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06章 气到心肌梗塞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4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那你还想怎么样?清纯玉女吗?”

程殷恶毒的打量了她几眼,转身就往院里走,“你不是有话和我说吗?叫你的那位司机滚开,我今天倒是想看看,你还想和我说些什么?”

“我得护着我们家夫人的安全,万一你对她见色起意,我怎么向我家先生交待?”

李铭义正严词的申明了地位,程殷嗤笑一声,也懒得再说什么。

进到客厅,就见所有的东西都通通换过了,苏静抹了泪,低低笑起来,“这些都是姚娇来了以后,她布置的吗?”

“对,她可比你聪慧温柔多了,甚得我心。”

都已经闹成这样了,程殷也不怕说实话,“当初若不是小娇拒绝我,我也不会看上你,如今小娇回来了,我和她之间的误会也已经解开,你当个下堂妻,正好成全我们。”

苏静脸色一白,“所以说,你从来没有爱过我?”

“也不能这么说吧,毕竟你也挺不错的,只不过没有小娇更得我心而已。”

程殷边说,下流的眼神边就打量苏静,虽然他更喜欢姚娇,但不得不说,苏静更为丰满诱人,玩起来也更有意思,就这么放过她了,着实有些可惜。

露骨的眼神不加掩饰,看的苏静瞬间就涨红了脸,“程殷,你无耻!”

“嘁,以前在床上的时候,你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眼看苏静红着脸的诱人模样,程殷就不耐烦的去赶所谓的司机,“我跟苏静有几句要说,你赶紧回你的车里,少来碍眼。”

“有话要说?程殷,我看你个老小子,是见色起意吧?”

男人最懂男人了,李铭哪会不知道程殷眼里的邪光代表着什么意思?

冷笑两声,上前挡在了苏静身前,而彼时玄关处也响起姚娇愤怒的声音,“程殷,你居然背着我和苏静在家里胡搞?”

“小娇?不是,小娇,你听我解释,我碰都没有碰苏静,哪里胡搞了?”

程殷一见姚娇居然回来了,也慌了神,赶紧就跑到姚娇身边解释,把苏静都看笑了,“呵,程殷,你还真是心疼她啊?”

“关你什么事?我们都已经离婚了,你少来搅和我和小娇之间的事情!”

程殷瓮声瓮气的骂回去,苏静只觉得好笑,若是程殷听见上午姚娇说的那些话,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当场心肌梗塞去世?

耸耸肩,懒得再和他说道,而姚娇也注意到了李铭,顿时就叉腰冷笑起来,“苏静,你好大的本事啊?上午离婚,下午就带着姘头来举耀武扬威了?”

程殷一愣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傻子,这位吊儿郎当的青年,就是苏静的姘头李铭,你还不认识他?”

姚娇嗤笑了声,“怎么着,你俩是来宣战的?”

“我送静静来拿点东西,他眼拙,非要把我当成司机,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
既然姚娇都回来了,那厉远冥和梁浅茵也该来了,李铭干脆就拉着苏静坐在沙发上,漫不经心的笑起来,“今儿个既然碰面了,那咱们就把事情好好的捋一捋,姚娇你看如何?”

姚娇一下笑不起来了,“李铭,你想怎么样?”

“嘿,你怕什么?坐啊。”

李铭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姚娇,又看向程殷,“你就没发现,你女人有点不对劲吗?”

“你少挑拨离间,你骗走了苏静,还想骗小娇?”

程殷护犊子似的护住了姚娇,李铭也懒得跟他解释,只是嗤声说道:“我从前还以为你以多爱苏静,让她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你,如今一看,你特么的就是个人渣!”

“早知道她跟了这样一个混蛋,我会等到现在才把她弄到手?”

“好啊,你抢我老婆,你还有理了?”

程殷也被骂起了火气,撸起袖子就要干架,李铭又岂会怕他,一脚就踹翻了茶几,巨大的呯通声惊的程殷和姚娇都齐齐吓了一跳。

而李铭只是冷笑,“你这样的人渣,也配有老婆?被玩死了都叫你活该。”

“你!”

程殷大怒,就要冲过去打李铭,但庭院里却忽然响起了不少杂乱的脚步声,姚娇心里一惊,直觉就要逃走。

但李铭一下跳起来,挡住了去路,要笑不笑的道:“你去哪里?”

“你给我让开!”

他不挡还好,一挡之下,姚娇瞬间就感觉大事不妙,着急的就要推开李铭,但她又哪是李铭的对手,反被李铭推回了程殷怀里,“好好看着你的老情人,别让她溜了。”

程殷被说的满头雾水,“姓李的,你倒底什么意思?”

“你马上就能知道所有真相了,希望你别心肌梗塞,自己把自己气死了。”

脚步声已经到了玄关,李铭也就懒得再说,而厉远冥和梁浅茵带着人冲进来,那些保镖极有眼色的立即堵住了出口。

程殷愣住了,傻傻的看着厉远冥,“厉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来抓姚娇的,与你无干。”

厉远冥的眼神落在姚娇身上,琥珀色的眸子一片幽冷,“姚娇,这次还想往哪逃?”

“哈哈,你们来的还真是快啊?是苏静这个贱人故意诱我回家的吧?”

事到如今,姚娇哪还会不知道中计了,愤恨的盯着苏静,“你敢如此害我,就不怕我把你和李铭的那些艳照发出去?”

苏静无所谓的笑笑,“那些只不过是暧昧照而已,从前我怕发出去了,会让程殷难堪,如今嘛,你高兴就好,想怎么发就怎么好,毕竟李铭是我的人,我还怕被人戳脊梁骨?”

“静静,我爱死你了!你说的没错,我是你的人,你怕什么?”

李铭满脸笑开了花,恨不得在苏静身上贴满只属于他的标签才好,而厉远冥清咳了声,“程先生,你们之间的私事,你们自己解决,二十分钟后,警察就会赶到此处,带走姚娇。”

“不,殷哥,我不要去警局,你救救我!”

姚娇一下哭了起来,程殷也咬了牙,“厉总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怎么,你们还没和他说来龙去脉吗?”

厉远冥诧异了下,李铭耸耸肩,简明扼要的说了下事情经过,把程殷听的又惊又怒,“所以说,是姚娇一直在害我和苏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