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76章 管管孩子吧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2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李铭抬了下眼皮子,“杯里还有酒,喝完了再走。”

也就剩下小半杯红酒了,苏静咬咬牙,一口气喝完,这才说道:“我可以走了吧?”

“行了,滚吧。”

李铭果真没有强留,苏静还诧异了下,但见他望过来,立即就逃也似的跑了。

她这是怎么了,居然还对李铭起了幻想?

一溜烟的跑出小旅馆,又冲进街旁的小店买必需品,而李铭站在窗口冷冷的看着她,一直等她进了住院大楼,再也看不见身影时,这才收回眼神。

程殷,你什么时候死呢?

苏静提着必需品冲进病房,程殷都已经等急了,“你说你买个东西怎么去那么久?我都害怕你遇上人贩子,被人家卖到山沟沟里去!”

“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?我就是多转了会儿而已。”

苏静吐了下舌头,笑了起来,把东西放在床头柜,刚准备去给程殷削水果,程殷却忽然皱了眉头,“静静,你去喝酒了?”

说着还仔细的嗅了嗅,满脸怀疑的看向苏静,“而且还是喝的红酒?”

“我,我那是刚好碰见一个朋友,喝了半杯酒而已。”

苏静心慌的不行,心里已经怨死了李铭,好端端的发什么疯,非要叫她喝酒?

赶紧背过身去拿水果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“苹果吧,你去削好了。”

程殷将她的那抹慌乱看在眼里,特意给了她整理情绪的时间。

只是心尖倏然刺痛起来,静静并不是擅长撒谎的人,还没骗到人,她自己就先慌了,可她如果真只是和朋友喝酒,又为什么要骗自己?

静静,你背着我到底干了什么?

苏静有意瞒着的事,程殷出于夫妻间的信任,也并没有追问什么,先就由着她去了。

而厉远冥派了许风去找催眠师,国内顶尖的催眠师也不少,只是很难预约,连着找了几天,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催眠师。

厉远冥着急,梁浅茵倒是老神在在,既来之则安之,着急有什么用?

梁浅茵的身体不好,厉远冥也不想去公司,就整日陪着她,梁浅茵失了记忆,闹不清他是干什么的,既然他说宅在家没问题,也就由着他去了。

这日午后,却有不速之客登了门。

徐景痕已经回国了,这会儿刚进门,就差抱着厉远冥哭起来,“衡哥,你再不去公司解救我,小弟我就要被那些繁杂的文件给压死了!”

“我压了几年,也没见压死啊?”

厉远冥冷哼了声,说的徐景痕嘿嘿讪笑起来,“那什么,我要是不说得严重点儿,你哪会搭理我的死活啊?”

说着又看向旁边的梁浅茵,“浅茵嫂子,你就帮我劝劝衡哥呗?你让他就抽那么一丁点,一点点的时间去公司看看我这个可怜人,好不好?”

梁浅茵蹙了眉,“厉远冥,他是谁?”

“徐景痕,我的发小,也是好兄弟,而你和他的妻子云染则是好姐妹。”

厉远冥简单的介绍了下,把徐景痕给整懵了,“浅茵嫂子,你和衡哥不辞而别,怎么回来就不认识我了?”

“她在M国的时候被人劫走了,丧失了记忆。”

厉远冥说了下当时的情况,把徐景痕气得不行,“你这个混蛋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,还真不把我当兄弟啊?”

“正因为把你当兄弟,知道你腾不开手,才没有告诉你的。”

当时徐景痕要照顾云染和孩子,自己都忙得焦头烂额的,厉远冥哪还能拿旁的事叫他去分神,忙中还添乱。

而且以徐景痕的智商,还真帮不上忙,只能跟着干着急。

“哼,我看你不是瞧不起我的智商!”

“你猜对了。”

厉远冥面无表情的瞪他,“只可惜没有安慰奖。”

“啧,你这人一点都不好玩,”徐景痕不想理他了,转而看向梁浅茵,“浅茵嫂子,自从你离开以后,云染就一直念叨你,你去我家看看她呗?小明洛也长大了许多。”

“可是我并不认识你们……”

在梁浅茵的记忆里,徐景痕就是完全陌生的人,自不愿意和他亲近。

厉远冥看出她的迟疑,遂牵了她的手,朝徐景痕说道:“公司的事情你先顶着,有搞不定的事情再来找我,我先陪浅茵去看看云染。”

“呜呜,苦命的我啊,我也想回家去陪老婆孩子……”

徐景痕欲哭无泪,许风的电话却打过来了,“路总,刚来了个紧急会议,你跑哪里去了,赶紧回来开会!”

“我来找援兵了嘛,只是他不肯帮我。”

徐景痕委屈又可怜的看着厉远冥,但厉远冥才不理她,径直带着梁浅茵去了车库,“若非公司要垮了,都不要给我打电话!”

“行,你够狠!”

徐景痕捂着心口,都快要吐血了,他就不能管管孩子的死活吗?

只不过自己陪着云染在国外潇洒了那么久,公司一直都是厉远冥在打理着,现在人家想陪着老婆潇洒,他也只能认命的接过重担了。

厉远冥带着梁浅茵去路家,临到门前,梁浅茵却有些踌躇起来,“厉远冥,我真的和云染是很好的朋友吗?”

“对,她和徐景痕都是可以托付性命的朋友,你不必害怕。”

厉远冥柔声安慰了句,牵着她的手进了路家。

彼时阳光正好,云染正带着孩子在庭院里晒太阳,突然看见厉远冥和梁浅茵来了,顿时喜到扑上前,一把抱住了梁浅茵,“臭丫头,那么久不联系我,都快想死我了!”

“我,……”

梁浅茵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,只能僵硬着身体,看向厉远冥。

厉远冥不好拉开云染,正准备解释下情况,云染已经抬起头来,诧异的看着梁浅茵,“你怎么了啊?难道见到我不开心吗?”

“她不是不开心,而是记不得从前的事情了。”

厉远冥简短的说了下情况,把云染听得都泪眼汪汪起来,心疼不已,“可怜的浅茵,来回几次都是失忆,什么时候把这老毛病治好了,才能叫人安心啊。”

“她这次是被强行催眠,才会失去记忆的,我正在找催眠师解了她中的催眠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