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66章 潇洒一夜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8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你手就不会轻点啊?扎疼了她,我在你身上扎上一万针!”

方知看见她极力忍痛的模样,瞬间就冲医生一顿怒骂,医生吓得手一抖,梁浅茵的脸皮都禁不住抽搐了下,老天爷,他能不能稳着点啊?

再抖下去,方知就该发飙了。

医生战战兢兢的,好不容易把药水推完了,刚把针一抽,方知就把个大耳刮子甩到了他脸上,怒不可遏的道:“滚!再手抖,我就剁了你的手!”

医生都被打懵了,傻傻的站着没动。

“哥,不是他的错,是我自己一直就害怕打针。”

梁浅茵并不想牵连无辜的医生,看他没走,又赶紧推了医生一把,“我哥都叫你滚了,你还不赶紧滚,在这里碍眼吗?”

医生这才如梦初醒,提着医药箱头也不回的跑了,像是身后有恶鬼在追。

这要是方知突然发脾气,哪还有他活命的机会?

医生一跑,方知立即就把矛头对准了梁浅茵,阴柔的面上有着阴森难测的怒意,“雁儿,你为什么要帮他说话?”

“哥,他就是个下人而已,哪值得你为他动怒?”

梁浅茵龇牙咧嘴的按着打过针的地方,已经无力吐槽,“我都说不要打针,不要打针了,你还非要给我打针,我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好吧?”

“我这不是担心你的身体吗?”

方知看她疼,转身就下楼去了,“我去给你拿蜜饯,你就不会觉得那么疼了。”

“又不是喝中药,还需要去除苦味?”

梁浅茵有些闹不懂他的思维,但也没说什么,很快方知就端着一碟子蜜饯上来了,身后还跟着管家和好几个佣人。

把蜜饯给了梁浅茵,他则带着人去了淋浴间,梁浅茵听着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出来,心下有些怅然,他应该是发现出气孔的事了,然后叫人堵了吧?

没等她伤感半分钟,方知便走出来,无奈道:“我已经叫管家把地砖通通换了,以后你自己也要小心些,别再摔倒。”

梁浅茵一愣,“啊?你把地砖全换了?”

不是堵的出气孔?

“那当然要换啊?它让你摔倒,那自然没有再留着的必要。”

方知的道理很简单,医生打针让她疼的,那就扇医生,地砖让她摔了,那就换地砖,反正谁让她皱了眉,谁就别想好过。

同样的,谁要是让她惦记上心,也休想有好日子过。

他的雁儿,只能属于他。

梁浅茵看着他眼里病态的占有欲,眼神茫然起来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方知对方雁挺好,可这种好,太让人有负罪感了。

若方知能听劝,那自是皆大欢喜,只可惜我行我素的人,从来不会听别人的意见。

方知看她眼神茫然起来,只当她并不喜欢换地砖,赶紧缓和了脸色,“雁儿,我换地砖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,你不会生我的气吧?”

“没有,换就换吧。”

梁浅茵勉强笑了下,他会因自己生气,而不偏激吗?

“你这个样子,我就觉得你是在生我的气。”

方知不喜欢看她敷衍自己的样,梁浅茵也累了,并没有精力再去应付他,只能头疼的揉着额,“哥,我累了,想休息,可以吗?”

“可以,你好好休息。”

方知阴沉了脸,起身刚要离开,想到自己的初衷,又冷冷说道:“我抓了个有趣的人,等两天他变得有意思了,我就带你去看他。”

“哥,你不会……”

梁浅茵想问他是不是又要造杀孽,但想到小兰的事就是她问太多,才害了小兰,也只能死死掐着掌心,憋住了那些惊慌,才笑着点了头,“好,我等你带我去看他。”

“嗯,你休息吧。”

方知见她识趣,也就阴沉着离开房间,又径直去了监控室。

彼时厉远冥已经被带到一间亮着暗粉灯光的房里,暧昧的灯光让人有丝错觉,好像此刻并不是受胁迫,而是去了哪家夜总会。

房间里放着各类情趣玩具,只可惜厉远冥看都懒得看上一眼,就坐在那张宽大的水床旁边的椅子上,闭目养神。

面上风轻风淡,似乎那些环境并不能影响他。

方知看了几眼,就恼火起来,要是一个星期他都这么过,那游戏还有什么意思?

眼珠几转,就给守在门外的手下打了电话过去,手下人自是连声答应,而房里的厉远冥初时觉得还行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房间里就多了股甜香味儿。

那股香气顺着呼吸直冲大脑,让人血脉贲张,竟隐隐有了几分情动的意思。

厉远冥脸色一黑,这个方知,居然放催情香?

知道方知在使小伎俩,厉远冥也就赶紧闭住了呼吸,想找块湿布捂住口鼻,但洗手间的门被锁上了,能找到布料,却找不到水。

正恼火时,忽听房门咔嚓轻响,借着昏暗的灯光望过去,就见几个衣着暴露的性感美女走了进来,瞧那搔首弄姿的样,绝对是来者不善。

神经倏然绷紧,方知这是想害了他的名声,让浅茵嫌弃他不干净?

心里恼火的很,看房门呯通声关上,便厉声道:“我对你们没兴趣,马上给我滚!”

“哟,哥哥,你别这么凶嘛?”

女人的媚笑声四起,主动靠近他,但厉远冥一脚就踹了过去,“滚!”

“喂,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啊?”

那一脚踹得前头的女人顿时痛到蹲地不起,其他女人见状顿时刹了脚,又怒声道:“瞧你长得也还像那么回事,怎么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?”

“打女人的男人,就没有几个好东西!”

“我跟你们说过,不要靠过来,你们不听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”

厉远冥极力压制着身体里蠢蠢欲动的情潮,额头上都被逼出了层层热汗,但琥珀色的眸子仍凶狠的盯着那几个女人,“以床为界,谁敢过来,这个女人就是她的下场!”

“喂,我们陪你潇洒一夜,难道不好吗?”

凤尘女子见惯了各色男人,就还真没见过这样的,见他死活不肯从,反而还来了兴致。

而房里隐约飘散的催情香,让女人们也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,纷纷往厉远冥那边靠过去,厉远冥一声厉笑,毫不犹豫的就是狠狠几脚踢过去,“找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