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20章 他脑子有病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3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良久,厉远冥才低低叹气,“我听你的,重振厉氏。”

“我最知道你是最心疼我的!”

梁浅茵一下笑起来,激动的在他唇上落了吻,“爷爷要是知道你有心重振厉氏,也肯定会高兴得睡不着觉。”

“爷爷这辈子所有的心血都奉献在厉氏身上了,我的确不该让他失望。”

厉远冥边说边就搂住了想要逃离的美娇娘,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柔软的唇上,“小丫头,占了我的便宜,还想逃?”

“那个,我就是情绪激动了而已,您老别,唔……”

梁浅茵想要解释的,但却被火热的吻堵住了唇舌,只能放弃挣扎,与他缠绵共舞。

……

远在国外的风接到梁浅茵的电话后,便匆匆赶回了国。

只是刚出机场,就被人拦住了。

看看对方一副大墨镜都快遮住整张脸了,风也只是觉得搞笑,“蓝泽,虽然我俩离了婚,但你就是烧成灰了,我都认得你这个烂人,懂吗?”

“你说话何必这么尖酸刻薄?”

蓝泽偏阴柔,被风讽刺了两句,也就变了脸色,一把将她拽到墙角,怒道:“我知道你在替厉远冥办事,马上给我收手,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“呵,那我想问问,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训斥我的?”

风冷笑起来,挑了眉,“还有,你要是有本不对我不客气,那你倒是来啊?”

“妈的,你这个女人就喜欢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?”

几句不通,蓝泽的脸色都已经狰狞起来,将风逼到了墙角里,“你帮厉远冥办事,不就是看上了他的钱吗?你说个数,老子就是去抢银行,也要满足你的贪欲!”

风脸色一怒,“你特么有病吧!”

他自己就是个十足的要钱不要命的人,居然还敢把黑锅扣在自己头上?

咬了牙,狠狠使劲推他,“我如今是厉远冥手下的正式员工,为老板做事而已,他指哪我打哪,你少跟我来套近乎!”

“员工?哈哈,风,你该不会饥不择食,去抢人家的老公吧?”

“再敢胡说,我撕了你的嘴!”

“你撕啊?我告诉你,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吗?就因为你像个男人婆,没有半点女人味道,老子就是找个卖笑的女人,也不会要你!”

啪!

蓝泽的声音未落,风已经狠狠扇了他一耳光,拳打脚踢都用上了,“你特么的就是个王八蛋!人渣!老娘就是死,也不要和你再有半点关系!”

“敢打我?老子今天弄死你!”

蓝泽挨了打,也是怒从心起,就去掐风的脖子,旁边经过的行人一看快闹出人命来了,立即就惊的大声喊叫起来,“快来人啊!杀人了!快来人啊!”

不远处就有机场保安在巡逻,闻声就赶紧跑过来,一把扯开了两人。

大庭广众下,也敢行凶?

梁浅茵赶到派出所的时候,风和蓝泽还在大眼瞪小眼。

见到梁浅茵,风立即就起身站到她身边,又愤怒道:“他就是蓝泽,我那个人渣前夫。”

“呵,你以为你是什么好货?”

蓝泽反口就怼过来,翘着二郎腿,满眼的鄙夷。

那副吊儿郎当的样,看得风又要冲上去打他,梁浅茵赶紧拉住她,又问办案的警官,“您好,请问他俩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“离婚夫妻打架斗殴,我建议你们私下调解。”

警官回答了句,梁浅茵眨眨眼,“那您的意思是,我现在可以领人走了?”

“如果另一位当事人没意见的话,就可以走了。”

“我有意见。”

蓝泽一下接下话茬,冷笑道:“她扇我一耳光,又挠了我,我脸上的血印子还在呢,不关她个十天八天的,我心里怎么能解恨?”

“搞笑,你不污辱我,我能扇你?还有我脖子上的瘀青,那可是你掐出来的。”

风都被他气笑了,“你想让我吃牢饭,那我说不得要告你个谋杀案,最好是判终身监禁,免得你再出去祸害人!”

“行啊,那咱俩就各自起诉,法庭上见!”

“老娘奉陪到底!”

两人又针尖对麦芒的杠起来,警官都被吵得头疼了,梁浅茵赶紧拉了风出去,到了派出所外面,才无奈是道:“看来你俩离婚,是真有原因的。”

“哼,谁跟这样的人一起生活,都得被逼疯。”

风气得脸都涨了,拉着梁浅茵上车,“走走走,赶紧先回家,出机场就碰上这么个神经病,算我今天倒霉。”

好好的心情就这么被破坏了,晦气!

她俩刚上车离开,蓝泽也随后出来了,一看两人自己开的车,立即就开车追了上去。

梁浅茵也没注意到蓝泽的车,刚出门没有多久,车尾就忽然传来一股大力撞击,车子顿时就是不受控制的飘了出去。

脚下立即去踩刹车,可后面的撞击并没有停止。

眼看着车子被撞得一头冲向路边的大树,梁浅茵也惊叫起来,“小心!”

声音未落,车头就呯的一声,狠狠撞向了树干。

梁浅茵一头磕在方向盘上,脑子都被撞得晕乎起来,风的情况倒是要好些,见车停下来,立即就跳下去找后车,但后车一看撞树了,利落的调转车头,飞也似的跑了。

“特么的,再让老娘碰上这个王八蛋,定要打断他三条腿!”

风气得都快七窍生烟了,跳脚骂了几句,又赶紧去扶梁浅茵,“你怎么样?”

“脑子有些晕,其他还好。”

梁浅茵晃晃头,有些无奈,“后来接二连三的故意撞击,显然是的蓄意的,你记下他的车牌号码了吗?”

“哪用记什么什么车牌,就特么是蓝泽那个王八蛋!”

好端端的,让梁浅茵跟着受了无妄之灾,风心里也着想过意不去,梁浅茵愣了愣,有些不敢相信,“好歹也是夫妻一场,他居然下此重手?”

“他脑子有病,不能按常理推断。”

风心里气的很,又拿蓝泽无可奈何,只能担忧的看着梁浅茵,“我送你去医院吧?”

“现在已经好多了,不用去医院。”

梁浅茵摇摇头,直接找了车险公司,又问了风,“他这心思太阴险了,我报警报备,你没意见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