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2章 亲兄弟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82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某男很无辜,明明是这个小妖精先撩人的好吧?

这么一闹,梁浅茵也不敢乱动了。

厉远冥也坐正了身子,白玉般的手指捏着虾,慢条斯理的给梁浅茵剥虾壳。

看着一只只白嫩的虾肉落入厉浅茵碗里,她身边的郑语雪都羡慕起来,“浅茵,你老公对你真好。”

厉远冥一听这话,顿时得意的翘了唇角,“梁小姐,听见了没有?”

“小雪,你可别夸他,”梁浅茵失笑摇头,“看见没有?一夸就翘尾巴的人。”

“哪有?明明你才有尾巴。”

小狐狸一只,成天就只知道诱惑他的心。

“啧,你才有尾巴。”

梁浅茵才不会认账,郑语雪在旁边看的掩嘴笑,“你们俩的感情真好。”

无论怎么样,都是说说笑笑的,永远不分开。

那边云染还在和徐景痕大眼瞪小眼,梁浅茵眨眨眼,忽然问了句,“小染,你好像没有开车过来?”

云染下意识点头,“啊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等会儿让徐景痕送你回去吧。”

梁浅茵怎么看,都怎么觉得云染和徐景痕像是对欢喜冤家,倒不如凑一起,做个伴儿。

云染还没反应过来,徐景痕却一下跳起来,义正词严的拒绝,“我不愿意!”

梁浅茵被他给气笑了,“给你个送美女回家的机会,你还不乐意了?”

“哼,美归美,但谁知道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?”

徐景痕边说还边往旁边挪了下椅子,一脸的避之不及,“她要是借机耍个酒疯什么的,你们都知道我这人又定力差,万一被她成功借身体上位,我不得怄死?”

“徐景痕,你去死!”

云染真是气疯了,满脸怒笑,“老娘就是去当尼姑,也不会爬上你的床!

“切,女人最擅长口是心非了,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?”徐景痕才不信。

“我心里能怎么想?我就是想男人想疯了,也不会爬上你这个同性恋的床!”

“喂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!”

“我乱说?你的小情人都追到这里来了,我祝你永远都不能和他在一起!”

云染气的一手指向随徐景毅,把大家都搞愣了。

梁浅茵最先反应过来,满脸的哭笑不得,“小染,他俩是亲兄弟,而且徐景痕也不是什么同性恋,你真的误会了。”

“哼,误会了又怎么样?反正他就是个登徒子!”

“我登徒子?我看你才是个想靠身体上位的女人!”

徐景痕不甘示弱的反讽回去,气得云染跺脚,拎了包,气冲冲的跑了,梁浅茵瞪了眼徐景痕,赶紧追出去,让司机去送云染。

回过身来,又无奈的看着无所谓的徐景痕,“你的情商出门时被驴踢走了?”

“嫂子,我和云染就是天生的八字不和,你不用管她!”

徐景痕也不知道自己回事,旁的美女说他两句,他也就笑嘻嘻的听了。

但云染一开口,他就想怼她。

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云染气跑了,徐家兄弟也告辞了,郑语雪见状,也顺势跟着离开。

客人都走了,别墅里顿时又安静下来,厉远冥看梁浅茵心情还不错,就问了句:“你想撮合徐景痕和云染?”

“难道你不觉得她俩很般配?”

梁浅茵挑挑眉,笑容清纯又妩媚,“回头我问问小染的意思。”

不过徐景痕的反应很特别,也不知道有没有戏。

心里琢磨了下,厉远冥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,见是厉老爷子的电话,厉远冥也就直接点了免提,“爷爷,有事?”

“你回老宅一趟,厉忠域一家人打起来了!”

厉老爷子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,震得人耳朵都嗡嗡的,也不知道老宅闹成了什么样。

厉远冥瞬间皱眉,“我马上回去。”

挂了电话,厉远冥看向梁浅茵,“你跟我去老宅,还是先住在这里?”

“先住在这里吧,我就不去添乱了。”

厉家老宅的情况听起来不是很好,她是新面孔,就没必要再插上一脚了。

“好,在家里乖乖等我,”厉远冥低头,在她额上落了个轻吻。

想到徐景毅不知死活的话,眸色又阴沉了几分,梁浅茵是他的女人,看谁敢抢?

梁浅茵将他送到门口,回客厅后坐了会儿,又觉得没个滋味,回房躺着,枕头上却尽是属于厉远冥身上的好闻气息,近乎贪恋的深深呼吸了下,却又忽然怔住了。

时间越久,她似乎也越来越习惯了厉远冥的存在?

如果哪天契约不存在了,她和厉远冥之间的关系结束,那她岂不是失了身,又失了心?

身体上的痕迹可以修补,但失去的心,又要怎么拿回来?

心下有些烦闷,默默的坐在窗边,看着晚霞。

直到云染的电话打过来,梁浅茵才恍然回神,接了电话,“小染,到家了吗?”

“刚到,”云染的声音里已经没了怒气,只不过听着梁浅茵有气无力的声音,顿时就歉疚起来,“浅茵,对不起啊,我不是有意想黄了聚会的。”

“没关系,徐景痕的嘴巴也挺毒。”

梁浅茵打起点精神,调侃了句,“我问你,是不是对人家徐景痕有好感?”

“有好感又能怎么办?那个毒舌男,他活该打光棍!”

想到徐景痕的话,云染就气的不行,“你说他是不是脑子有病?我就签合同的那天不小心弄湿衣服了,然后不知道怎么的闯进他办公室里去了,然后我心想也没人吧,我就在角落里把衣服给换了,结果我刚一脱衣服,他就从门外进来了,然后非说我勾引他!”

她当时还光溜溜的呢,被那个毒舌男给看了,她找谁哭去?

梁浅茵眨眨眼,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……后来就来了很多人,那个混蛋,又转过来帮我解了围。”

云染的声音弱了下去,那天若不是徐景痕急中生智,把尴尬引到他自己身上,那她光着身子勾引嘉世副总裁的黑锅放出去,她绝对会被她妈给拎回去。

说来说去,就是个误会而已,但徐景痕的维护,也很让人心里头一暖。

“看来你骂他登徒子也没错,他说你靠身体上位,也是有来由的。”

梁浅茵下了结论,顿了顿,凤眸里闪过狡黠的笑,“小梁,那你想和徐景痕有结果吗?”

“哼,就他的直男癌晚期,我怕是看不到结果,就先被他给气死了。”

好感归好感,也不误她生气,梁浅茵笑了下,“他不是说你靠身体上位吗?那你就如了他的意,好好给他上堂生动的课,让他知道什么才叫靠身体上位。”

“你是说?”

云染的声音低了下去,低声说着什么,偶尔夹杂着轻快的笑声。

梁浅茵也放宽了心思,把握眼前最重要,谁还能知道意外和明天,哪一个会先到来?

……

厉远冥赶到老宅,还在庭院里,就听见主屋传出阵阵刺耳的吵闹声。

俊美无俦的容颜上冷意森森,颀长身躯踏入客厅,正在吵闹的几个人瞬间就闭了嘴。

厉老爷子看见他来,顿时就怒哼了声,“厉忠域,你有话,就跟厉远冥说!”

“厉远冥,你来的正好,”厉忠域反正也是死皮赖脸惯了,顿时就不快活的看着他,“我和你小妈养维维也很艰难,维维又是你的亲弟弟,你把遗嘱改了,把厉氏给他。”

“你爸说的没错,你都有典斯了,怎么还惦记厉氏的那点东西?”

周玉芬一脸的尖酸刻薄,横竖都看厉远冥不顺眼,“本来你的东西也就是厉家的东西,但我和你爸念在你这些年也不容易的份上,典斯我们可以不要,但厉氏必须得归维维!”

厉老爷子听笑了,“你还有脸打典斯的主意?”

“老爷子,你这话就没意思了吧?”

周玉芬沉脸,极不高兴的道:“都是你厉氏子孙,你可别偏心的太厉害!”

“那不巧了,我还从来没认你周玉芬是我厉家的人。”

厉老爷子冷笑,当年要不是周玉芬横插一脚,厉远冥的母亲又怎么会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