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16章 让她离婚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家里太无聊了,反正闲着无事,我就带了便当过来看你。”

梁浅茵看了眼他身后跟着的高管,也就扬扬手机,“你们先聊,我翻翻手机。”

“嗯,那你等我会儿。”

厉远冥的确还有事要交待,转过头去又和几个高管谈起事情。

梁浅茵说是翻手机,但手机拿在手里也没动过,倒是眼也不眨的望着厉远冥,目光痴迷,世上怎么会有这般好看又有才的男子呢?

而且还和自己心心相印,怎么想,就怎么感觉自己上辈子肯定拯救了银河系。

厉远冥感应到她的目光,回过头来,就见她唇角挂了甜蜜的笑,正直勾勾的望着自己,四目相对,那小丫头立即就害羞的缩回了眼神。

这般清纯又撩人的姿态落在厉远冥眼里,哪还有心思继续和那几个高管谈事情?

摆手让他们赶紧离开,待人走后,立即就坐到了梁浅茵身边,低声打趣,“刚刚在看什么呢,看的那么入神?”

梁浅茵瞬间红透了脸颊,这是被他发现了?

眼眸四处张望着,就是不敢看他,“啊?嘿嘿,那什么,我在看空气呢……”

“原来我在眼里,就是团空气啊?”

她的话音未落,厉远冥就委屈的控诉起来,梁浅茵一听,又急的赶紧摇头,“不是,我是说我在看你,不是在看空气,哎呀,不对,我没有在看你,我在看空气!”

“小丫头,明明就在看我,还不承认?”

看她羞红了脸,着急解释的模样,厉远冥满心怜爱的将她搂进了怀里,“我是你老公,你那样看着我,我很高兴。”

很开心能成为她眼中的所有,能占据她的心,能陪她到老。

轻柔的吻落在她额上,厉远冥眼中也扬了点点笑意,“你都说是老夫老妻了,你还害羞?”

“那个,我偷看你,被你抓包了嘛……”

梁浅茵害羞的躲进了他怀里,都怪这人帅气又专情,一不留神,她就看着迷了。

“你呀,看自己老公,还用得着偷看?”

厉远冥被她的说法逗得忍俊不禁,又大为怜爱,“以后你看我,就光明正大的,想怎么看就怎么看,我保证全力配合。”

说着又还暧昧的眨了眼,“各种款式,各种花样,任娘子挑选。”

“呸,没个正经。”

梁浅茵秒懂他的意思,脸颊却成了枝头的红苹果,羞的拿小拳拳捶他胸口,“这还在办公室呢,你就开始乱来?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,回了卧室,我就能乱来了?”

“呃,……”

梁浅茵服了他的逻辑,脸红红别开头,不搭理他了。

成天想着乱来,就不怕身体遭不住?

厉远冥逗过她,倒是心情愉悦的很,拿过食盒,见里面荤素有致的放着好几样菜,心里越发暖融融的,“你做的?”

“嗯,你尝尝,看味道怎么样?”

这会儿也到了吃午饭的点,梁浅茵赶紧摆好饭菜,又期待的望着厉远冥,厉远冥一声轻笑,夹了点牛肉品尝,又甚是满意的点头,“火候刚刚好,是我的菜。”

梁浅茵满眼忐忑,“那味道呢?”

厉远冥没说话,又慢条斯理的夹了片牛肉吃起来,冲梁浅茵招招手,梁浅茵赶紧凑到他面前,等着听他的品尝意见。

哪知厉远冥却坏心的搂住她,没等她反应,薄唇就落了下来。

梁浅茵下意识的微张了唇,嘴里顿时就尝到了丰富的牛肉味道,唇齿相抵,逸出厉远冥低低的笑声,“味道如何?”

梁浅茵满脸无奈,“全都是你的味道……”

叫他尝个味道而已,这人还能玩出百般花样,让人说什么才好?

“那必须的。”

厉远冥倒是心情快活,给她碗里夹了满满当当的菜,又熟练的剥着虾,“厨艺大有长进,已经稍有我当年的风范了。”

梁浅茵哭笑不得,“呸,是夸我呢,还是夸你自己?”

“都有,都有,你赶紧吃饭,别等会儿菜凉了,你吃下去就该胃疼了。”

厉远冥娴熟的剥了虾放在她面前的碟子里,自己这才吃饭,浅茵特意为他做的爱心午餐,怎能不赏脸,吃光光?

有了厉远冥的光盘思想,菜碟子几乎都被清空了。

满足的打了个饱嗝,他是撑的路都快走不动,梁浅茵无奈失笑,转而帮他揉肚子,“你说你,吃不下就不要吃了嘛,还撑那么多?”

“你做的饭菜,我怎么能浪费?”

厉远冥靠在她肩上,低低的笑,“浅茵,有你陪在身边,真好。”

“我也是,世间万千,有你陪伴足矣。”

梁浅茵摸摸他的肚子,见他没那么难受了,这才起身,“我去把碗筷收拾好,你先休息会儿,下午还得继续上班呢。”

“算了,还是我去收拾吧,你坐着就行。”

厉远冥想要抢活,但这回梁浅茵强行把他按了回去,不让他插手,“这是在公司,你是员工们心里最英明神勇的总裁,洗碗这种小活,我来干就行了。”

“可我在家不也经常干?”

“家里没关系,在外面了,我怎能让你落面子?”

梁浅茵麻利的收拾好东西,又回头冲他一笑,“你好好休息,我去去就来。”

说罢也就拿着碗筷走了,茶水间有给员工预备的洗碗机,她去那里洗碗,也不用费什么事。

而且厉远冥是她的老公,自家老公的面子,她做妻子的怎么能不给?

厉远冥看着她的背影,眸里不自觉的就扬了笑。

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?

梁浅茵拿着碗筷进了茶水间,她穿着朴素,那些正在闲聊的员工也没注意她,就在那七嘴八舌的说着最新八卦。

“诶,你们听说没有,好像董事会的人正在筹谋着让厉总离婚呢?”

“你这消息准不准确啊?要是厉总直离婚了,那整个青城的名媛淑女不都得疯狂?”

“疯狂什么啊?厉总还有对龙凤胎呢,就算真嫁给厉总了,那岂不是立马就得给人家孩子当后妈,好吃好吃的侍候着?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吧?只要能和厉总朝夕相处,后妈算得了什么?”

一众女人嘻嘻哈哈的笑起来,洗碗机旁边的梁浅茵却皱了眉头,董事会为什么想要她和厉远冥离婚?

这么大的事情,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