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77章 亲子作业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厉远冥解释了句,而云染顿时就怒骂起来,“哪个缺德的玩意儿要这么害她?要是让老娘逮到那个催眠师,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!”

“你脾气暴也忍着点,浅茵不比从前,你别吓着她了。”

厉远冥护着梁浅茵,让云染收敛着点脾气,云染嘿嘿讪笑了声,看向梁浅茵,“浅茵,你别怕啊,我不是骂你,只是生气总有人想害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梁浅茵还挺喜欢云染的直爽脾气,而且云染和厉远冥一样,能给予她无形的亲切感。

清纯的眼眸里露了笑容,主动上前挽着云染的手,“听说你生了小宝宝,那咱们去看小宝宝,好不好?”

“好,好,宝宝在这呢。”

梁浅茵的主动亲近让云染倍感高兴,拉着她的手跑到婴儿车前面,笑道:“明洛出生的时候,可是你抱的他,以后肯定会和你一样坚强的。”

“嗯,瞧这漂亮的眉眼,以后肯定会是个很有出息的孩子。”

梁浅茵看着软软小小的孩子,眼里也满是笑容,小心的逗弄着,而小明洛也很捧场,望着她咯咯笑,似乎还认得她。

“看,宝宝也很喜欢你呢,肯定在想漂亮阿姨又来看我了。”

云染把小明洛抱起来,孩子就在她怀里晃胳膊踢腿儿,高兴的紧,偶尔嘴里咿咿呀呀几句,也不知道说的什么。

梁浅茵兴起,伸手去接,小明洛也不认生,就咯咯笑的让她抱。

“哎,这孩子真乖!”

梁浅茵都喜欢的不行,把云染看笑了,冲旁边的厉远冥挤眉弄眼,“看见没有?浅茵羡慕孩子了,你赶紧的努力,和浅茵再生一对龙凤胎。”

就他们俩那么好的基因,不多生几个孩子,那都可惜了。

“别,她的身体那么虚弱,我可不想让她再生孩子,受那个罪。”

厉远冥敬谢不敏的摇头,他和浅茵已经有儿有女,不用羡慕谁家的孩子,何必再让浅茵去受罪?

“啧啧,你还真是走到哪都不忘记洒狗粮啊?”

云染调侃了句,说的梁浅茵都有些脸红起来,她不记得从前的事情,所以回老宅之后都是和孩子们一起睡的,而厉远冥也一直斯文有礼,从来没有做过越矩的事情。

偶尔想想,若自己不是他的妻,那该多遗憾?

想到该死的记忆,心里无端有些烦躁起来,厉远冥看她脸色不对,赶紧就岔开了话题,云染也识趣的没再多提,就说着现今的趣事儿,全为了逗她一乐。

一直到路家聊到傍晚时分,梁浅茵和厉远冥这才回家。

到家的时候,梁小月和梁小月都已经回来了,一看爸妈在自己后面回来,梁小月赶紧就跑了过去,“妈咪,今天有亲子作业,你陪我和梁小阳完成好不好?”

梁浅茵听的好奇,“亲子作业?要做什么?”

梁小阳走过来,“老师让我们用树叶做一幅画,可是我们不知道该做什么?”

“唔,这个嘛……”

梁浅茵认真的思考起来,厉远冥看她和孩子们玩成了一片,也就笑着摇摇头,坐在旁边充当观众,看娘仨要有树叶做个什么东西出来。

梁浅茵想想,才提议道:“要不咱们做个小动物吧?怎么样?”

“那我想要梅花鹿!”

梁小月先报了愿望,梁小阳点了头,“那就梅花鹿吧。”

他做什么都可以,那就干脆依了梁小月的话。

“谢谢梁小阳,你真好!”

梁小月甜甜的笑起来,梁小阳揉揉她的头发,没说什么,梁浅茵看俩小孩和睦相处,也就笑了起来,“那咱们就得开始准备材料了哟?”

“嗯!行动起来吧!”

孩子们的欢笑声响彻庭院,梁浅茵就带着他俩拣树叶,挑树枝,还要备画板和胶水之类的东西,娘仨说说笑笑的,家里都洋溢着温馨和睦的气氛。

厉远冥看的手痒痒,也凑了过去帮忙。

既然是亲子作业,那他这个做父亲的又怎么能缺席?

一家四口琢磨着老师布置的作业,不时爆发出阵阵欢笑声,而许风坐在办公室里,愁的头发都快掉完了。

催眠师老是到不了位,他都没脸再接厉远冥的电话。

或许他该亲自登门去找顶尖的催眠大师,诚意到了,人家总不好再推辞吧?

正琢磨着是否要亲自去找催眠师,小秘书的内线电话打了进来,“许特助,有个叫何煜的催眠师打电话过来,你要接吗?”

“催眠师?”

许风诧异了下,他的确放了消息出去,但主动找上门来的,能靠谱吗?

心思几转,最终还是匆匆去了秘书室那边。

何煜回国以后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梁浅茵,此时就在明基公司外面给许风打的电话,眼神不时警惕的望着周围进出的人,唯恐方知会跳出来。

方知比他先回青城,这会儿指不定在打厉远冥和梁浅茵的主意,还是小心为妙。

许风从小秘书手里接过电话,皱眉问道:“喂,我是许风,你找我?”

“对,我叫何煜,心理专科博士。”

何煜站在树,警惕的扫了眼周围情况,才又开门见山道:“梁小姐的催眠术是我下的,我冒着危险来找你,就是想替她解了催眠术,让她不受方知的困扰。”

“你知道她身体虚弱,不能强行催眠,你还给她下催眠术?”

许风听他自认了身份,越发恼怒,“别以为你现在巴巴的跑过来说这些话,我们就会原谅你!你想都别想再靠近我们夫人!”

“许特助是吧?我知道我很过分,但我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何煜当时就和方知说过,梁浅茵的身体不宜接受强制催眠,但方知那个疯子为了实现他自己的梦,拿家人逼他动手,他能有什么办法?

正因为心里有愧疚,这也才在回国后,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梁浅茵,给她解了催眠术。

许风才不信他,“哼,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,谁会相信你?”

“你打电话给梁小姐,她知道我。”

何煜也不辩解,许风想想,拿自己手机把电话拨给了厉远冥,“厉总,有个叫何煜的催眠师找夫人,说夫人的催眠术就是他下的,而且夫人还认识他,现在他想给夫人解开催眠术,您看要带他去老宅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