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91章 夺妻之恨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6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程殷哪忍得住怒火,立即就拿手机开始查问李铭的下落。

但想想又给苏静打了电话过去,电话刚接通,就怒骂起来,“贱人,你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上床?等老子找到你,非弄死你不可!”

“你他妈的试试?你要敢来,老子让你竖着进来,横着出去!”

电话那头响起恶狠狠的声音,程殷一愣,瞬间又大怒,“你抢了我老婆,还敢跟我凶?”

“笑话,要不是静静拦着,我早弄死你了!”

李铭看了眼已经在后座睡着的苏静,压着嗓音骂道:“老子开酒吧的,只要你敢来,我保管奉陪到底!”

特么的没脸玩意儿,自己老婆被人骗了,他都不知道,反而还和骗子上床?

这种王八蛋,也配有老婆?

李铭狠狠啐了口唾沫,挂断电话,就载着苏静回酒吧去了。

静静一夜没睡,又为了程殷和姚娇的事情伤神过度,现在就算天塌下来了,也不能打扰她睡觉休息。

他骂爽了,程殷却差点气了个半死。

这年头当姘头的,也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凶人?简直就是世风日下!

姚娇看他气得直哆嗦,却没了后续,心里暗骂了句怂货,嘴上却是柔柔弱弱的问他,“是不是那个男人凶的很?程殷,要不这事就这么算了吧?”

“夺妻之恨,怎么能轻易算了?”

程殷一腔怒火无处发泄,厉声道:“你给我说说他俩之间的事情,等我逮到那个贱人,定要一巴掌把她打在地上,打死她都不为过!”

“其实她和李铭也就是在酒吧里认识的,不知道怎么就勾搭上了。”

姚娇掩去了自己的事情,就添油加醋的诋毁苏静,反正自己都不幸福了,苏静既然自称是好朋友,又怎么能独享幸福?

大家一起痛苦,才是最美妙的事情。

……

梁浅茵一觉醒来时,外面已经天光大亮。

伸手摸了下旁边的被褥,冰凉的感觉从掌心传到脑子里,厉远冥这是早就起身离开了?

外间传来轻微响动,梁浅茵披了衣起床,就见许风正在摆放早餐,看她见起身,顿时就微笑着打了招呼,“夫人,早上好。”

“早上好,厉远冥去哪里了?”

梁浅茵礼貌的点点头,还是问了句厉远冥的去向,许风立即回道:“厉总上午要和客户见面,商谈工作的事情,嘱咐您就在酒店里等他回来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,不用管我。”

梁浅茵知道厉远冥和许风是来工作的,也不好太麻烦他们,看了眼墙上的挂钟,已经十点过了,顶多再过两个小时,厉远冥也该回来了吧?

许风看她能照顾好自己,也就退出了房间。

酒店的茶餐厅里,厉远冥正和客户闲聊着,见许风寻过来,也就轻声问了道:“她醒了?”

“嗯,夫人看着精神不错。”

许风尽职尽责的回答了句,而客户隐约听见他俩的对话,也就笑起来,“厉总出差,还带了女伴同行?可谓是金屋藏娇啊。”

“并非金屋藏娇,而是她想跟过来散散心,我便由着她了。”

厉远冥并不认同金屋藏娇这个词,浅茵是他光明正大的妻子,何须躲躲藏藏?

客户愣了下,但很快又笑的八面玲珑,“既然是厉总的身边人,那中午我请客,让我尽尽地主之宜,如何?”

“不了,她不习惯应酬,中午我陪她吃饭。”

厉远冥拒绝了客户的盛情邀请,改而朝许风说道:“合同都带过来了吗?”

“所有的资料和合同都在这里,您过目。”

许风把手里的文件袋交给厉远冥,厉远冥也就直接和客户谈起合同的事,浅茵已经醒了,他该要早些完成工作,回去陪着她才是,哪能在此消磨时间?

不过十一点,厉远冥便上了楼。

刚打开房门,恰巧梁浅茵洗完澡出来,见厉远冥回来,下意识的拢了拢浴巾,小脸上带着丝羞涩,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厉远冥莞尔一笑,“浅茵这是害羞了?”

“没,没有的事。”

梁浅茵红了脸,赶紧往房里走,厉远冥追上来,伸手就去拉她,哪知却扯到了浴巾,梁浅茵就突觉一阵凉风袭来,低头一看,自己光溜溜的,而浴巾已经落在了厉远冥手里。

“阿衡!”

梁浅茵脸上羞烫的都能煮鸡蛋了,厉远冥赶紧给她把浴巾披上,满眼无辜的笑,“嘿嘿,我说我手滑了,你信吗?”

“我信你的鬼,赶紧出去,我要换衣服!”

梁浅茵夺过浴巾,就往外推他,厉远冥却像座山杵在那里,“都老夫老妻了,你换衣服就换衣服,我就不用出去了吧?”

他留在房里,刚好可以好好欣赏下自家老婆的好身材。

“哎呀,你先出去!”

虽然是老夫老妻了,但梁浅茵并不习惯当着厉远冥的面换衣服,厉远冥看她执意坚持,也就只能悻悻的往外走,但哪知梁浅茵用力过猛,幅度太大,浴巾又滑了下去。

大片雪白瞬间暴露在眼前,厉远冥的眸色都幽暗起来,无意识的动了动喉结,“浅茵,这个不怪我吧?”

梁浅茵羞的都没脸见他了,转身就要夺路而逃,但一再被撩拨的男人哪容得了她再走脱?伸手一拉,便揽了美娇娘入怀,肆意调笑,“浅茵这般主动,我怎能拂了你的兴致?”

“那是意外,你别胡,唔……”

嫣红的小嘴儿想要拒绝他,但瞬间就被堵了个严严实实,只余低浅的吟哦声。

男人得意的抱她入怀,享受她的温柔细腻,天光明亮,正好用来白日那什么来着?

哎呀,他学习不好,只管享受就行了。

等到梁浅茵再次洗完澡出来,窗口的阳光都偏西。

软绵绵的被厉远冥抱回房里,都累的不想再说话,而厉远冥神清气爽的笑道:“你不是想出门散心吗?你换好衣服,我带你出去转转?”

“不去,累……”

梁浅茵现在连说话都觉得费力气,躺在柔软的被窝里,就只想睡觉。

小猫似的哼哼,逗得厉远冥低声笑起来,“那我背你出去?这边有不少值得游玩的地方,要是这次错过了,下次再来,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