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65章 给你打针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3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我知道,等我的消息吧。”

厉远冥点点头,看看远处暮色下的庄园,这才驱车过去。

这座庄园就诚如杰尼所介绍的,完全是以碉堡形式所修建的,那围墙高的让人都动不了想爬上去的念头,高压电网上不时哧溜的闪过电流声,叫人望而生畏。

厉远冥走正门,也懒得管那些闲事,见四扇大铁门完全封住了视线,干脆就上前呯呯的拍着门,“方知,我知道你在里面!我要和你谈谈!”

“方知!你出来!”

方知已经从保镖那里得到消息,赶过去看了眼监控,见居然是厉远冥来了,还惊诧了下,他来的倒是挺快啊?

不过没关系,他早就想好应对之策了。

也没出去,直接就给厉远冥打了电话,厉远冥一看是方知打过来的,立即就说道:“方知,我知道你在庄园里,你马上带着梁浅茵出来,有话我们当面谈!”

“那不好意思,我可不想和你谈。”

方知冷笑了声,颇有些阴阳怪气的道:“你不是最爱梁浅茵吗?我给你准备了一间房,只要你在房里待满一个星期,我就给你见面谈话的机会,如何?”

“你确定你带着梁浅茵和我面谈?”

“呵,你爱信不信。”

“那好,房子在哪里,我马上过去。”

厉远冥要的就是那样一个契机,只要能当面见到梁浅茵,他就有把握让梁浅茵离开方知这个疯子,重回以前温馨宁静的生活。

实在不行,只要能见到人,他抢人也会方便许多。

“等着,十分钟后会有人来接你。”

方知刚说完,便咔嚓声挂断了电话,似乎笃定了厉远冥不会耍什么花样。

厉远冥看看围墙上的监控,刻意走远了些,把方才的对话转述给杰尼,杰尼沉吟了下,才道:“你先去,我的人就守在你不远处,随时接应。”

耳机的电量充足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“行,那先就这样。”

厉远冥看见远处有车驶了过来,便结束了通话,那车停在他面前,示意他上车之后,又继续开往了远郊。

等厉远冥离开没多久,杰尼也带着人追了上去。

方知从监控里看着厉远冥被车接走,眼里顿时就起了冷笑,只要厉远冥进了他特意准备的小黑屋,到时候再给他塞百八十个女人,看他还怎么对梁浅茵忠诚?

到那个时候,梁浅茵也就能真正的做方雁了。

谁也别想跟他抢!

心里得意,就想把这事告诉梁浅茵,转道去了梁浅茵的房间,门锁一拧便开,但房里没人,仔细一听,淋浴间里传出了细微的响动声。

淋浴间的门锁着,方知就敲了下门,“雁儿,什么时候出来?我有事要跟你说。”

“啊?哦,你去房间里等一下,我最多十分钟就出来了!”

不知为何,方知总感觉梁浅茵的声音里好像带着丝惊慌,但夹着水流的声音,听的也不是十分真切,想来想去,方知就守在门口没走,“我就在这里等着,你赶紧出来。”

“……那行吧。”

梁浅茵知道方知的脾气,也没敢再反驳,否则他要是强行闯进来,看见自己爬换气孔的样子,绝对会打断她的腿,以后她也别再想拥有自由。

但现在方知堵住了门口,她也只能赶紧从出气孔下来,先把方知应付过去再说。

上去时一心想着要逃离,也没觉得有多难,这会儿想要下来,脚尖却是怎么都够不着地,听着外面已经焦躁的脚步声,梁浅茵也着急了,干脆就闭了眼往下跳。

出气孔挨着窗户那边的,她那一跳,脚尖就绊到了马桶,整个人就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,好巧不巧的把莲蓬头给碰了下来,全身被淋湿了不说,手掌也被刮破了。

呯呯碰碰的声音听得外边的方知急躁起来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我,我太着急,不小心摔倒了……”

梁浅茵随意编了个借口,赶紧换衣服,而外头的方知还瞬间紧张起来,“摔的严不严重?你快穿好衣服,我进来了啊?”

“诶,别别别,给我两分钟的时间!”

梁浅茵真怕他强行闯进来,幸好拿的是睡衣,手忙脚乱的套好,这才赶紧去开了房门,把刮破的掌心给他看,“喏,就是摔破了这么点皮,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“你要是觉得时间不够,你再给我说就是好,那么着急干什么?”

“我不就是怕你等的着急吗?”

梁浅茵甚是委屈的瞧了他一眼,又晃晃掌心,“哥,疼……”

“你啊,让我说你什么才好?”

方知看着她擦破的掌心,也没顾上看其他的东西,赶紧就拉了她出来,又拨了床头的内线电话,“马上叫医生来一趟小姐的房间!”

梁浅茵一听他叫了医生,顿时就急了,“哎呀,只是掌心破皮而已,哪有那么严重?”

“怎么就不严重?要是感染了,你这只手就废了!”

方知瞪着眼睛训斥了句,看她委屈的望着自己,又缓了语气,“受伤了就得找医生治疗,知道吗?而且你还得打破伤风针,我才能放心。”

“啊?又不是被生了锈的东西扎过,哪用得着打破伤风?”

梁浅茵觉得他真的是太紧张了,想想又委婉道:“而且你昨晚被扎成那样,也没有打破伤风啊?我这样就更不必打了。”

“雁儿,哥就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陪在我身边,明白吗?”

方知眼里多了丝梁浅茵看不懂的悲伤,眼见着医生来了,也就让开了床边的位置。

医生看着掌心里的几道小伤痕,也不敢说这点伤连创口贴都不需要用,细心的帮梁浅茵处理过之后,又依着方知的要求,要给梁浅茵打破伤风。

梁浅茵看着细长的针尖,头皮都发麻了,哭唧唧看着方知,“哥,我能不打吗?”

“不行,必须要打破伤风。”

方知摇头,一脸没得商量的表情,梁浅茵咬咬牙,只能背过身去,把手臂交给了医生,但针尖刺入皮肤的时候,仍是疼的忍不住瑟缩了下,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
她长这么大,最怕的就是打针了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