手里,但你休想再要回她。”

自己已经接受了她是方雁,那她就只能属于自己!

“开个条件,竭我所能,必然办到。”

厉远冥的声音很冷静,见那小青年已经在迅速又无声的敲击着键盘,才又接着说道:“她已经嫁了人,还有两个孩子,你与其把她卖给别人,卖给我只会得到更多的利益。”

“不得不说,你的口才很好,甚至比以前还要棒多了。”

方知走到窗边,要笑不笑的道:“但是很可惜,我就只要她,什么条件都不换。”

“以前?我们之前见过面?”

“哎呀,一不小心说漏嘴了啊?那还真不好意思,让你多费神了呢。”

方知的笑声很欠揍,他却笑的兀自开怀,“厉远冥,你妻子既然已经落在我手里,那她就是我的人了,你就算把她找回去,她身上也已经有了属于我的烙印,懂吗?”

“你!”

“诶,别激动啊?你放心,我也会好好疼她的,亏待不了她。”

“那你打电话给我,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我就是告诉你,梁浅茵在我手里而已,从此以后她就是我的人,而你乖乖放手成全了我和她,她还能有好日子过,否则的话,我也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呢。”

厉远冥脸色一厉,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