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67章 只要梁浅茵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8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他踹的又准又狠,疼的几个女人都直不起腰了,厉远冥也懒得管,直接就把她们统统踢到了房门口,“再敢烦我,就弄死你们!”

阴恻恻的声音像是刮骨刚刀,女人们纷纷打了个激灵,哪还敢靠过去?

瞧着挺帅,但不解风情,也是白搭。

监控室里的方知看厉远冥几脚就解决了那些女人,恼的直捶桌子,这些个废物,一群人上去扒了他的裤子,脱了他的衣服,就不信厉远冥还能忍耐的住?

眼看那几个女人被催情香逼的都控制不住身体了,但还是没敢越雷池半步,方知就咬着牙离开了监控室,直奔楼上。

梁浅茵刚准备入睡,一看方知阴沉着脸推开门,顿时就吓得绷紧了神经,“哥?”

“三分钟换衣服,马上跟我出去”

方知的话不容拒绝,但梁浅茵咬咬牙,还是说了句:“今天太累了,能明天再去吗?”

“只剩两分半钟了。”

方知看着手表,冷冷说道:“你如果不想穿睡衣出去见人,就赶紧给我换衣服。”

梁浅茵望着他,见他眼里只有冷漠,也就乖巧的下床了。

在方知的世界里,他的话就是圣旨,这些人除了服从,还能有什么办法?

就是不知道这种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头?

没用两分钟的时间,梁浅茵就从更衣室里出来了,纵然是最小号的樱色公主蓬蓬裙,穿在她身上,仍显得大了那么几分。

只不过方知很满意,他的雁儿,就该这么穿。

带着梁浅茵一路赶到关着厉远冥的屋前,手下人见到他过来,赶紧就站直了身体,齐齐鞠躬,“先生。”

“嗯,把那几个女人给我弄出来。”

手下人不敢迟疑,赶紧就开门把几个女人都给拎了出来,房里的厉远冥不明所以,但也乐得轻松,并不管他们的动静。

几桶冷水下去,那些扭着水蛇腰的女人也很快恢复了清明。

一见方知,个个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小心翼翼的道:“方哥,他太凶了……”

“对啊,从来没看过那么不解风情的男人。”

“瞧瞧把我们给打的,要是我们敢不听他的话,打死我们都有可能。”

几个女人抱怨起来,而方知冷笑了声,“你们怕被他弄死,就不怕我弄死你们?”

女人们一愣,到嘴边的抱怨又极快的缩了回去,互相对视了眼,又赶紧道歉,“方哥,是我们不够魅力,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道上的人都知道方知是个疯子,她们哪惹得起啊?

“赶紧滚。”

方知不屑于和几个风尘女子计较,女人们一听,也就连滚带爬的,赶紧溜了。

梁浅茵半低着头站在旁边,并不说话。

听女人们话里的意思,方知嘴里所谓的有意思,大概就是找这些风尘女子去羞辱那个被抓到的男人吧?

不过那个男人倒是定力好,女人们都扭成蛇了,他却无动于衷。

心里莫名的起了点好奇,但却什么都没说。

方知看了她两眼,见她并没有什么表情,心底就略有些烦躁,她老是板着张脸,就不知道对自己笑一笑吗?

眼神阴沉了几分,扔下句话就进屋去了,“你在外边等我。”

“哦,”梁浅茵乖巧点头,除了会说话,简直就和那些布偶娃娃一样乖巧,由人摆弄。

房里头的厉远冥隐约听见梁浅茵的声音,瞬间就激动起来,是方知那个混蛋带着浅茵来看他了吗?

幸好自己定力足够好,没有做出让浅茵失望的事情。

听着门锁咔嚓轻响,厉远冥又赶紧收敛情绪,面无表情的望着门口,见只有方知独自进来,眼底略闪了失望,但很快又冷冷说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我来看看你狼狈的样子。”

方知试了试宽大的水床,弹性足够好,不免有些疑惑,“厉远冥,你是身体有毛病吗?环境够暧昧,女人的姿色也还行,你居然都不碰她们?”

边说就边下意识的望向了他的下半身,该不会是有暗疾吧?

如果真是那样,他得换个法子才行。

“除了梁浅茵,我谁都不要。”

厉远冥冷冷的看着他,眼神着带着丝轻蔑,“说好关一星期就让我见她的,没想到你还使小人手段,方知,有你这样的对手,我觉得可耻。”

“你闭嘴!”

方知最恨的就是厉远冥,哪受得了他的蔑视?

正欲发怒,厉远冥已经先冷笑起来,“怎么,被我戳破你的小心思,你就恼羞成怒了?”

“方知,就算你曾经遭遇过不幸,那也是你自己性格缺陷所导致的悲剧,根本与其他人无关,是你自己害死你了你的亲妹妹方雁!”

“我叫你闭嘴!闭嘴啊!”

“我偏就不闭嘴,你能把我怎么样?有本事你来打我啊”

厉远冥冷笑,就是存心要激怒她,“你自己喜怒无常,像个疯狂似的,给你身边人造成了多少压力,你心里就不清楚吗?”

“方雁就是受不了你的疯子性格,才会跳楼自杀!”

“怎么,你害死了方雁还不够,现在又想故伎重施,来害第二个方雁?”

“方知,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!”

“姓厉的,我和你拼了!”

方知怒不可遏,两眼血红的朝厉远冥扑了过去,雁儿才不是他害死的,他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雁儿好,是为了她好!

心里那团怒火熊熊燃烧着,而厉远冥等的也就是机会,眼见方知毫无章法的扑过来,一个闪身避开他的攻击,又重重一脚踹在他屁股上。

方知猝不及防,顿时就一头栽倒在地上,摔了个狗啃屎,而厉远冥趁机揉身而上,直接就反剪了方知的双手,把方才准备弄湿的那块抹布塞进了他嘴里。

水床旁边放着情趣绳,这会儿用来绑方知再适合不过。

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,不出两分钟,方知已经被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,嘴里还塞着抹布,只能拿眼睛愤怒的瞪着厉远冥,半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厉远冥也懒得理他,直接联系了杰尼,“我已经绑住了方知,你们速来。”

杰尼自然是欣然应下,而方知听在耳里,越发愤怒的无以复加,厉远冥瞧着他像要吃人似的眼神,摇头淡笑道:“只许你耍诈,不许我使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