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19章 不要放弃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一通怒骂,直接让张叶两人低了头。

只是张猛咬咬牙,又再说道:“夫人,我们也是受人所托而已,您犯不着和我们发这么大的脾气。”

“对,我们也就是个跑腿传话的,人家说了,若是你们不收手,厉氏将会采用更为厉害的网络攻击,到时候两败俱伤,只会便宜了外人。”

两人讪讪劝她,也不想好好的公司就这么败落下去,只不过梁浅茵紧紧盯着他俩,“谁指使你们的?厉忠域还是周玉芬?”

“抱歉,这个我们不能告诉您,而且该传的话都已经传到了,就想问问您的意见。”

“那你就回去告诉他,他要有那个本事,就放马过来!”

梁浅茵如今有风在手,也不怕厉氏再闹什么幺蛾子,张猛和叶成对视了眼,脸色皆是不好看起来,“夫人,您就不管厉氏了?”

“厉氏先挑起的事端,叫我如何顾全它?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梁浅茵别开眼睛,凤眸里盛着怒意,“这件事厉总自会解决的,你们既不肯交待幕后黑手的来龙去脉,那就自己去面对厉总!”

厉氏如今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了,谁最有嫌疑,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。

横竖都不行,张叶两人也就阴沉了脸,眼神不善起来,“夫人,您这是要逼我们动手?”

梁浅茵一下警惕起来,“怎么着,你们还想绑架不成?”

“是夫人您不肯给条活路,我也没办法。”

两个大男人噙着阴冷,缓步逼过来,梁浅茵立即起身退往门口,但叶成已经先一步跑了过去,阴笑起来,“夫人,您细皮嫩肉的,还是别挣扎的好,免得落下疤痕。”

“笑话,我还能由着你们摆布?”

梁浅茵眸有冷笑,厉声疾斥,“马上给我让开,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叶成置若罔闻,好似根本没有听见。

而守在暗处的保镖一看包厢的门突然被着上了,立即就扮作服务生上前敲门,“先生,您点的茶水已经到了。”

声音未落,门锁就被拧开了,张猛见势不对,立即就恶狠狠的看向梁浅茵,“给我闭好你的嘴!要是敢乱说话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梁浅茵耸耸肩,也不答他的话。

门口的叶成看没有什么异样,这才开了门。

门刚打开,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就涌了进来,没等叶成反应,就已经制住了他。

张猛心惊之下,立即就要冲向梁浅茵,梁浅茵却淡淡的望了过来,“怎么着,你还想一错再错,继续助纣为虐?”

“我……”

张猛愣住了,也就在刹那间,保镖涌上去擒住了他。

梁浅茵看看两人,兴致缺缺的摇了头,“将他俩交给厉总,剩下的事不用管了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保镖齐齐应声,梁浅茵没得到什么有用的证据,也就准备离开,但厉远冥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,“浅茵,你怎么样?没受伤吧?”

“没有,保镖出现的很及时,我没有受到丁点伤害。”

梁浅茵表扬了几个保镖,而厉远冥这也才放下心来,松了口气,“我接到消息,立即就从会议上跑过来了,幸好你安然无恙。”

“你呀,再这般从会议上落跑,那些老董事又该要给我添新罪名了。”

梁浅茵哭笑不得的嗔怪了句,厉远冥才不管那些,“嘴长在他们身上,他们爱说,就让他们去说好了,甭理那些糊涂蛋。”

于他来说,家庭比事业更重要,事业没了,可以东山再起,但老婆要是没了,上哪再去找个一模一样的梁浅茵?

见她无事,也就眸色凌厉的看向那两人,“谁派你们来的?”

“这……”

两人面面相觑,又耷拉了脑袋,不敢说实话。

厉远冥也没心情和他们多纠缠,“叫许风过来,把这两个人领走,务必要问出幕后黑手。”

“是,厉总。”

保镖们也不敢迟疑,立即和许风联系去了,而厉远冥看已经到了午饭时间,直接就带着梁浅茵去城里的高级餐厅吃饭了。

只不过上了车,又无奈叮嘱,“浅茵,以后但凡有这种危险事情,一定要提前告诉我,不能独自行动,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啦,保证没有下次了。”

梁昭乖巧的答应下来,想想又问道:“厉氏还不肯死心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“你给风打电话,让她给我下死手,不用顾忌什么。”

想到厉忠域在背后暗戳戳的使绊子,厉远冥心里就恼火的很,既然非要纠缠,那就干脆不破不立,看他以后还拿什么来招摇?

居然把主意到都动了浅茵身上,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梁浅茵看他愠怒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下死手是什么意思?不要厉氏了吗?”

“嗯,如今厉氏已经成了朽木,留之无用。”

“还是别了吧?”

梁浅茵看他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,也就赶紧劝道:“这个厉氏是厉家的祖业,就算它是朽木,我也相信你有让它逢春发芽的时候,而不是因为它是朽木,就要放弃它。”

“你再生气,也不能砸了自家的招牌,懂吗?”

哪有气起来连自家公司都要干倒的道理?

见他还生气的皱了眉,梁浅茵就主动去握他的手,“阿衡,厉氏曾经有多风光,整个青城都有目共睹,虽然被糟蹋的有些不成样了,但你别放弃它,好不好?”

“今后咱们把精力多放在厉氏身上,把厉家的招牌再竖起来,等咱们以后老了,也不至于没脸去见厉家祖宗,行吗?”

只有这个厉氏才是厉家的祖业,否则就算他再创建个厉氏,也不是曾经的厉氏了。

她说的苦口婆心,厉远冥的脸色也才稍缓了缓,“你不生气?”

“我当然生气,但更多的是痛心。”

梁浅茵看他情绪缓和下来,也就温柔说道:“厉氏曾经因为我,因为你和爷爷的内战,从神坛上跌落下来,如今咱们早已经和好,也该要让它重新成为商界的神话了。”

也该让世人瞧见,厉氏仍然不减雄风,依旧是让人仰望的存在。

厉远冥没接话,默默的看着她。

梁浅茵紧握着他的手,眸有鼓励,那么厉害的厉远冥,肯定会有办法让厉氏枯木逢春的,对不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