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13章 你凶我?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4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梁浅茵听愣了,转头看向厉远冥,厉远冥倒是挺乐意的,“行,我按行情价付你工资。”

有这么个技术员在,他也安心。

“那就谢谢厉总了。”

风改口改得挺快的,又礼貌道:“我跟我前夫的事情,我会私下解决,然后现在查到是厉氏那边动的手脚了,你看怎么处理比较好?”

“给你前夫一个机会,把他放进来,至于后续的事情,我想你比我更懂。”

既是厉忠域挑事,那厉远冥自也不会留情,倒是把风给听愣了,“把他放进来,那厉氏就得跟着遭殃,你就不心疼你自己的公司吗?”

“内部争斗而已,你先把他们的资料备份,然后你的前夫,你想怎么处置都行。”

“ok,这个人渣,我早就想动手黑他了,多谢厉总给机会。”

“不客气,你去吧。”

厉远冥直接就下了逐客令,风也没计较,起身就走,梁浅茵想想,跟在了风身后,“我还没有见过网络黑客厮杀呢,能跟着你去开开眼界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这是帮你们家办事,你随意。”

风并不矫情,梁浅茵也笑了起来,“你性格爽朗干脆,挺招人喜欢的,而且有貌有才,你那个前夫是眼瞎了,才舍得和你离婚。”

“嘁,男人不就是那个样?家里的花再香,不也觉得外面的屎好吃?”

风嘲讽了声,又说道:“他的黑客技术还逊我一筹,可正是因为这样,他的自尊心就开始作祟,我从没嫌弃过他,他倒好,成天横挑鼻子竖挑眼的,最后还找了个什么都不是,但撒娇发嗲超级厉害的女人来气我,我一气之下,就和他离婚了。”

“还有这样的男人?”

梁浅茵算是刷新三观了,“难怪你骂他人渣,他不仅渣,脑子还有毛病!”

“哈哈,说的对,我也觉得他神经有问题!”

风一下笑起来,亲昵的勾着梁浅茵的肩膀,“厉夫人,我之前看你弱不禁风,没想到骨子里也是是个豪爽的,我喜欢!”

“既是喜欢,那叫厉夫人就太生疏了,叫我浅茵好了。”

虽然最开始风试探厉远冥的那段事叫人不爽,但人家发现夫妻恩爱,也就立时止住了,而且风的性格不错,叫人讨厌不起来。

梁浅茵放缓了声音,安慰道:“其实世上的好男人还是挺多的,他既错过你,那就是他的损失,你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回归幸福,比什么都强。”

“哎,我也想啊,但像厉远冥那样的男人,世间也是凤毛麟角,稀少哟。”

“厉远冥的确只有一个,我是不可能让给你的,但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给你介绍其他的优质男生,偌大的青城,总有合适你的青年俊彦。”

“可别,我谢谢您的好意了。”

风敬谢不敏的摇头,“你听过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的故事吧?我现在对男人不感兴趣,什么时候我缓过劲来了,觉得寂寞了,一定找你当月老。”

“那行,等你想结婚了,再来找我。”

梁浅茵笑着点头,也没有让风立即结婚的打算。

两人说说笑笑的,很快就拉近了关系,而梁浅茵看着风熟练的操纵电脑,一串串看不懂的代码在电脑屏幕飞快的闪烁跳跃,都眼花缭乱了。

这个太高深了,还是默默当观众比较靠谱啊。

梁浅茵坐了会儿,看风全神贯注的操纵电脑,她是个门外汉,看不懂,也不好意思打扰风,说了一声之就走了。

回到总裁室,厉远冥正在处理文件,看见梁浅茵回来,也就顺口问道:“好解决吗?”

“嗯,风说她前夫的水平还逊于她,应该没问题。”

梁浅茵把风的事情跟厉远冥说了下,末了又道:“她现在对感情这方面很敏感,咱们在她面前也注意着些,你少秀恩爱,免得让她看见了伤心。”

“行,我听你的,你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
厉远冥对这些事并不感兴趣,只管听梁浅茵的吩咐就行。

梁浅茵看他忙,说了会儿话,也就乖乖的坐到沙发上去了,并不打扰他。

乖巧安静的模样,看得厉远冥微勾了唇,抿出抹淡笑。

他的浅茵,怎么看都看不够呢。

厉远冥埋头处理公事,梁浅茵就翻着手机,并不影响他办事。

总裁室里一片安静,又透着温馨安宁,偶尔两人对视一眼,笑容里都透着甜蜜味儿。

只不过梁浅茵翻了会儿手机,就觉得无赖起来,想着要不要跟厉远冥说出别处转转,却听急匆匆的脚步声跑过来,直奔总裁室。

心思一动,梁浅茵先就匆匆起身,在门口拦住了急匆匆的许风,低声问他,“有事?”

“夫人,是蒋依依来了,在楼下大堂吵着闹着要见厉总。”

许风上次有跟着厉远冥出差,自然知道蒋依依是什么德行,梁浅茵一听是蒋依依,就准备去见见的,门里却传来淡漠如冰的声音,“叫她滚。”

“厉总,话都已经说了,她还是不肯走。”

许风也无奈的很,蒋依依毕竟是个女的,他若上手揍人,他自己也就罢了,对明基的形象着实不好。

顿了顿,又希冀的看着梁浅茵,“您在忙,让夫人去会会她,行吗?”

“她那小身板,哪是蒋依依的对手?”

厉远冥想也没想的摇头,开始收拾手边的东西,梁浅茵一看,顿时就开始装模作样的抹眼泪,“你不让我去见蒋依依,自己却去见她,是不是怕我欺负她,才找的托词?”

“我就知道,你心里是有她的……”

“罢了,你去见她吧,我就是个不受待见的,就在这里等你回来罢!”

边说还边哽咽了几声,把许风听傻了,厉远冥更是哭笑不得,“浅茵,你在胡说什么呢?”

“看看,我才说两句话,你就骂我,说我满嘴胡说八道……”

梁浅茵哽咽的越发伤心,许风看这架势不对,赶紧就要脚底抹油,夫人这是吃醋了,要故意找茬啊?

他还是赶紧溜,别受池鱼之殃才好。

只不过才跑两步,背后就响起了淡漠如冰的声音,“你回来!”

许风脚步一顿,苦哈哈的回头,“厉总,您有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