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82章 有缘再见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可是我怕我现在不说,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说了。”

姚娇埋在他怀里,那双无神的眼睛里闪了算计,只是语气仍哀绝凄伤,“程殷,当年是韩子诚拿了你的性命威胁我,我逼不得已才放弃你……”

“你知道阿静每回说和你在一起有多快乐的时候,我的心有多滴血吗?”

“只是如今看到你过得幸福,我也能安心了,真的,祝你和阿静能一直幸福下去……”

“你别说了!”

程殷低吼出声,手臂已在微微颤抖。

姚娇是他最美好的初恋,当年被拒绝的痛苦只为随着时间慢慢消逝了,岂知如今再提起来,依然痛彻心扉。

谁又能想到,当初姚娇拒绝他,是另有隐情?

想到自己这些年来和苏静所过的幸福日子,再看看怀里自杀求死的姚娇,程殷也不禁落了泪,“你若死了,你的仇我帮你报,其余的,你不要再说!”

他已经有了苏静,就不会再背叛她!

“好,有你这句话,我也就安心了……”

姚娇勉强笑了笑,他肯松口,就代表他也心软了,对不对?

听见苏静的脚步声急匆匆的跑出来,姚娇也安静了闭上了眼眸,不再说话。

救护车也来的极快,又载着姚娇极快的离开,幸而救护的及时,姚娇除了失血有点多,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。

一通忙碌下来,已经凌晨过后了,苏静捱不住瞌睡,直接就窝在陪护床上睡着了。

而程殷一直陪着姚娇,也忘了自己是个病人,姚娇偶尔睁开眼看看他,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爱恋令程殷极不自在,又不好扔下她离开。

他虽然爱过姚娇,但他已经有了苏静,又怎么做出背叛苏静的事情?

一夜无话。

清晨的风带着凉意,在室里转了个圈,又调皮的跑远了。

厉远冥习惯了早起,只是尚未睁眼,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似的,猛然睁开眼睛,就见梁浅茵眼含泪光,正痴痴的盯着自己。

厉远冥吓了一跳,“浅茵,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“阿衡,我又让你操心了……”

梁浅茵扑上前抱住他,声音里带着哽咽,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“傻丫头,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?”

厉远冥抱住她,忽又惊喜不已,“你恢复记忆了?”

“嗯,一觉醒来,就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。”

梁浅茵点头,都不舍得松开他,如果当初知道一个转身,就需要付出这么多的代价,那她宁愿厉远冥陪在自己身边,也不愿意厉远冥去追姚娇。

见他温柔的望着自己,凤眸里略起了羞赧,“对不起,我总是让你担心。”

“没关系,是那些坏人太防不胜防了。”

厉远冥捧起她的脸,薄唇温柔的印了上去,辗转反侧,“你苏醒就行了,以后我会好好的守护着你,再也不让你受那些磨难……”

“唔,……”

梁浅茵软在他怀里,回应他的,是更热烈的情动。

直到晌午以后,两人才有说有笑的下楼,孩子们已经上学去了,老爷子和何煜就坐在客厅里喝茶闲聊。

看见梁浅茵下楼,老爷子还紧张了下,“怎么样,恢复记忆了吗?”

“爷爷,让您担心了,我已经恢复了记忆。”

梁浅茵笑吟吟的上前,给老爷子和何煜斟了茶,才又笑道:“何煜,谢谢你出手帮忙。”

“催眠术是我下的,我也有义务替你解除。”

何煜并不是居心叵测之人,见梁浅茵已经恢复如常,也就不欲久留,“我四海为家惯了,而且方知又来了青城,我还是尽早离开的好,你自己多保重。”

“要不再留几天吧?我还没好生谢过你呢。”

梁浅茵想留他在青城玩段时间,但何煜对方知了解颇深,并不愿意再对上方知,“我就不留了,咱们有缘再见。”

他坚持要走,梁浅茵也不好强留,厉远冥接过话,“是去机场吗?我让司机送你过去。”

“不了,我就悄悄的来,悄悄的走,谁也不惊动。”

何煜摆摆手,潇洒的走了。

梁浅茵看着他的背影,无奈摇头,“他倒是洒脱,只希望方知能幡然醒悟,别再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。”

“我会叫人注意着青城的动静,一旦发现方知,就先抓了他再说。”

抓住方知,再给他送到精神专科,好好治治他的毛病。

厉远冥连医院都已经想好了,只不过并不知道方知在哪里,想抓人也无从下手。

也只能先作罢。

既然梁浅茵的催眠术已经被解除了,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,又拗不过梁浅茵的要求,厉远冥只得带了她去公司里转悠,顺便视察下情况。

虽然厉远冥不在,但徐景痕回来了,而且还有许风在,公司依然运转正常。

徐景痕看见厉远冥回公司,喜得就差跳起三丈高,逮住他就往会议室里跑,“浅茵嫂子,我借用衡哥半个小时,然后就完璧归赵!”

梁浅茵没意见,但是厉远冥不乐意了,“开个会而已,你自己去不就行了?”

“哎呀,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老董事有多难缠,我最讨厌开董事会了!”

徐景痕是宁肯干苦活累活,都不乐意和那些老董事打交道,董事会议自打他回来后就一拖再拖,今天终于拖不过了,正准备慷慨赴死,哪知道厉远冥忽然来了?

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,他哪有放过的道理?

不由分说的要拽走厉远冥,厉远冥却担忧的看向了梁浅茵,梁浅茵笑着摆摆手,“我就在公司里转转,光天化日之下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“那行,你就在有监控的地方转悠,千万别去那些监控死角。”

厉远冥也是被吓怕了,生怕哪个角落里又会蹦出坏人,再把她掳到不知名的地方。

“我知道啦,你赶紧走吧。”

梁浅茵嗔怪了眼,她又不是小孩子了,怎么可能会往那些不安全的地方走?

看他一步三回头的离开总裁室,梁浅茵眼里又现了甜甜的笑,也信步去了总裁室,就在公司内部溜达起来。

犹记得上次来明基的时候,是那位胡董事作祟,要伙同外人加害厉远冥,是她躲在办公室外偷听到了内幕,这才一举戳穿了胡董事的阴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