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60章 弄死他!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5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黑夜沉沉,掩盖了数罪恶和血腥。

梁浅茵的房里通宵都亮着灯,方知在床前不眠不休的守了两夜,熬的满眼血丝,却也无人敢劝他回房休息。

天色微亮时,何煜起早过来看情况,见方知还守在床前,而梁浅茵还未苏醒,就忍不住皱了眉头,“方知,要不先将她送去医院吧?”

“不,她不喜欢医院。”

方知摇头,声音已经嘶哑下来,但仍执拗的盯着梁浅茵,不肯离开半步。

他不听,何煜便没有再劝,正准备离开,方知却又却又沉沉开口,“是不是你对了下了什么催眠术,所以她才会一直没有醒来?”

“方知,她昏迷前我根本没有接触过她,怎么给她下催眠术?”

何煜觉得他脑子的那根神经又开始要作祟,赶紧就先退出了房间,“我的建议就是你赶紧将她医院,至于你听不听,那是你的事情。”

“我他妈的就觉得是你在搞鬼!”

方知突然愤怒回头,手边的玻璃装饰品刹那间就砸向了何煜。

猝不及防之下,何煜也没有来得及躲开,额角顿时就被砸的鲜血直流,而玻璃饰品也摔落在地,碎成了一地渣子。

何煜懵了,不敢置信的捂着额头,“方知,你疯了?”

“对,我他妈的就是疯了!”

方知死死的盯着他,眼里有着浓郁杀意,“你要是再弄不醒她,我就弄死你!”

他费了巨资,好不容易才弄回来的人,怎么能说昏迷就昏迷,说不清醒就不清醒?他要的是活生生的人,而不是睡美人!

他这般不讲道理,何煜也想疯了,“我又不是医生,我怎么弄醒她!”

“那我不管!她不醒,你就去死!”

“我看你就是个神经病!”

何煜怒极之下,也懒得再管方知的事情,“你自己把她害成这样,不想着送医院,还来威胁我,你就等着她和真正的方雁一样,都死在你眼前吧!”

“何煜,我要杀了你!”

心底最深的痛苦被触及,方知瞬间就恼红了眼睛,满脸狰狞的扑向何煜,何煜也咬了牙,“你特么的就是个魔鬼,我和你拼了!”

这个疯子已经害死了他自己的亲妹妹,现在又想害无辜的人,就该他下地狱!

两个男人都红了眼睛,嗷嗷叫的打成了一团,地上的那些碎玻璃渣子扎进肉里也不觉得疼,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。

楼上的动静惊动了楼下的佣人和保镖,但是也没谁敢上楼劝架。

正打的热闹,房里却突然响起了虚弱声音,“好吵啊……”

“雁儿,你醒了?”

正在打架的方知狠狠一脚踹开何煜,何煜猝不及防,摔进了玻璃渣子里面,手掌顿时就被刺得鲜血淋漓,生疼不已。

心一横,干脆就咬了牙,逮往方知的小腿,狠狠往后一拉。

方知大概也没想到何煜会动手,瞬间就被拉的重心不稳,一头就摔了下去,砸的呯通一声,又瞬间惨叫起来。

地上那么多的碎玻璃渣子,何煜想想都替方知觉得肉疼。

只不过自己又咧嘴笑了起来,只觉得痛快,爬起来就要先去弄死方知再说,但楼下的保镖看着不对劲,已经纷纷冲了上来,厉声阻止他,“干什么?干什么?!”

眨眼之间,就已经拦在了方知面前。

方知这会儿也爬起来了,脸上扎了玻璃渣子,鼻子也被硬生生的撞出了血,满脸狰狞的死列盯着何煜,“把他给我弄下去,弄……”

“你们在外边吵吵嚷嚷的,干什么?”

虚弱的女声忽然响起来,打断了方知的话,方知本想说弄死何煜的,见梁浅茵脸色苍白的出现在门口,到嘴边的话就先咽了回去,只是阴沉着脸挥了下手。

那些保镖见状,也就先将何煜押了下去。

何煜哪里肯依,厉声大叫起来,“他是骗你的,你别,唔,唔唔!……”

才说几个字,何煜就被捂死了嘴巴,梁浅茵倚在门口,看着何煜极力挣扎,却又不得不被押走的身影,淡漠道:“他和你吵架了?”

方知愣了下,随即又点了头,“对,他突然犯病,把我打成了这样。”

脸上刺痛的紧,梁浅茵看看他那张阴柔秀气的脸,的确是被伤的不成样子了,也就面色淡淡的点了头,“你叫人拿医药箱过来,我帮你处理。”

“你帮我疗伤?”

方知有些不敢相信,但见她肯定点头,瞬间又喜得咧开了嘴,赶紧叫佣人拿来急救箱,便乖乖的坐在沙发上,任由梁浅茵帮他处理伤口。

就算是偶尔手重了,也不叫疼。

心里莫名的还有些感谢何煜,要不是他,自己哪能见识到雁儿的温柔?

梁浅茵拿镊子将他脸上的碎玻璃渣取出来,见他疼的轻嘶了声,便摇了头,淡淡道:“下次别和人打架了,否则疼的还是你自己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方知这会儿挺温驯的,梁浅茵看看他,复又低垂了眼眸,只管帮他上药。

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像是蒙了层雾,叫人看不清她的真实想法。

这种感觉令方知很不舒服,无法掌控的感觉油然而生,想了想,微笑道:“雁儿,明天我带你去游乐园,好不好?”

“游乐园?”

梁浅茵愣了下,有些失神,“我记得好像有谁很喜欢游乐园,可我怎么记不起来了?”

“小傻瓜,那个人就是你啊?”

方知不许她用力回想以前的事情,谁知道何煜的催眠术靠不靠谱?

要是万一催眠失败,让梁浅茵回忆起从前的事情,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。

看她低头收拾药箱,也不搭理自己,方何瞬间就皱了眉头,语气里藏着丝阴戾,“我带你去游乐园,你不开心?”

“没有,谢谢你的心意,明天我们就去游乐园。”

梁浅茵微扬了唇角,算是给他回应了个笑容,方知这才满意的起身,“需要什么就说,我就管家全部给你备齐。”

“好的,谢谢哥。”

梁浅茵知道他需要的不是客套,便直接应了下来,看他脸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,便试探道:“哥,你能把我的手机还给我了吗?我想翻翻手机,看能不能找回从前的记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