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68章 象牙塔里的公主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8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你的人就在外头,等我的人收拾他们之后,我就会带着梁浅茵离开,若是再敢去骚扰我们的清静,那下次就不只是绑了你这么简单,我得送你去海里喂王八才行。”

方知一脸愤怒,嘴里唔唔的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厉远冥也无意听,若不是看在他并未虐待梁浅茵的份上,直接就弄死他得了。

想了想,又劝了句,“我看你也挺想念方雁的,又不是没钱,自己找个顶级的心理医生好好看看你的疯病,否则就算方雁又活过来了,还是得被你气死。”

话音未落,方知就剧烈挣扎起来,眼神凶狠的恨不能吃厉远冥的肉才好。

厉远冥只是说了该说的话,随即就蹑手蹑脚的靠近了门口。

悄悄把门打开了条缝,让新鲜空气透进来,缓解体内的燥热,也看见了静静等在廊下的梁浅茵,多日不见,她又清减了不少,越发瘦弱了。

此刻眼眸半垂,脸色茫然懵懂,像是被关在象牙塔里的公主,不谙世事。

厉远冥隔着门缝贪婪的注视着心爱的人儿,许是看的时间略久,忽就见梁浅茵抬眸望了过来,四目相对,厉远冥眼中难掩惊喜,而梁浅茵脸上却依然还是一片茫然。

厉远冥愣了,但还是立即竖指轻嘘了声,微微摇头,让她别出声。

梁浅茵倒是乖巧,并没有出声,只是略带紧张的看了眼四周,不知为何,她看着门缝里那双晶亮有神的眼睛时,总有股似曾相识的亲密感。

感觉来的奇怪,却又始终挥之不去。

杰尼的人就在不远处,很快就赶了过来,而方知留在这里的人手并不多,很快就被杰尼的人统统撂倒在地,厉远冥也立即跑到了梁浅茵身边,“浅茵,我们快走!”

哪知梁浅茵警惕的退后了两步,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你的丈夫厉远冥,我们还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,你都忘了?”

厉远冥看她始终怀疑自己,急的一把就抱起她,“先上车离开这里,我慢慢跟你说。”

“喂,你放开我!放开!”

梁浅茵都怕了这些莫名其妙的新身份,挣扎不了,就急的一口咬在他手臂上,但嘴里都尝到血腥味儿,也没见他生气动怒,梁浅茵倒是先心软的松了口。

眸里情不自禁的蓄了泪水,低泣起来,“你们仗着我失忆,就随意给我安排身份,我根本不认识你们,根本就不认识你们!……”

都是些喜欢为所欲为的大混蛋!

“浅茵,方知的庄园就像座碉堡,很难强攻进去,我只能先带你离开,再给你解释。”

厉远冥听见她的泣声,受苦受伤都没流泪的男子汉,这会儿倒是忍不住哽咽起来,“半个月前我们在M国失散,你被擒到这里,我找了你整整半个月,才将你找回来……”

说着又拿出手机,点开相册,里面记录的基本都是她和孩子们的欢乐时光,孩子们的笑脸和她的笑脸相映成趣,看的梁浅茵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,“这是我们的孩子?”

“对,要是他们知道你忘记了他们,不知有多伤心。”

“不,不能告诉他们。”

小女孩和她有七分相似,而小男孩则和这个男人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,就冲这极高的辨识度,梁浅茵心里就已经信了厉远冥的话。

更何况那股亲密无间的熟悉感,是谁也代替不了的。

拿了手机细细的看着照片,看着那些欢笑时光,脸上也不禁多了淡淡笑容,“所以说,我并不是方知的妹妹方雁?”

“方雁受不了方知喜怒无常的脾气,在几年前已经跳楼自杀了。”

开车的杰尼解释了句,他的中文还行,梁浅茵听着并不费劲,厉远冥看她有些狐疑,又解释道:“这是我在F国的朋友杰尼,此次能救你出来,多亏了他帮忙。”

“那,我先谢谢你们把我从方知那里解救出来。”

梁浅茵垂了眼眸,把手机还给厉远冥,她不知道这些照片是不是合成的,但在方知和厉远冥之间,她还是愿意选择后者。

方知对方雁的确极好,她虽然不知道自己是谁,但很肯定自己不是方雁。

而且方知的脾气太怪,喜怒不定,对她越好,让她的心理压力就越大,若是长此以往下去,她必定会和真正的方雁选择相同的路。

也许离开对彼此都好吧。

厉远冥看她又把自己围进来,拒绝交流,眼神就不禁有些着急起来,但又怕吓着她,也只能选择默默的陪在她身边,等她愿意敞开心扉里,再仔细交流。

或者回了国,见到孩子以后,她就会忆起从前的事吧?

数辆车子极快的离开远郊,向着市区而去。

而那些被打趴的手下爬起来,冲进房里一看,见方知被绑成了大粽子,顿时就想笑又不敢笑,只能低着头赶紧给他解绑。

方知已经恼的肺都快气炸了,嘴巴刚得自由,就立即怒道:“马上派人去给我追!”

“先生,对方是杰尼的人,咱们只怕……”

有手下小心翼翼的提醒了句,瞬间被被方知狠狠的赏了一耳光,“杰尼又怎么样?敢抢我的人,我就是死,也要咬下他一块肉!”

手下人面面相觑,也不敢说话。

只是心里已经萌生了怯意,杰尼是b市道上的老大,谁敢去惹他?

见势不对,他们还是跑吧!

一群手下对视了几眼,皆看到了彼此眼里的不满,虽然方知给的钱多,但方知这个人太难侍候了,动不动就把人当畜生使唤,谁能受得了?

也不知是谁先动的脚,刹那间所有人都扭头往外跑了,“姓方的,咱们不侍候了!”

他绑了杰尼的人,还想找杰尼的麻烦,那就是老寿星上吊,活得不耐烦了!

“妈的,你们这群孬种,给我滚回来!”

方知气得要死,满脸狰狞的追到院子里,但那些家伙已经抢了他的车跑得无影无踪,黑夜里只剩下萧萧寒风,呜咽而过。

梁浅茵没了,手下人也跑了,方知恼的一脚踢在台阶上,瞬间又疼的倒吸了口凉气。

他今天出门就应该看看黄历,当真是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。

不过那群孬种跑也就跑了,但他必追梁浅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