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86章 千里追夫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呜呜,厉远冥,你居然就开始嫌弃我……”

“我真的没有,”厉远冥看她光打雷不下雨,还瞪自己的小模样,顿时就哭笑不得,作势就要扑上去,“你要再这样,我就喂饱了你再出发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哼,你就知道占我的便宜!”

梁浅茵倒打一耙,抱着他的胳膊摇啊摇的,软软撒娇,“老公,衡哥哥~~你就带人家跟你一起双宿双飞,好不好嘛?”

软糯娇甜的声音,撩得厉远冥心痒痒的,想着要离家好几天,干脆就噙着坏笑将她扑倒在床上,“我看最近是让你太闲了,反撩起我来了?”

梁浅茵小脸一红,用手指戳他的胸膛,“喂,你占我便宜,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啊?”

“那得等你有力气下床再说。”

厉远冥才不会让她出门涉险,自是卖力干活,待梁浅茵疲惫得嗓子都像在小猫叫唤似的,这才神清气爽的起身,提着行李箱赶飞机去了。

小样的,还治不了她了?

楼下送别的声音隐隐传进主卧,梁浅茵这才龇牙咧嘴的强撑着腰起身,这个混蛋,为了不让她跟着,差点把她的腰都给折了好吗?

不过自己打定了主意要跟上去,怎会让小小的困难给绊住?

强忍着腰上的不适,收拾了点必要的东西,这才匆匆下楼,管家刚送走厉远冥,转眼看着梁浅茵又拎着行李箱下来了,赶紧就拦住了她,“夫人,您要去哪里?”

方才先生走的时候特别交待过了,不能让夫人出门,他可不能在这节骨眼上犯错。

“先生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。”

梁浅茵说的很清楚,又叮嘱道:“对了,帮我把票订上,我马上坐车去机场。”

“夫人,先生不让您出去,您别为难我啊……”

老管家头疼的看着梁浅茵,赶紧拦住了去路,梁浅茵略眯了眸,笑道:“您不让我去,回头我自己悄悄跑出去了,岂不是更危险?”

“而且我现在去还能跟厉远冥一个航班,有他护着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老管家愣了,“可是先生说……”

“哎呀,您也希望我和厉远冥多相处是不是?他这一走就是好些天,我若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,和他共度二人世界,感情也会更稳固的,您说对不对?”

梁浅茵打断老管家的话,循循善诱,“厉远冥是您看着长大的,您也不希望我和他闹别扭吧?我跟着他出差,还能照顾他,多好的事情? ”

她都舍了脸皮说话,不信老管家还会拦着她千里追夫?

老管家的确希望厉远冥和梁浅茵好好的,想想也就让开了路,“那我让司机送您过去,您自己当心着些,千万要注意安全。”

“好嘞!回见!”

梁浅茵瞅着空隙就飞快的钻了过去,看的老管家摇头失笑,自己又没再拦她,她还那么着急干什么?

不过有夫人在身边,先生的心情也会好很多吧?

梁浅茵和厉远冥前后相差不过十分钟出门,到了候机厅,梁浅茵一眼就看见了鹤立鸡群的厉远冥,傲然尊贵的气质在人群中格外显眼。

特意坐远了几排位置,等到厉远冥过了安排之后,这才远远的跟上去。

有了她刻意的拉开距离,一直到下飞机的时候,厉远冥也没有发现她的存在。

直到下飞机过了安检之后,梁浅茵这才小跑到厉远冥身后,亦步亦趋的跟着他,厉远冥还没有发现,许风的眼角余光已经注意到了不对劲,顿时就停住了脚步,“夫人?”

一声夫人,唤的厉远冥立即就停了步伐。

后头的梁浅茵躲避不及,一头撞在他坚硬的后背上,顿时就疼的直揉鼻子,“好好的,怎么突然停下来了?”

厉远冥是又心疼又无奈,赶紧帮着揉鼻子,“我不是叫你别跟过来吗?”

“哼,你死活不肯让我跟,是不是背着我金屋藏娇了?”

梁浅茵瘪着嘴,委屈的都要落泪了,“如果打扰了你和小娇妻私会,那我马上就回青城,再也不眼巴巴的跟着你了!”

厉远冥哭笑不得,明知道她在套自己的话,也乐意顺着她的话喊冤,“天地良心!我除了你,哪还有什么小娇妻?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让我跟?”

“好好好,你跟着吧,我错了,我再也不拦你了。”

厉远冥举手投降,又轻弹了下她的额头,“既然已经跟上来了,为什么不早早给我发信息?一个人偷偷的跟在后面,要是发生了危险怎么办?”

“发生危险了,那我就大喊,老公救命!衡哥哥快来救我!你不就来了?”

梁浅茵调皮的眨了眼,笑嘻嘻的小模样逗得厉远冥也不忍心责怪她了,而许风一脸苦涩,欲哭无泪。

如果他有罪,那就请用法律制裁他,为什么又要给他塞狗粮啊?

心塞,他还是赶紧先走为妙。

许风埋头上前走了,梁浅茵才又掐了下厉远冥腰间的软肉,低低嗔怪,“而且愿赌服输,我都爬起来了,你就不能再赶我离开。”

男人不善的眯了眼睛,“这么说起来,还是我不够卖力啊?”

“嘿嘿,您老那不是赶时间吗?”

梁浅茵讪笑两声,赶紧岔开了话题,“那什么,天都黑了,我也饿了,赶紧找地儿填饱肚子好不好?”

男人越发冷哼,“你的意思是,我还没有喂饱你?”

“哥,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……”

梁浅茵欲哭无泪,她只是想表达肚子饿了,怎么这人就不依不饶了呢?

难道自己踩着他的尊严了?

厉远冥冷哼,但还是乖乖的带着她去了酒店,酒足饭饱之后,就开始脱衣服,直接就把梁浅茵给弄懵了,“阿衡,你也太疯狂了吧?”

“今儿个不振夫纲,我就不下床。”

都怪他不够卖力,才没能让梁浅茵留在家里,既然已经知道错误了,像他这么努力勤奋的人,怎么能知错不改?

梁浅茵泪崩,“我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?”

她是来散心的,要是连床都下不了,那岂不是比待在家里更惨?

“你说呢?”

低沉悦耳的声音如同在弹奏大提琴,尾音还略略上扬,透着撩人的魅惑,梁浅茵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,正欲开口,一张大被盖过来,被迫胡天海地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