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84章 你眼瞎啊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4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方知,你清醒点,我是梁浅茵!”

梁浅茵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,见方知执拗的盯着自己,又只得无奈道:“你这个精神状态实在很危险,还是赶紧去医院看看,免得再酿成了大错。”

都已经逼死了个方雁,别再闹出什么人命才好。

“不,不跟我回去,我就不看病!”

方知执拗的盯着她,“你跟我回去,再给我请医生,我保证乖乖听话,行吗?”

厉远冥脸色一冷,“你在想屁吃?”

抓不到梁浅茵,就想利用女人天生的软心肠,当着他的面拐骗梁浅茵?

琥珀色的眸里泛了冷意,“你要肯治病,那我们马上给你请医生,但你是要是再敢打什么歪主意,我绝对饶不了你!”

“雁儿你听见没有?他那么凶,他根本不适合你的!”

方知逮到机会就抹黑厉远冥,看梁浅茵不为所动,伤心得就差下跪了,“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啊?哥哥哪里会比这个男人差?你跟哥哥回家好不好?”

“方知,我很感谢你没有伤害我,但我是不可能跟你回去的,你死了那条心吧。”

梁浅茵摇头,已经无力再说什么,“赶紧的回家治病,等你的病好了,再来找我说话,我相信我们就算不能成为朋友,也不至于成为仇人。”

“不,雁儿,你是我的!你必须要跟我回去!”

死活说不通,方知也急躁起来,又伸手去拽梁浅茵,但厉远冥冷冷拍开他的手,又顺势往地上一掼,“擒住他,送到精神病院去。”

既然他不肯治,那自己也无所谓那点医药费,好好的,彻底的给他治治毛病。

保安们已经等待多时,闻声就一拥而上,擒住了方知,方知恼得又咬又踢,“你们松开!我没有精神病,你们都松开我!”

“方雁,你不听我的话,以后有你哭的时候!”

“雁儿,我是你哥啊!”

“梁浅茵,你好狠的心!你这样对我,以后是会遭报应的!”

方知激动愤怒的声音响彻大堂,引得那些员工和客户都齐齐往这边张望过来,梁浅茵皱了眉头,正欲开口,厉远冥已经愠怒出声,“一群蠢货,还不赶紧把他送走?”

由着方知在这里吵闹,影响了浅茵的心情怎么办?

保安们唯唯诺诺的,赶紧擒了方知,就将他打发去精神病院了。

厉远冥这才收回眼神,看梁浅茵的脸色不好,赶紧就缓了怒意,柔声安慰,“浅茵,方知就是个疯子而已,你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”

“我知道,我就是觉得这样的人可怜又可悲,还想着祸害别人……”

梁浅茵轻叹了声,忽又问道:“你怎么跑下来了?”

董事会的那些老头子本来就难缠的紧,他临时缺席会议,指定又要被那些人诟病。

“你比他们重要多了,二选一,我当然是要先顾着你。”

就算明基破产了,厉远冥也不会有多少心疼,但梁浅茵要是皱一下眉头,厉远冥就会觉得天都不蓝了,花也不香了,满脑子想的都是她又怎么了?

抚不平她眉间的轻愁,就算拥有家财万贯,也会觉得自己是世上最没用的男人。

“你呀,再这么宠着我,那些董事肯定有意见的。”

“甭管他们,我带你出去玩吧?”

厉远冥才不乐意开什么董事会议,但梁浅茵也不想他被人诟病,还是摇了头,哄他去会议室主持会议,“你先应付着,咱们中午再走行吗?”

“那行吧,我先送你回总裁室。”

厉远冥看出她的为难,也就没强求出去玩,送她回了总裁室,叮嘱她别跑之后,这才依依不舍的付出了会议室。

梁浅茵看的摇头失笑,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,怎么这人反倒更黏乎了?

害她成天像吃了蜜糖似的,迟早要牙疼。

厉远冥去主持会议了,梁浅茵闲着无事,也就只能翻翻桌上的文件,能帮上忙的就尽量帮忙,给厉远冥减轻负担。

只是厉远冥这一去还挺久的,梁浅茵都看了一叠文件,都不见人回来。

瞄了眼墙上的挂钟,已经过了十二点,梁浅茵想想,准备再去会议室看看情况,哪知刚到门口,就见周玉芬和厉忠域来了。

眉头一皱,立即就不动声色的退回总裁室,给厉远冥发了条简讯过去。

信息刚发完,周玉芬和厉忠域就已经进了总裁室,一看梁浅茵坐在总裁位置,周玉芬瞬间就怒了脸,大发雷霆,“贱人,谁准你坐在那里的!”

“你眼瞎啊?当然是我自己。”

既然周玉芬开口就骂人,梁浅茵也不客气的反呛了回去,恼得周玉芬张牙舞爪的,就要上前来揍人,但厉忠域却拦住了她,“玉芬,有监控!”

她要是先动手打人,回头闹到厉远冥面前,厉远冥指不定还要发多大的脾气。

“哼,今天要是没监控,我能撕了这个贱人!”

周玉芬恼火的甩开厉忠域,坐在了沙发上,“梁浅茵,你不是被人卖到山旮旯里了吗,怎么还能找回来?”

梁浅茵略眯了眸,“那我倒是想问问,你怎么知道我被卖了?”

“姚娇亲自打电话告诉我的,”周玉芬看了眼梁浅茵,笑得满脸阴阳怪气,“怎么,你忘记了你这个曾经最好的闺蜜?”

“哦,你不提起,我还真忘了这种烂人。”

梁浅茵就知道这事肯定跟姚娇脱不了关系,还有那天突然出现的苏静,不知道她是否也参与其中?

心思几转,把这事记在了心里,而此时厉远冥也回来了,看见周玉芬和厉忠域,直接就冷脸问道: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
周玉芬冷哼了声,“厉远冥,半年赌约还没有到期,我们为什么不能来?”

“哦,对,是还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。”

厉远冥点头,也没说不承认,只是随即又淡声道:“但是鉴于你们前四个月无所作为,还令公司亏损了不少钱,赌约已经自动作废,不复存在。”

“喂,你出尔反尔啊?”

“笑话,难道还让公司继续跟着你们亏损?”

厉远冥冷冷一眼瞥过去,语气已经不耐烦起来,“有事说事,没事就赶紧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