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24章 赔你双倍的血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8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你们敢!我看谁敢动我!”

蒋依依撒起泼来,横眉怒目的,就和众人对着干,但重症监护室这边又岂容得了她胡闹,犟不过三秒,就被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给拖走了。

许风摇摇头,又担忧的看向梁浅茵,“夫人,要不您先去休息吧,我看着厉总就行。”

“不,你去休息,厉远冥倒下了,你还得先帮他把公司撑住才行。”

梁浅茵如今鲜少理事,而许风经常照管三家公司,有什么问题,他出面就行了。

只不过这会儿天色也已经亮开了,许风看看外面,也就说道:“那行,我去给您买点早餐过来,然后就去公司了,有什么事情,您打电话就行。”

“嗯,去吧,辛苦你了。”

梁浅茵胡乱的打了下头,眼睛一下没离开监护室里的厉远冥。

许风叹息了声,也就走了。

而梁浅茵就一直守在监护室外面,饿了就点外卖,困了就在休息椅上随意的眯会儿, 也没敢告诉老爷子和孩子们真相,怕他们会跟着担心。

一连等了三天,等到梁浅茵都快憔悴不堪的时候,监护室里的厉远冥也终于醒了。

人醒了,也就代表没什么事了,只需要好好休养就行。

梁浅茵喜的赶紧给老爷子打电话报喜,老爷子表示傍晚就带着孩子们过来看看情况,梁浅茵挂断电话,就见厉远冥靠在就床头,正温柔的望着自己。

眉眼间浮了丝羞色,又赶紧上前,“你还得好好休养呢,坐起来干什么?”

“撞车的那一刹那,我想得最多的就是你。”

厉远冥待她走到面前,便握紧了她的手,满目怜爱,“浅茵,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……”

看她眉眼间的憔悴,便知道她这些天担了多少心,受了多少苦。

梁浅茵反握住他的手指,眉眼温柔,“只要你能醒过来,我受多少苦累都是值得的。”

她所求的,也就是厉远冥这个人而已。

“呀,我来的真及时,厉表哥你终于醒了!”

叽叽喳喳的声音传进来,打破了一室温馨,蒋依依像花蝴蝶似的,一下就飘到了病床前,还用力的挤了下梁浅茵,“表嫂,厉表哥才刚醒,你抓他的手干什么?”

“蒋依依你有毛病吧?他是我老公,我不抓他的手,难道抓你的手?”

梁浅茵皱眉怼了句,不客气的直接将她挤到旁边去了,“我丈夫的病床前,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,赶紧的站一边去!”

“笑话,要是没有我献血,厉表哥他能好得这么快吗?”

蒋依依就逮着献血的事反复说,“你丈夫的命可是我救的,你要识趣的,就赶紧去端茶倒水的侍候我,否则你就是头白眼狼!”

“我说了,你要不想提正当要求,那就让你的厉表哥把那些血都还给你!”

梁浅茵着想恼她的胡搅蛮缠,而厉远冥一听是蒋依依给他献的血,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就凝结了冰霜,脸色也阴沉起来。

梁浅茵看他的模样,就知道肯定在生气用了蒋依依的血。

刚想劝解,蒋依依还不知趣的又凑了过来,满脸得意,“厉表哥,现在你的身体里也流着我的血液,以后咱们俩的关系就更近一步了,就是表嫂也比不了的。”

厉远冥听着她的话就怒不可遏,“滚!马上滚出我的视线!”

谁要用她的血了?经过他的同意了吗!

蒋依依一愣,瞬间就去推梁浅茵,厉声呵斥,“没听见厉表哥叫你赶紧滚了吗?笨手笨脚的,连个人都照顾不好,赶紧的滚!”

梁浅茵笑了,这人怕是没皮没脸惯了,根本就是恬不知耻啊?

“骂你呢,你还笑?”

蒋依依推了两下,就狠狠的掐梁浅茵的手臂,“还不赶紧滚?”

梁浅茵猝不及防,被她掐的轻嘶了声,反手就给她掐了回去,“你是不是脑子有病?在我丈夫的病床前献殷勤,莫非还想当小三不成?”

“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!”

蒋依依在厉远冥面前不敢太失态,只能骂回去,又委屈伤心的看向厉远冥,“厉表哥,表嫂这个人实在是太厚颜无耻了,她不走就算了,还污辱人,你该好好管教管教她了。”

“我看是你缺家教才对!”

厉远冥简直服了蒋依依的智商,眸里凝着万年冰霜,冷冷说道:“我叫你滚,听懂了吗?”

她还敢掐浅茵,倒打一耙,简直就是不可饶恕!

蒋依依被骂的一下哭了起来,“厉表哥,我才给你献过血,你怎么……”

“献血就很了不起吗?你马上去叫医生,我双倍还你!”

厉远冥知道蒋依依救了他,没有那些血,他大概也活不成,但蒋依依能不能别恶心人?

明明做的好事,却只会让人加倍厌恶她!

厉远冥满面怒容,直接就吓住了蒋依依,又哭着连连摇头,“厉表哥,我没有要你还血的意思,我就是想多和你亲近……”

“滚!”

她是眼瞎了还是耳聋了,看不见他已经有妻子了?

厉远冥挑明了赶人,没给蒋依依留半点情面,见她还不动,一把就掀了床头柜上的东西,怒不可遏的道:“再敢在我眼前晃悠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茶水用具被摔得呯碰乱响,水花四溅,蒋依依也被吓得倒退几步,哭着跑了。

肯定是梁浅茵对厉表哥说了什么,表哥才如此不待见她的!

该死的梁浅茵,自己饶不了她!

“你说你,明知道她是个脑子有病的,你还和她较真?”

梁浅茵无奈摇头,找来新杯子给他递了热水,又拿着扫帚去收拾那些残渣碎片,“其实人家说的也没错,她虽然脑子有病,但这次的的确确是救了你,不可否认。”

厉远冥别开头,“哼,我不稀罕。”

“你现在是不稀罕,但在能救命的那会儿,就很稀罕了。”

梁浅茵笑了下,又轻言细语的安抚他,“蒋依依也就是痴迷你而已,你平日少和她来往就行了,这次欠下的情,咱们总有还她的时候。”

“救命之情,我会还的,但我只要想到身体里有她的血存在,我就膈应的慌。”

厉远冥拧巴起来,不高兴的道:“你帮我去找医生,看能不能把属于蒋依依的那部分血给我弄出来,我实在是恶心的慌。”