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03章 让你连尾气都追不上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轻飘飘的一张纸,却如山岳般砸在苏静心上,苏静噙了泪,又低低的笑起来,“所以说,程殷,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?”

“姚娇说什么你都信,连让我辩驳的机会都不给,就判了我的死刑?”

曾经的枕边人,就这么恨她吗?

程殷满脸的厌恶,别开了头,“你早就被李铭那个畜生玩烂了,还装什么清纯?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,最好永远都别再出现在我眼前!”

“好,好,我如你所愿,希望你不会有后悔的时候!”

苏静死死的憋住泪水,拿起离婚协议书就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庭院,姚娇看着她的背影,眼里闪着不易察觉的恶毒。

苏静,让你在我眼前秀恩爱,被扫地出门的感觉很爽吧?

只可惜这事儿还没完呢!

苏静哭着冲出了庭院,李铭早在墙后站着,极快的把她接回车上,又远离了这里,才停下车,心疼道:“就是渣男贱女而已,你何苦为他们落泪?”

“你不懂,你不懂……”

苏静哭着摇头,泪雨纷飞,“李铭,我知道我不该那么蠢,轻易就上了姚娇的当,也不奢求能得到程殷的原谅,但程殷为什么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我?”

“你和程殷的出轨,是有本质的区别,懂吗?”

李铭抱住她,低低道:“你是受了姚娇蛊惑,再加上我的胁迫,才会不得已跟了我。”

“而程殷却是心甘情愿的和姚娇苟合,在他抱住姚娇的那一刹那,不止是身体,精神也彻底背叛了你,一个已经不爱你的人,又怎么会听你的解释?”

他俩苟合的时候,可没人胁迫吧?

心疼的拭了她脸上的泪水,可怜的静静,身不由己啊。

见她情绪稍好了些,这才把录音笔拿过来听了遍内容,才问苏静,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脑子乱糟糟的,你处理吧……”

苏静已经被搅得精疲力竭,无力再想其余的事情,李铭拍拍她的背以作安抚,手里已经毫不迟疑的给梁浅茵打了电话过去。

梁浅茵这会儿正在玫瑰花圃剪枝,见是陌生号码,迟疑了下才接道:“喂?”

“是梁浅茵小姐吧?我是李铭,找你谈点正事,方便吗?”

李铭说的挺直接,梁浅茵也就进了凉亭,“李先生,我并不认识你,你有何正事找我?”

“是这样的,你还记得你在M国餐厅遇见的苏静吗?”

李铭开门见山的说了当时发生的事情,把梁浅茵都听惊了,又急怒不已,“你们居然合起伙来欺骗我?现在告诉我这事,是想耀武扬威吗?”

“梁小姐误会了,我告诉你此事,只是想配合你抓到姚娇而已。”

李铭不慌不忙的,又干脆直接,“苏静心思单纯,被姚娇骗了,我也是顺水推舟,才会有后来的事,现在我们都很抱歉给你造成了莫大的困扰,那两个亿,我也会退给你的。”

“苏静现在已经醒悟,并不想再被姚娇利用,保不过她有把柄在姚娇手里,也只能先无奈应下,打算和你里外应合,你看如何?”

“这事太重大了,我得和我先生商量之下,才能给你答复。”

梁浅茵做梦都没有想到,在她不知道的地方,姚娇竟然会犯下这么多事,还逼得她自己的同盟反叛,可这事是真是假,还说不好。

“行,谨慎为上,你先和厉先生商量。”

李铭也不着急,只不过又提醒道:“姚娇一直在你家附近蹲点,我们也不方便见面,以免被她发现端倪,有什么事,你打这个电话找我就行了。”

“可以,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。”

梁浅茵这会儿脑瓜子都嗡嗡的,努力的定了定神,这才赶紧给厉远冥打电话过去,“喂,阿衡,你身边有没有其他人?我要给你说件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厉远冥看看会议室里黑压压的脑袋,示意许风主持会议,自己则拿着手机出门,“没有人,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想跟我分享?”

“是苏静身边的李铭,他和盘托出了把我卖给方知的事,还要和咱们合伙抓姚娇。”

梁浅茵把李铭的原话告诉了厉远冥,才又紧张道:“阿衡,你说我应不应该相信他?我怕他骗我,又害怕错过这个机会。”

“你等我回来。”

既然是这事,厉远冥也忘了正在召开的重要会议,倒是许风急匆匆的追出来,“厉总,大家还等着您开会呢,您去哪里?”

“你主持,实在不行,就下次再说。”

厉远冥大步跨进电梯,会议的事,又怎么有老婆的事重要?

梁浅茵心里忐忑,左思右想,也想不出个名堂,没多久厉远冥就赶回来了,“浅茵,你有没有再和那个李铭联系过?”

“没有,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,就没联系。”

凉亭里挺冷的,梁浅茵倒了杯热茶给他,“要不咱们想办法和他俩见见面吧?”

“也行,让他俩去悦风酒店的顶级套房等着,我们随后就去。”

姚娇要跟也只能跟踪这边,让李铭和苏静先去酒店里等着,姚娇也查不到什么。

“那我马上打电话跟他说,”梁浅茵给李铭那边回了电话,李铭刚带着苏静回到酒吧,听她的意见,也就答应下来,“行,我带苏静先去,你们迟一个小时再来。”

时间岔开了,也不容易起疑。

“好,不见不散。”

梁浅茵点头,和厉远冥等了一个多小时,这才驱车赶往悦风酒店。

他俩刚出门没多久,姚娇就从隐蔽处窜出来,开着自己的车追上去,准备伺机而动。

厉远冥已经从后视镜里看见了跟上来的灰色小迷你,琥珀色的眸里蕴着怒意,“要不是为了能让她彻底服罪,我能现在就撞过去弄死她!”

“你别冲动,为了她搭上自己,多不值得?”

梁浅茵安抚了句,“咱们就照常开往悦风酒店,别让她起疑就行。”

“哼,迟早饶不了她的!”

厉远冥冷哼了声,突然加速,性能优越的跑车很快就窜进了车流里,姚娇的小迷你哪有那么大的马力,勉强跟了一小段,就连跑车的尾气都看不见了。

恼恨的拍了方向盘,心里暗骂不已,光天化日的,这两个贱人又是去哪里潇洒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