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595章 贵人多忘事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3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小娇,我已经帮过你了,你怎么能反过来害我?”

“你帮我了吗?那是帮你自己能顺理成章的和李铭鬼混吧?反正梁浅茵没死,你就得一直帮我搞她,要不然我就只能让你寝食难安,被人指着脊梁骨唾骂了。”

姚娇阴笑起来,这么好的帮手,她怎么舍得松手?

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哭泣声,姚娇越发得意,“记住我说的话,你得随叫随到,懂吗?以后程殷就归我接管了,你就死在李铭那里别回来,不然下场你知道的。”

“还有,我跟你说的话,你不许告诉李铭!”

“姚娇,我恨你,恨你……”

软弱无力的哭泣声响起,就那点毛毛雨似的威力,对姚娇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,反倒是笑得越发丧心病狂,“那你就好好的恨着我,办不好我的事,我就叫你万劫不复!”

“我办,我就问你一个问题,是不是你主动把我卖给李铭的?”

“你都跟他睡了千八百遍,再睡一次,又有什么关系?”

姚娇嗤笑了声,“记着我说的话,我有事了,你必须随叫随到,听见了没有?”

“我听见了……”

苏静泣声回答了她,而姚娇这才满意的满意的挂断了电话,却见程殷刚好回来了,赶紧就摆了副委屈模样,“殷哥,对不起,我劝不了阿静……”

“你劝她干什么?她就是回来了,我也不要她!”

程殷听见苏静的名字就满心怒火,姚娇半低着头,伤心落泪,“她刚刚给我打电话,说她在李铭很快活,叫我们永远都别再找她,不然她会恨咱们的……”

“笑话,老子用得着找她那个贱人?”

程殷把手里提的水果塞给姚娇,又往厨房走,“我与苏静已经恩断义绝,以后就好好的和你过日子,你先去休息,我来做夜宵。”

“殷哥,你真好,是阿静她有眼无珠,唉……”

姚娇装模作样的轻叹了声,看着程殷进厨房,开始准备夜宵,眼里就露了得意。

苏静,你的老公归我使唤了,大房子也归我住了,就连我深夜说想吃水果,他都屁颠的去买,而你自己却还要受我的屈辱,我看你拿什么再在我这面前秀幸福?

老娘折腾不死梁浅茵,那就从你身上解气!

厨房里的程殷对此一无所知,还巴心巴肺的给姚娇做着夜宵。

而苏静看着黑屏的手机,已经哭成了泪人,李铭无奈又心疼的抱住了她,“你为那种人哭,值得吗?”

“我是,我是在哭我自己眼瞎……”

苏静哭的泣不成声,用眼泪宣泄着内心的愤慨,李铭柔声哄了几句,话锋一转,“方才你说她再招惹你,就由我处置的,这话还能算数吗?”

“算数,怎么不算?我从未想过害她,她却把我推进了深渊,那她也别想爬上去!”

苏静哭着抬起头,“我听你的话,再也不相信她了!”

“乖,听我的话就对了,我不会害你的。”

李铭心疼的拭了她脸上的泪,“程殷根本就配不上你,姚娇不是把你推进深渊,而是让你离开了程殷那个人渣,你跟着我,以后定然少不了你的好日子。”

“我不知道,我怕你也是骗我的……”

“我要是骗你,就叫我出门被人乱刀砍死,好不好?”

李铭满心眼的都是大静静,看她懵懂的望着自己,又叮嘱道:“姚娇既然要你帮她办事,那你就先顺应着你,把她现在的住址套出来,然后我再和梁浅茵那边联系,争取一次就将她抓起来,以后再也不能害人。”

“好,我都听你的。”

苏静安静的伏在他怀里,顿了顿,又小小声的说道:“你以后别发那样的誓了,听着怪叫人害怕的。”

“好,反正你只要记着,我不会负了你就行。”

李铭抱着苏静,眼底却闪了浓浓冷意,欺负他不要紧,敢欺负他的静静,这事没完!

梁浅茵休息了一夜,身体已经恢复过来。

厉远冥怕她在外不习惯,也加紧了工作速度,三天就干完了原本五天要干完的活,只不过合作方举办了个宴会,实在推脱不掉,也只能带着梁浅茵去参加宴会。

梁浅茵如今鲜少理事,并不喜欢应酬,跟着厉远冥进了举办宴会的后花园,就直接往休息区那边走,“我坐那休息,回去的时候你叫我就行。”

“也行,有什么事,你就赶紧叫我。”

梁浅茵这几天身体不方便,厉远冥也尽量照顾着她的情绪,“等参加完宴会,咱们就能连夜坐飞机回青城,不用再住酒店了。”

“好,我也想孩子们了。”

出来的时候挺想出来的,如今又盼望着早点回去,和孩子们团聚。

梁浅茵笑着摆摆手,示意厉远冥尽管去忙他的,厉远冥也想早点结束应酬,只能先去合作方那边露个脸,再找个时机,就直接带着梁浅茵溜了。

小城虽小,但来的人也挺多,厉远冥刚进人群,就被不少人缠住了。

梁浅茵看了几眼,便坐到角落里和云染发消息,聊聊最近的趣事,打发下时间。

只是云染忙着喂奶带孩子,聊不了几句就没个回应了,梁浅茵抬起头来看了下厉远冥,见他被人群缠住,一时半会儿也脱不开身,也只能意兴阑珊的别开头。

有夜风吹过,阵阵幽香随风飘来,也不知是什么花儿。

梁浅茵四处张望了下,见不远处的泳池波光粼粼的,周围就种着花,想想也就起身朝那边走了过去,打算赏赏花,消磨时光。

只是刚走没几步,忽听一声不善的轻笑传过来,“哟,这不是浅茵表嫂吗?”

表嫂?

梁浅茵偏过头去,就见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望着自己,满眼的挑剔,“表嫂怎么独自在这里瞎转悠?表哥呢,没陪你吗?”

“我好像不认识你吧?”

虽然这姑娘没叫错名字,但梁浅茵还真就没见过这个姑娘。

狐疑的打量了几眼,瞧她也还算清秀可人,遂就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看来表嫂是贵人多忘事,嫁进厉家那么多年,连厉家的几个亲戚都还认不全,你可真是失职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