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70章 强制催眠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4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得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。”

护士摇头,随后把门关上,又将里外隔成了两个世界。

厉远冥从门上的小窗看着梁浅茵被越推越远,就不禁眼有泪意,他的浅茵怎么就如此多灾多难呢?

如果可以,让这些痛楚降临在他身上,该有多好?

“你别着急,不会有事的。”

杰尼安慰的拍拍他的肩,厉远冥心里难掩悲伤,就怔怔的从小窗望着抢救室的外隔间,怎么也不肯离开。

他要等浅茵出来,要让浅茵睁开眼睛,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他。

既然劝不动,杰尼也就陪他在门口站岗。

听见手机信息铃声响起,杰尼随手拿出来一看,随后又皱了眉头,盯着信息半晌没有说话,厉远冥回过神来,看他脸色不对,也就说道:“若是有紧急事情,你去忙便是。”

“一个丑女人发来的信息,不用管她。”

杰尼晃晃手机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厉远冥盯着他看了几秒,忽就摇了头,“明明在乎,那就赶紧给她回信息,别嘴上逞强,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你自己。”

“可是她那么丑……”

杰尼不甘心的嘟囔了句,听的厉远冥都想翻白眼,极为无语,“既然知道丑,你当初眼睛干什么去了?知道丑,你不抛弃了她,还对人家念念不忘?”

“是她缠着我的嘛,又不是我喜欢她……”

“那你把手机给我。”

厉远冥看他还扭捏起来,直接就拿过手机,飞快的按着屏幕,“我就说你知道她丑,不想和她交往,让她早点滚蛋,免得以后给你生个丑儿子,那你就亏大了。”

杰尼一下急了,“喂,你别乱来啊?手机快还给我!”

“嘿,不是你嫌人家丑的吗?”

厉远冥利落的躲过他的手,直接按了发送,还冲他晃了下手机,“怎么样,我够哥们吧?”

“完了完了,黑妞肯定会恨死我的……”

杰尼直接蹲在了地上,欲哭无泪,“衡,我好不容易才哄到手的女人啊……”

“啧,你嫌她丑,扔了就是。”

“你……唉,造孽啊!”

杰尼捂了脸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黑妞是不怎么好看,但他就喜欢黑妞风风火火,泼辣的脾气,这下子把黑妞彻底得罪了,他该怎么办才好?

正忧伤着,手机铃声响了,一看是黑妞打来的电话,杰尼哆嗦着手都不敢接电话了,厉远冥一看素来威风凛凛的道上老大吓成这样,就知道他完了。

瞧瞧这怂样,还敢说人家是丑女人?

在家怕是半个不字都不敢说吧?

替他按了接听,瞬间中气十足的问好声就传了过来,而杰尼却惊的不轻,人都傻了,“衡,是不是我听错了?她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和我说过话啊?”

这还叫温柔?

厉远冥懒得解释,直接把手机塞在他手里,转而继续去望着小窗里的动静。

等了好大会儿,梁浅茵没出来,而杰尼倒是兴冲冲的跑了回来,一巴掌拍在厉远冥肩上,“好兄弟,你的短信发得妙极了,黑妞很高兴!”

那巴掌跟熊掌似的,厉远冥一个趔趄,都想吐血了。

无奈的摇了头,“既然打心眼里在意人家,那就好好的对待她,别出幺蛾子。”

“那肯定的,不过幺蛾子是什么?”

“就是,就是……哎呀,反正你好好对待她就行了!”

厉远冥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纯正的F国人解释什么是幺蛾子,粗暴的下了结论,眼睛则眨也不眨的盯着小窗,都进去那么久了,怎么还没有消息传出来呢?

最里面的抢救室,梁浅茵已经拿到了检查报告单。

愣愣的看着检查单上的结论,居然和厉远冥说的分毫不差,所以说,他并没有骗自己?

只不过看着结论说不明原因的头痛,又皱了眉头,“医生,我这次的头痛和以前头部受伤没有关系吗?”

“没有,我初步分析,你这次失忆可以考虑是被强制催眠了。”

医生已经看过她的检查报告,头部并没有出现任何症状,但病人又的确失忆了,可以考虑是由强制性催眠导致失忆的,继而引发了头痛。

“强制催眠?”

梁浅茵愣了愣,想到方知的疯狂,心里忽就有些害怕起来,该不会是他令人干的吧?

而且何煜也曾经说道,他是心理医生,说不定就是方知逼着何煜动的手。

脸色苍白起来,点点头,“我能出去了吗?”

“随时可以。”

她的身体虽然虚弱,但一切正常,没必要留在抢救室。

医生陪着梁浅茵出来,苦等的厉远冥顿时激动的迎上前来,“医生,我妻子没问题吧?”

“没有,”医生看梁浅茵没有阻止的意思,但直接把初步怀疑的症状告诉了厉远冥,厉远冥愣了下,“怎么就被强制催眠了?她自己原本有那方面的毛病,是不是……”

迟疑了下,怀疑的话终是没有说出来。

杰尼一看,赶紧帮着他说话:“医生,你再帮她看看呗,看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“她已经做了脑部检查,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医生摇头,正色道:“我推断她被催眠的可能性非常大,你们最好是去找催眠师了解下情况,而且病人最好不要拼命回想以前的往事,免得更加头痛。”

“那行,我不会让她再想的,谢谢您了。”

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,厉远冥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,等医生走了,才心疼的望着梁浅茵,“浅茵,是不是方知对你对的手脚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梁浅茵茫然摇头,看看面前急到眼泛血丝的男人,心尖倏尔涩痛起来,轻声说道:“厉远冥,我愿意跟你回国,接受治疗。”

“真的?那太好了!”

厉远冥瞬间高兴的像孩子,看见杰尼,“得麻烦你帮我办两张回青城的机票了。”

“放心,这事包在我身上,那现在去机场?”

厉远冥不敢确定,就看向梁浅茵,梁浅茵虚弱的点点头,“现在就去。”

她实在不敢想像,再落到方知手里,方知会怎么样对她,唯一能做的就是远远逃离,待她彻底恢复记忆以后,便知道怎么回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