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09章 晦气东西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5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他要借着公事的名义支走梁浅茵,老爷子也没有意见。

只是蒋依依既然来了,又怎么会就此甘心?

见一家四口上楼有会儿了,也就甜笑道:“厉爷爷,我想参观下宅子,多和表嫂说说话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“没问题,你表嫂不是小气的人,你尽管上楼好了。”

老爷子大方的点了头,对蒋依依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,蒋依依得了话,立即就兴冲冲的冲向楼上,想也没想的就去推主卧的门。

岂知她刚伸手,门却突然从里边打开了,她一下没刹住脚,瞬间就摔了个五体投地。

开门的梁浅茵还吓了一跳,但定睛一看是蒋依依,瞬间就憋不住笑了,“才第二次见面而已,表妹就行此大礼,不好吧?”

“梁浅茵,你就是故意害我摔跤的,我要去告诉厉爷爷!”

蒋依依哭哭啼啼的,抹着泪爬起来,一看手腕都擦破皮了,顿时就哭得越发大声,“表嫂,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“我初次来老宅,你不喜欢我就直说,为什么要推我啊……”

她哭的大声,很快厉远冥就从书房出来了,紧张的护住梁浅茵,“浅茵,她怎么了?”

“我从房里出来,而她刚巧推门,一下没刹住脚,就摔了个五体投地。”

很简单的事情而已,梁浅茵都想不通蒋依依拿这事污蔑她有什么意义?难道就因为摔了个跟头,所以厉远冥就嫌弃自己,转投她蒋依依的怀抱了?

“自己摔了,还在这嚎哭,真把这当自己家啊?”

厉远冥嫌恶的摇了头,正要拉着梁浅茵走,老爷子已经拄着拐杖颤悠悠的上来了,“哎,方才还好端端的,怎么突然就哭了?”

“厉爷爷,就是表嫂不小心推倒了我,不妨事的……”

蒋依依一边哭,一边把不小心三个字咬得极重,老爷子哦了一声,点点头,“既然是不小心推的,那就叫钟叔把急救箱拿过来,有伤就赶紧处理吧,别留了疤痕。”

这般说法,就好像根本没听明白蒋依依的意思。

蒋依依急了,“厉爷爷,是表嫂……”

“哦?你表嫂怎么了?你上楼的功夫,她就把你推地上了?”

老爷子摸了摸白须,看向梁浅茵,“你说你也是的,都说了来者是客,你就好好的在楼下招待人家就行了,害人家往楼上跑,还摔了一跤。”

“这事要是传出去,厉氏那些亲戚怎么看我们?还不得说我们欺负人啊?”

“爷爷说的是,依依表妹,你跟我下楼吧?”

梁浅茵冲厉远冥使了个眼神,让他回书房,自己则上前虚扶了老爷子,又冲蒋依依笑道:“表妹年轻,应该不用我扶着吧?”

“多谢表嫂关心,我虽然摔得重,但也还勉强能走。”

蒋依依咬牙,愤愤的跟在两人身后下了楼。

老爷子也只是淡声说道:“我这年纪大了,眼睛和耳朵都有些不好使,但这心还不瞎,来者是客,挺好的词,就别玷污了它。”

“爷爷说的是,我定然会好好招待依依表妹的。”

梁浅茵笑笑,给老爷子续了茶,又叫来管家钟叔,钟叔年纪大了,有急救箱也不好用,梁浅茵就拿了碘酒亲自给蒋依依消毒,“有点儿疼,你忍着点。”

蒋依依瞟了眼不远的老爷子,才咬着牙低低道:“我怕疼,你不许公报私仇!”

“表妹放心,我没有你那么小鸡肚肠。”

梁浅茵满面微笑,轻轻的给她用碘酒涂抹着伤口,蒋依依看她还算温柔,也就冷哼了声,“我可告诉你,我这是稀缺的熊猫血,要是浪费了丁点儿,你赔得起吗?”

“当然赔不起,所以请表妹下次也别再随意推人家的房门。”

“哼,我找你说话,那是看得起你,你嚣张什么?”

蒋依依不高兴的瞪了眼睛,伸手就打翻了她手里的碘酒瓶子,土黄色的液体顿时溅得到处都是,而蒋依依又哭了起来,“表嫂,我也没说让你帮我抹药,你生什么气呀?”

一旁的老管家都看懵了,这是倒打一耙?

梁浅茵拿着棉签,忍了又忍,才勉强逼出丝笑容,“依依表妹,你要再这样,我可就真不把你当客人了啊?”

蒋依依哇哇大哭,“表嫂,你别生气,我再也不敢让你涂药了……”

厉远冥从楼上探了头,“又怎么了?”

“我想揍死她!”

梁浅茵真是按不住脾气了,冲蒋依依恼道:“你上趟厉家,好好做你的客人也就行了,打我进门开始就闹幺蛾子,怎么着,你以为你哭上两句,厉家就换你当女主人了?”

“表嫂,我没有,没有……”

“你没有什么?没有想当女主人,还是没有闹幺蛾子?”

梁浅茵骂了回去,看看四处溅得都是的土黄液体,恨不得把剩下的碘酒都泼到蒋依依脸上才好,“我是不是忘记提醒你了,客厅和走廊都有监控?”

“要不要我把监控翻出来,让所有的亲戚都看看你是怎么来上老宅无事生非的?”

都说了来者是客,敬她三分了,她不知道好歹,上赶着要挨骂是吧?

一听有监控,蒋依依的脸色就不自然起来,也不敢哇哇哭了,老爷子坐在不远处,淡淡开口,“老钟,送蒋家小姐出去,以后眼睛揉亮点,别放那些人进来了。”

“是,老爷,是我疏忽了。”

钟叔点头,颤悠悠的伸了手,“蒋小姐,请吧?”

当时瞧着是个挺乖巧的小姑娘,也才会放了她进来,谁知道是个惹是生非的主?

瞧瞧把少夫人身上给埋汰的,下次再也不放这位主儿进门了。

蒋依依没想到相谈甚欢的老爷子居然下了逐客令,顿时就急的直哭,“厉爷爷,我知道错了,您别赶我好不好?我再也不惹事了!”

“我只是瞧着浅茵没有相好的亲戚,孤单了些,想给她找个伴儿的,但没成想你会错了意,真想反客为主,那就只能对不住了。”

老爷子摇摇头,“蒋家与厉家的亲戚情分本就淡薄,以后也不用来往了。”

好好的,在厉家哭哭啼啼,知道的是知道她来做客,不知道的,还以为她来奔丧呢?

晦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