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07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1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你爱信不信,反正是你自己将苏静给我的,以后都没你的事儿了。”

李铭只要苏静,其余的事情才懒得管,程殷愣愣的看着甜美娴静的苏静,忽就狠狠掐住了姚娇的肩膀,“你说,到底是不是你害的!”

“殷哥,不是我,是他们故意挑拨离间的,你要相信我啊……”

姚娇的眼泪说来就来,哭的都不泣不成声了,程殷满眼血红,“好,我相信你,那你老实告诉我,你说你是为了不让韩子诚吃醋伤害我,才拒绝我的,是不是真的?”

话音未落,有人扑哧声轻笑起来。

一见程殷恶狠狠的望着自己,梁浅茵也就掩了嘴,清咳两声,“那什么,不知道程先生认不认识我是谁?”

程殷一脸阴戾,“我怎么知道你是谁?”

“哎,你不认识我也没关系,在你追求姚娇的时候,应该知道韩子诚还有个正牌的未婚妻梁浅茵吧?很不幸,那个被闺蜜抢走未婚夫的倒霉蛋,就是我。”

再谈往事,梁浅茵并无半分感触,只是淡声说道:“当初姚娇是我最好的闺蜜,但她却看上了韩子诚,设计和韩子诚上床,借此怀孕上位,你说这样的女人,是为了不让韩子诚吃醋伤害你,才拒绝你的?当真是想笑掉我的大牙吗?”

“你也别急着反驳我,知道姚娇为什么如此恨我吗?”

“一则是因为韩子诚得到她之后,就发现她不如我,处处待她不好,就此怀恨在心。”

“二则是她自己不知道在哪得罪了人,被人绑架了她的独子,然后拿了钱撕票,此案久久未破,她就非要赖上我,说是我杀了她的儿子,疯狂的针对我,想要迫害我。”

“我就想问问,这样无厘头的女人,你们是怎么相信她的?”

梁浅茵吐字清晰,条理清楚,一番话把众人都愣了,苏静更是羞愧难当,“梁姐姐,对不起,我不应该听信一面之词,助纣为虐的……”

“没关系,我已经不怪你了。”

梁浅茵摇摇头,凤眸直直的盯着程殷,“这样的女人,你还要护着她?”

“是,我是抢了韩子诚,但你杀害我儿,也是事实!”

姚娇满眼疯狂,又哭又笑,“我的孩子就那么无缘无故的惨死在你手里,我身为母亲,又怎么可能不为他报仇!”

“那我建议你去警局问问,看凶手到底是不是我?”

梁浅茵眼有嘲讽,不想和她争这件事。

而姚娇哭了两声,转头就抱住了程殷,哭得声嘶力竭,“殷哥,我什么都没有了,就只剩下了你,连你也要抛弃我吗?”

程殷脸色复杂,一双手抬起又放下,显示着内心的挣扎。

李铭叼着根烟,随手就把那支录音笔打开了,冲姚娇咧嘴一笑,“你‘关照’了静静这么久,今天我也送你份大礼,祝你好运。”

他的声音未落,录音笔里已经传出了苏静和姚娇的对话。

一听是姚娇逼着苏静签的离婚协议,程殷再也忍不住怒火,狠狠一耳光扇在姚娇脸上,“贱人!处心积虑的要拆散我和苏静,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

“别介啊,后面还有呢,你激动什么?”

李铭让程殷稍安勿躁,那么多劲爆的内容,他不听下去,岂不是浪费了自己的苦心?

程殷咬牙,没再出声,而姚娇疯狂的笑声也传了出来,“你不签是吧?那咱们就走着瞧,相信你的亲朋好友很快就会收到你和李铭苟合的照片!”

“哈哈,你烧啊?反正这是你和程殷的家,你就是烧完了,我也不心疼!”

“苏静,你俩在我眼里连狗屎都不如!知道我为什么要和程殷上床吗?我就是要夺了你最心爱的男人,气死你!”

……

那些卑劣恶俗的话像是刮骨钢刀,凌迟着程殷的神经,泪流满面也不自觉。

苏静轻吁了口气,别开眼看向梁浅茵,“梁姐姐,我想和李铭离开了,可以吧?”

“行,你们走吧。”

梁浅茵说过不会为难苏静,也就当场兑换了诺言,又冲李铭点点头,“感谢你们的配合,苏静是个挺单纯的姑娘,以后好好待她。”

“我会的,她可是我的心头宝。”

李铭满脸笑容的牵着苏静的手,又晃了下手机,“那两个亿已经转到你账户上去了,有时间你看见。”

“谢谢,后会有期。”

梁浅茵微笑点头,而李铭也就牵着苏静走了,刚到玄关,就听身后响起了撕心裂肺的男人哭声,“静静,你就这么跟他走了吗!”

“程殷,静静现在是我的老婆,你最好给我喊她的大名,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李铭气哼哼的骂了句,听的苏静无奈摇头,“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环游世界的吗?不抓紧时间上飞机,还有闲心在这里和闲杂人等啰嗦?”

“嘿嘿,静静老婆说的对,我们抓紧时间去领个证,然后今晚就去环游世界!”

李铭笑嘻嘻的,就开心她说程殷是闲杂人等。

那个渣男错把鱼目当明珠,让明珠跟着他蒙了尘,就得受着现在的下场。

“静静!”

身后传来凄厉哭声,但苏静再也没有顿步,跟着李铭渐行渐远。

厉远冥看程殷一个大男人哭得像孩子,也不知道怎么劝他才好,自己的老婆不好好爱惜,反而和别的女人勾搭不清,能怪谁?

若是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苏静身上,哪还有李铭什么事?

摇摇头,也别开了眼,而姚娇恶狠狠的瞪着梁浅茵,“你杀了我儿子,我找你报仇也不过分!就算把我送进警局,我也会安然无恙的出来!”

“那咱们就拭目以待,看你能不能逃脱法律的制裁?”

梁浅茵已经听见了警笛声,没过多久,就有警察登门,带走了屋走的一众人。

李铭和苏静还在车里没走,看着警车来了又走,苏静的笑容里也多了抹轻松,笑盈盈的看着李铭,“铭哥,你方才在客厅里,要说咱们干什么来着?”

“当然是去领证呀,我的静静老婆。”

李铭是打心眼里喜爱苏静,笑着偷了个香,“我叫你带的证件,你都带了吗?”

“那必须带着,我脑子不好使,就只能听你的吩咐。”

苏静给他看了背包里的东西,喜得李铭嘴都笑歪了,“走,去民政局喽!”

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该要好好庆祝才对!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