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59章 谁才是窝囊废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3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随你怎么想喽?反正梁浅茵已经是我的人,你抢回去,也只是膈应你自己而已。”

想到厉远冥气歪了脸的表情,方知得意的咯咯笑起来,从前厉远冥害了方家,那自己就抢了他最心爱的妻子,让他心里永远都有个解不开的结!

笑声未落,电话已经被挂断了,等厉远冥再拨过去,已经变成了关机状态。

咬了牙,看向小青年,“追踪到地址了吗?”

“已经追踪到了,只不过挺远的。”

小青年移了下电脑,让厉远冥也能清楚的看见画面,“看见那个红点没有?那里已经处在F国的b市,至于具体在b市的哪个位置,时间太短,没有追踪到。”

“F国?难怪我们搜了那么久,都没有搜到人。”

许风震惊了下,而厉远冥阴沉了脸,是他大意了,久寻不着,就应该想到已经离开的。

可谁会想到那么短的时间里,一个大活人会被偷运出境?

眸光微浮,看向那小青年,“跟我去一趟b市,开销全包,给你高于行情五倍的工资,如何?”

小青年的追踪技术不错,必要时说不定能帮上大忙。

“行啊,有钱不赚,那是王八蛋。”

这么好的事情,小青年也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,两个小时后,厉远冥便和小青年登上了前往b市的飞机,留许风在国内照应几家公司。

他来去匆匆,根本没做停留。

而厉忠域和周玉芬的计划却因此而流产,恼的在总裁室里大发脾气,待许风匆匆送完厉远冥回来,就见整个总裁室像遭受了暴风雨袭击似的,一片狼藉。

几个小秘书怯怯的站在门口,也不敢进去,看见许风过来,这才赶紧说道:“许特助,他们俩太不讲道理了,我们实在赶不走,还是你想想办法吧。”

“对啊,这两个人就知道耍横,咱们报警吧?”

“不用如此。”

许风摇头,看周玉芬拿了办公桌上的玉制貔貅就要砸下去,顿时就惊呼了声,“周夫人,那尊貔貅价值不菲,你还是悠着点好。”

“什么价值不价值的,又不是我的东西,我不心疼!”

“哎,你等等,等等!”

许风上前拦住她,微笑道:“你怕是忙了,厉先生和厉总之间还有半年的赌约吧?这万一要是赌赢了,你们现在砸的,可都是你们的财物。”

这么一分析,周玉芬吓的赶紧就抱住了玉貔貅,许风又笑了笑,“你想啊,就算赌不赢,那你们也要在这工作半年,这半年内,办公室里的东西都归你们管,你说玉制的东西砸到地上它就成了一堆不值钱的碎末,你拿它干点什么,不比砸地上强?”

“诶,你这么分析,也挺有道理的啊?”

厉忠域两眼发光的看着周玉芬怀里的玉貔貅,“你刚刚说,它值多少钱?”

“钱不钱的无所谓,关键是这个玩意儿的寓意,它叫貔貅,是古代的神兽,有吞纳八方钱财而不泄露半分的功效,你说你把这东西卖了,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?”

许风推了下眼镜,笑道:“厉先生难道就不想赢了赌约?”

“哼,我们肯定会赢的!”

周玉芬想了想,转手郑重其事的把玉貔貅放在了办公桌上面,“既然它和财神爷是差不多的意思,那我就把它供起来,谁动它,我和谁玩命!”

“还是周夫人有远见,高明。”

许风夸奖了句,听的周玉芬一下得意起来,看看满地的狼藉,又恼怒的瞪厉忠域,“都叫你少砸点了,你非不听,这可都是砸的咱们自己的钱,你懂不懂?”

“那你方才不也砸的挺欢吗?”

厉忠域嘀咕了句,也不敢和周玉芬顶嘴,转眼看见门口的那几个小秘书,又骂道:“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?看见我们砸东西,都不知道阻拦?”

“诶,厉先生,她们只是几个小姑娘而已,和她们发脾气,难免失了你的风度。”

许风笑着拦下他,回头又说几个小秘书,“还傻愣着干什么?赶紧去拿扫帚和簸箕,今晚不把总裁室打扫干净,不许下班!”

“是,许特助!”

几个小秘书得了他的吩咐,一溜烟儿的跑远了。

厉忠域为了风度,也不好意思追着骂,而周玉芬也反应过来,笑眯眯的道:“许风,老厉并不太懂经营公司,这半年时间,就得你多费心辅佐他,尽早的掌控厉氏。”

“夫人放心,我在厉氏也有股权,不会放任厉氏不管的。”

许风表明了态度,看他俩已经不再乱发脾气,这才又笑着告辞,“今晚已经太迟了,两位也回家休息吧,明日我就开始和厉先生交接工作。”

“行,那就辛苦你了。”

周玉芬这会儿的态度好得不行,等许风离开后,厉忠域才不高兴的说道:“他虽然手里有股权,但也就是穷打工的,你那么巴结他干什么?”

“你是不是蠢?是不是蠢!啊?”

周玉芬听他说话就气不打一处来,“我可告诉你,厉远冥当甩手掌柜的时候,三家公司都是许风在掌控,他甚至比厉远冥更了解公司,懂吗?”

“你和他打好关系,让他诚心辅佐你弄好业绩,你还怕会输了赌约?”

“不是吧,许风能有那么厉害?”

“你还能再蠢点吗?光凭厉远冥一个人,他能干多少事情?余下的事情,哪件不得过许风的手?打今儿起,你别给我装老子,就给我好好的哄着许风!”

“哦,”厉忠域似懂非懂,但已经习惯了听从周玉芬的话,周玉芬看他的窝囊样,恼的拿指戳他的脑门,“你说你脑子里成天都想的什么东西?”

“现在虽然没抢到厉氏,但好歹也拿了半年掌控权,你给我费点神好好干。”

“还有梁浅茵那里,厉远冥肯定没找到她,才会这么快就又跑得不见人影了,你派点人去捣乱,他越迟找到梁浅茵,咱们就越有可能得到厉氏。”

“你说的倒是好听。”

厉忠域知道自己的脑子不如周玉芬灵活,但也不喜欢她戳自己的脑门,不高兴的道:“我只管厉氏的事情,梁浅茵那里的事情,你自己想办法去办。”

“行行行,我自己去办,真不知道我当初造了什么孽,竟然会嫁给你这个窝囊废?”

周玉芬骂起人来毫不嘴软,厉忠域脸色一怒,又愤愤的憋了回去,哼,总有一天,自己会向她证明,谁才是真正的窝囊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