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23章 问就是不知道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4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蒋依依看都没有看梁浅茵手里的巧克力,直接就吩咐许风去买东西,许风一脸为难的看向梁浅茵,梁浅茵微微点头,“去把她想吃的东西都买过来。”

毕竟是献了血的,这点小要求当然要满足。

“那行,厉总现在还有抢救室,您多盯着点。”

许风也不好多说什么,叮嘱了句就匆匆走了,一看他离开,蒋依依顿时就得意起来,“梁浅茵,你不是挺能的吗,怎么,这会儿还不是求着我来帮忙?”

梁浅茵轻呵了声,“你应该明白,你这是仰仗了你父母的荣光,跟你可没半点关系。”

虽然蒋依依献了血,该怼的还是得怼。

看她气愤的怒瞪着自己,梁浅茵也不在意,只是淡声说道:“你此次献血,厉家记你的情分,有事你吱声,别太过分就分。”

“哼,那我要你离开厉表哥,你根本就配不上他!”

“我说了,正当要求我不会拒绝,但你要胡搅蛮缠,你就等你的厉表哥醒了之后,再把血抽回去,我想他一定不会皱眉头的。”

梁浅茵简直服了蒋依依的脑回路,自己配不上厉远冥,难道她蒋依依就配得上了?

蒋家是没钱给她买镜子还是怎么的,竟然让她如此自恋?

“我看你就是没诚意!”

蒋依依气愤跺脚,梁浅茵懒得理她,“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,就当我没诚意好了。”

说罢也不看她,就在抢救室门前徘徊,好不容易看见有个护士出来了,赶紧就急急问道:“护士,请问叫厉远冥的病人怎么样了?”

护士挺和气的,“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,家属不用太过担心。”

“谢谢,实在太感谢你们了!”

梁浅茵得了好消息,顿时喜极而泣,又赶紧给老爷子去了电话,老爷子一听情况已经稳定下来,也松了口气,只要人没事就好,其他的都是小事情。

蒋依依喝着许风买回来的奶茶,见势就阴阳怪气的道:“梁浅茵,你照顾不好厉表哥,还有脸四处宣扬?我要是你,找块豆腐撞死得了!”

“你怕是不知道你嘴臭吧?豆腐用不上,建议你去看看牙医,免得嘴臭熏到人了。”

梁浅茵心思大定,也就闲心怼蒋依依了。

就是挺不明白蒋依依的心思,明明是做了件天大的好事,厉家也感念她的情分,她为什么非要弄得大家都不愉快?

蒋依依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,就恼怒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听不懂就自己琢磨,别来问我,问就是不知道。”

梁浅茵可没有给她解释的欲望,转头又苦苦的等在抢救室门口,盼望着厉远冥出来。

一直等到凌晨四点的时候,手术室的门才打开。

梁浅茵赶紧迎上前去,“医生,我丈夫的情况怎么样?没什么大问题吧?”

“目前生命体征是稳定下来了,但具体什么时候会醒,我们也不敢肯定,先送去重症监护室观察几天吧。”

连夜做急诊手术,医生的消耗也非常大,交待之后也就走了。

梁浅茵看厉远冥双眼紧闭,脸色苍白的躺在手术推车上,眼睛就忍不住掉了下来,下午还跟她有说有笑的人,怎么转眼就被伤成了这样?

“哼,没用的人就只知道哭。”

蒋依依跟过来,讽刺了句,梁浅茵也没有心思理她,看着厉远冥被送进重症监护室,就趴在玻璃窗前痴痴的望着他,阿衡,你一定要醒来,你听见了吗?!

他俩的生活好不容易才走上正轨,他怎么能忍心就此抛下自己?

“夫人,厉总不会有大问题的,您别伤心。”

许风低低安慰了句,梁浅茵也不听,就两眼含泪的望着监护室里的厉远冥。

蒋依依嗤笑了声,走到一旁坐着去了,“什么都没有做的人,只流几滴眼泪就惹人心怜,这世道还真是变了呢,好人难做啊。”

“蒋小姐,你能及时赶来给厉总献血,大家都很领你的情,你还阴阳怪气干什么?”

许风听不过耳,帮着梁浅茵辩驳了句,却惹得蒋依依越发来劲了,“姓许的,你特么的就是个打工的穷鬼而已,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话?”

“要知道厉表哥的身体里都流着我的血呢,你敢不对我恭恭敬敬的?”

“蒋依依,要不要我送你去精神病科?”

梁浅茵满心惦记着受伤的厉远冥,蒋依依却在这里撒泼,惹得梁浅茵都上了火,冷冷说道:“蚊子咬我一口,体内也还流着我的血呢,但我通常都是一巴掌打死它的,懂吗?”

蒋依依一下跳了起来,“好啊,我刚给厉表哥献过血,你就这么损我?”

“你嘴欠,损你都是你活该。”

梁浅茵也没带怕蒋依依的,怒笑道:“我还就告诉你,现在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,哪凉快就哪待着去,再在这里碍眼,就别怪我拿扫帚赶你!”

“好,很好,卸磨杀驴,翻脸不认人?”

蒋依依跳起来,满眼愤恨,“你等着,我要是不在厉家亲戚面前告你的状,我就不姓蒋!”

“别介啊,你直接去找老爷子告状,岂不是更省事?”

梁浅茵嗤笑了声,眼有讥讽,“怎么着,你怂了?怕老爷子把你给轰出去啊?”

“你!”

蒋依依大怒, 就要跳起来撕她,但梁浅茵灵巧的避开,又讽刺道:“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,大家都是心知肚明,你要提个正当要求,我也就答应了你,权当是还你的人情,

“但你要胡搅蛮缠,那你就等你的厉表哥醒了之后,叫他还你双倍的血,想来熊猫血那么珍贵,你拿个双倍应该也不亏。”

“梁浅茵,你就是个毒妇!”

蒋依依气得要死,就是缠着她厮打,但许风已经挡在了梁浅茵身前,面色冰冷,“蒋小姐,夫人把话都讲得很明白了,你要再胡搅蛮缠,我可就叫保安了。”

“你个穷酸鬼,给我闪开!”

蒋依依的大小姐脾气发作,一脸愤怒的就去推许风,但许风终究是个男人,又岂是她能推得动的?

推了几下没推动,许风已经大声喊了保安过来,“这位小姐蓄意闹事,麻烦带走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